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17章:汇率

    罗伯特要做的就是把这十亿卢布变成美金!

    按照官方挂牌,15卢布等于1美金!

    十亿卢布官方挂也只有六千多万!

    但苏联银行肯定不会允许资金外流,那就只能走黑市洗钱,在1978年左右,黑市的价格大约就在1美元等于20卢布,1991年大约是1美元40卢布~70卢布不等。

    也就是说罗伯特这些钱,大约最多只能换取2500万美金,而像高建军抢到的那笔钱,在黑市里也只能拿到75万美金,按照100美金=523.33rmb的汇率说,大约价值375万rmb!

    同样是一笔巨款了。

    果然,这最赚钱的还是写在刑法上。(一定要走正道!为了家庭、为了幸福,千万不能胡思乱想,狗头保命。)

    加米涅夫倒是没拖这笔钱。

    下午三点多,这笔钱就到账了。

    罗伯特就去楼下大厅用座机给唐刀打了通电话。

    “老板,东西拿到了。”他把身体挪个半圈,手肘靠在桌子上,右手指上转着枚莫斯科保卫战的纪念币,这是他之前在大街上看到一名穿着二战老式苏军军装的老妪在贩卖这枚勋章,听她说,她的丈夫在三年前去世了,这勋章是他最喜欢的,原本打算当纪念,可现在…没钱了,就想着出来把这卖了。

    被罗伯特用500美金买下来了。

    也许这家伙…

    圣婊心泛滥了。

    “我给你个电话,联系他,找他帮忙。”唐刀语气清淡,报了串数字,罗伯特默念了几遍,记下来,就听对面继续说,“这笔钱拿到后,你给菲利克斯打去100万美金,让他招一些精干的律师,组成律师团,再找个地方当办公室。”

    这是唐刀早就想好的。

    做生意的指不定哪天就被人给告了,律师团必不可少。

    “明白。”罗伯特应了声后,就挂了电话,一回首,就看到前台工作人员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渴望,罗伯特眉毛一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安德鲁杰克逊(20美金),他以为对方是要小费呢,可谁知道,对方摇摇头,身体前倾,用英语说,“先生,我听说您要律师?”

    他很紧张!甚至紧紧的抓着前台边沿。

    罗伯特没出声,皱着眉,对方偷听他讲话?

    一见他脸上不喜,这人就慌了,忙摆摆手,“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说,能不能给我个机会,我也是律师,我是莫斯科法学院毕业,我深通西方法律,我曾经在西方机构中担任过律师。”

    律师…

    现在做前台?

    罗伯特很诧异,但也就是一下,因为在90年代苏联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人家米里设计局首席设计师还曾经摆过地摊呢,感受过破产的人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可悲,因为,在大潮下,你连反抗的机会都有的,除了等死,别无选择。

    “给我一次机会先生,请给我一次机会。”对方这都开始带着哭腔了。

    他想活下去!

    苏联这头熊快要死了,他不想陪葬,他读书为了什么?不就特么为了钱!为了以后更好的活着,可现在呢?那反而像是空谈的理想,充满了柏拉图式的欺骗。

    在罗伯特不远处的雇员见状,以为他是有什么危险,就靠过来,这手情不自禁的就伸进了西装内,眼神凶狠,前者背着身后的手,伸出手指,轻轻摇了下,两雇员就站住了脚步,缓缓把手放下来。

    罗伯特看了眼对方胸口上的姓名牌。

    “维萨里昂格里戈里耶维奇别林斯基!”

    “很抱歉,先生,我觉得我们的生意你不是很适合参加。”罗伯特还是拒绝了。

    维萨里昂忙道,“我知道,但,我只想要活下去!不管做什么,只要能带我离开莫斯科,我不想在这里了,求求您了。”

    “你胆子大吗?”罗伯特突然问。

    维萨里昂一愣,赶紧街着说,“大。”

    “看到酒店门口的那辆小轿车了吗?给我把他玻璃给砸了,然后把里面的人给我打一顿,我就带上你。”罗伯特趴在前台上,左手大拇指往身后一点,压低声音说道,后者抬起头,果然外面听着一辆黑色的中型小轿车,里头能看到几个人头闪着,咬着牙,从柜子下面竟拿起一瓶酒咕噜咕噜干了几口,把衣服往桌子上一甩,从桌子边拿起一把靠椅,在客厅顾客诧异的目光中吼了声,走出去,往那挡风玻璃上砸了下去!

