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24章:借刀杀人

第124章:借刀杀人

    莫斯科,贝格尔庄园。

    比斯利躺在法国羊毛毯上,撸着一只橘猫,后者臃肿的身材,十分享受的眯着眼,还那脸蹭了蹭前者的手掌。

    “那笔钱如何了?”比斯利闭着眼轻声询问。

    在他身前站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头发梳的油光发亮,束手站着,听到老板的询问,只是低着头,“在第比利斯、莫斯科、埃里温的钱全部洗出去了,不过…在基辅,大蛇还卡着。”

    比斯利手一顿,兴许是这扯的小猫咪不满,后者“瞄’一声叫了出来,“电话联系过吗?”

    “联系过了,但不是他接的,对方说,大蛇不在。”中年人边说着边用眼神看着老板,他心里敞亮,同样也明白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大蛇这行为已经触犯底线了。

    “他最近很不老实,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大了?还是觉得…我要死了?”比斯利蓦然睁开眼,双眼中冒着精光,嘴角带着点冷笑,“他想自己干?”这句话说完,声音又猛地一提,“他要干什么?”

    这声音太大了,吓得猫咪一哆嗦,看着主人,但谁知道刚好比斯利也看过来,面目狰狞,抓起橘猫,朝着背后的池塘丢了出去,这很突然,吓得猫咪浑身炸毛,在半空中扑腾着脚,但它毕竟不是鸟,飞不起来。

    噗…

    从池塘中跃起一头鳄鱼,张开嘴就将猫咪给咬住,拖进水里!

    没一会儿,整个水面上就漫起了血水。

    比斯利对大蛇不满了,宰掉他!

    但这老头也不是个好种,现在苏联正在关键时刻,他不能太乱动,背后的人警告过他了,低调的时候就低调,如果他不能动手,那找谁呢?

    比斯利眯着眼,忽然,嘴角一扬,这笑的不要雅观。

    “帮我跟维恩.鲁尼先生打个电话,就说,让他去找大蛇,这件事是我的失误,我愿意再降低两层的手续费。”

    这老家伙是打算借刀杀人!

    他虽然不知道那维恩,鲁尼到底什么来头,那就让他和大蛇碰一碰,看谁厉害。

    “是,老板。”中年人微微低头表示顺从,跟了比斯利20多年,他可是知道对方是个什么人。

    薄情寡义!

    他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狠,死在他手里的下属,可不下百人,手段不狠,地位不稳呐。

    ……

    乌克兰.基辅。

    罗伯特裹着身大衣走在路上,西伯利亚冷风都特么吹到这儿来了,下了两天大雪,那积雪都能淹没小腿,如果最深处,甚至能埋死人!

    两名雇员跟在身后,同样满脸通红,一张嘴,就有雾气从嘴里哈出来,大街上都没几个人,所以他们看起来颇为另类。

    不过,这也只是一小段路。

    在一处挂着海盗骷髅旗的酒吧门口停了下来,把身上的雪拍了拍,就推开门进去。

    这里头明显开着暖气,够奢侈的!

    大白天的,这儿也没几个人,只有个酒保正在擦拭着柜台,听到开门的声音,就诧异的抬起头,“抱歉先生,今天不营业。”

    “大蛇在吗?”罗伯特把头顶的帽子摘下来,抖了几下,从帽檐中掉下来一小团雪球,摔在地上,废成两半。

    听到这询问,酒保没啃声,只是把手往桌子底下伸。

    “我劝你不要动手…”

    罗伯特幽幽说道,抬起眼,“你开枪没我快!我跟他有约。”

    酒保深吸口气,那握着枪的手指慢慢松开。

    他不管对方说的对还是错,因为…对方的两名保镖已经把枪给拔出来了,就这么对着他。

    生意是老板的,命是自己的!

    “老板在里面。”酒保指了指身后说,他这话音刚落,背后的门帘被掀开,从里头走出来个接近两米的大汉,这脑袋都快顶到门延了,面部凶猛,那肌肉都炸起,这拳头,还真的像是沙包一样大,他出来,看到这一幕,一怔,又闷声道,“你们是谁?”

    这家伙…

    长得高,难道智商很低吗?

    你看不到人家手里拿着枪吗?酒保冷汗都下来了,畏畏缩缩的伸出手指,“这几位先生找老板。”

    那大汉这才将目光看过来,上下打量了着罗伯特。

    “你们是维恩.鲁尼?”

    “是的!”

    大汉点点头,“跟我来吧,BOSS要见你们,不过,最好把你们的枪收起来,要不然,我怕等会我会打爆你们的头。”他说着还恶狠狠的举起拳头,显示自己的肌肉。

    可以确定了。

    这是个傻子!

    你拿拳头来跟拿枪的打?

    马克沁机枪发明后,游牧民族学会了能歌善舞,你这大块头,一颗子弹就行,不行的话就两颗,

    当然,这是心里话,脸上还是要表现出另一番。

    罗伯特伸出手,示意雇员把枪收起来,然后,把帽子放在桌子上,“那请前面带路。”

    大汉以为对方是怂了,哼哼了两声,转身就在前面走。

    这酒吧很幽深,最起码这后面还有一条三四十米的走廊,有点阴暗,只有几个人的脚步声响彻着,走到最里面,大汉敲了下门,“BOSS,客人带来了。”

    “进来吧。”

    里面的声音很慵懒,听起来好像是…肾亏?

    罗伯特眉毛一皱,跟着大汉走进去,就看到里头很乱!

    一名光头躺在沙发上,赤着上身,上面纹满了纹身,左右有三四名女子坐着,互相嬉笑,面前的桌子上一片狼藉,甚至罗伯特看到了针筒。

    “你们就是那美国人?”大蛇右眼微一抬,歪过头,从旁边女子手上咬过递过来的水果(要是以前,就不是水果了)。

    “比斯利先生说让我来找你。”

    罗伯特懒得多说,直插主题。

    这大蛇其实就是比斯利在基辅的下属,主要负责的就是乌克兰的洗钱工作,大部分钱,都是洗出去了,但是交给大蛇这一部分,却还被他卡着,大约有2个亿的卢布。

    当时比斯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满是惭愧,说自己联系不上大蛇。

    法克鱿!

    罗伯特不是白痴,他知道这变故只不过是一种借口。

    但他能怎么样?

    对方都不要脸了,他难道还跑去莫斯科找对方理论吗?

    别逗了,见不得光钱,注定是不干净,别人没黑吃黑,已经很有职业道德了。

    “比斯利?”大蛇笑了,把桌子上半根烟拿起来抽着,“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我能得到什么?”

    “手续费,我已经付过了。”罗伯特皱着眉。

    “你给的是那来头,不是我,我也要,50%!”大蛇贪婪无厌。

    罗伯特盯着对方,就这么死死的看着,大蛇也不甘示弱的瞪回来。

    “先生,我不太喜欢开玩笑,而且,很讨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