    顿时,玻璃上面慢死纵横交错的裂纹。

    维萨里昂还不满,跳上引擎盖,脚后跟对着玻璃猛踹,然后再跳上车顶,蹦蹦跳跳。

    车内瞬间就跑出四个大汉,想要把他拉下来,但维萨里昂显得滑不溜去,像是越来越过分了,伸出中指,四处挑衅,这拉仇恨的本事倒是不小。

    罗伯特在里面看得热闹,舌头勾了下牙床,摆了下手表,眼神深深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家伙。

    那四个人,盯了他好几天。

    真当他不知道?而就在这时,其中一人骂骂咧咧的甩着手朝着客厅边上的洗手间走去,还偷看了罗伯特一眼。

    罗伯特朝着两名雇员使了个眼色,他们微微颔首,装作漫不经心的跟了进去。

    那男人正在里头洗手,当看到两雇员进来,眉头一挑,右眼角微一抽,心里一跳,但还是压着冷静,搓了下小拇指,雇员占据左右洗水槽,这空气仿佛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前者深吸口气,甩了下手,转身就走,就是这时,左边的雇员一把从后面勒住他,捂着嘴巴,另一人对着其肚子来了一拳,瞬间就干懵了,捂着肚子,呜呜呜惨叫。

    两雇员把他拉到里面蹲坑,把门锁上,对着他就是拳打脚踢,想要从他嘴里逼问出点东西来。

    这家伙就是不啃声,骨头倒是硬,但the savior公司的人可都是跟唐刀一样,良善之辈,这当然不推崇暴力,刚才的只是假象,他们只是按下键冲水,然后,再把他脑袋压在蹲坑里。

    “先生,给你洗把脸,你觉得你想起什么了没有?”

    “呜呜呜…”

    ……

    罗伯特看了下手表,外面的戏剧终于结束,维萨里昂被人压在地上狂揍了一顿,打的是鼻青脸肿,最后还是酒店经理赶过来帮他解围了,但这肯定要面对高额的赔偿,维萨里昂捂着脸,满脸痛苦。

    就在这时,两名雇员小跑了过来,其中一人趴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你们确定吗?”罗伯特皱着眉问。

    “确定。”

    tmd!

    这几个人竟然是莫斯科当地一帮派成员?!

    自己好像不记得跟他们有什么交集吧?

    罗伯特拧着眉,想了下,把袖子放下来,插着口袋里就朝着维萨里昂走过去,推开在用俄语骂娘的经理,指着被砸烂的车,“这车多少钱?”

    这很突兀,也很直白。

    那剩下三人互相看了眼,其中一长相东亚面孔得男人开口,“3万卢布!”

    这完全是狮子大开口了,三万卢布?都特么能在莫斯科买坦克了,但他还是让雇员去房间拿了钱下来,把整个包都丢在对方脚下,“这辆车,我买下来了,哪有那么多废话可以说。”又转头对着维萨里昂说,“继续砸!给我把他砸干净。”

    维萨里昂脸上涨红。

    他听说很多俄罗斯土豪有人拿rpg轰跑车,但那毕竟是听说,现在这有个人花三万卢布买下一辆车就为了砸,这种“土豪”风范还真没看到过。

    “有什么事情就冲着来,别干一些偷偷摸摸的事,你们什么人,我也知道,想知道我什么人,直接问,但我劝你们最好别太好奇,好奇害死猫。”罗伯特走到他们身边,从兜里掏出口香糖,塞进嘴里,很舒服的眯着眼笑着说。

    东亚面孔的男人一愣,像是想到什么,左右看了眼,心里一咯噔,少了一个人,他刚往前两步,雇员就往罗伯特面前一站,隐隐约约露出把手枪。

    “维萨里昂,我们改走了,下次,让你摸摸什么叫做坦克。”罗伯特笑了声,一转身,面部就一收敛,十分难看,他是很不想和莫斯科当地帮派结怨的,因为他们是出了名的胆大妄为,臭名远播。

    他们目前是以走私汽车为主,听说柏林警察局长的奔驰车丢失,四个月后在莫斯科被找到。

    只不过在80年代的时候,还被压着,都不敢吭声,现在91年一开始,他们的犯罪率就节节攀升,而且逐渐从求财到暴力的一种阶段。

    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把事情弄好,离开。

    ……

    “库里奇呢?”东亚男子问道。

    “他说去洗手间了。”其中一人说道,三个人脸色难看的互相对视一眼后,就朝着厕所跑去,还不忘记把钱提上,在洗手间见到了被打成狗的库里奇。

    顿时火冒三丈!

    在这一代,他们什么时候被人给这样揍过,囔囔着就要冲上去干架。

    “带上库里奇,回去告诉老大,这个点子很硬。”

    “托洛夫!”有人不满的喊了声。

    东亚男子一皱眉,“听我的!”声音提了下,几个人虽然不爽,也只能咬着牙,架起库里奇往外走。

    只是身上,为什么有点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