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9章:达瓦里氏们,我来了!

第39章:达瓦里氏们,我来了!

    苏联…要死了!

    这句话深深刺激着弗拉基米尔大脑皮层,咬着牙,两腮涨鼓,瞪着约翰,拳头越捏越紧,手骨峰峦都能看到青筋凸显。

    约翰也不怂,对视着。

    安德里耶维奇生怕两个人打起来,这手紧紧拽着弗拉基米尔,他反而显得很紧张,趴在后者耳边压低声音用俄语说了几句,中间还掺杂了几句方言,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弗拉基米尔的情绪明显降低了许多,抓起桌子上的一包大前门,朝着门外就走去,还故意把门给重重关上。

    “约翰先生,请见谅,他只是烟瘾犯了。”安德里耶维奇倒是睁眼说瞎话本事不俗,而且脸皮也厚,见对方酒杯还纹丝不动,就端起酒瓶,这大概还有一斤左右伏特加,昂头就干,算作赔礼道歉。

    小毛子喝酒的豪气秉承了自家大哥,但这卖货可就有点小气,要知道隔壁老毛子什么货重上什么,反正按照重量来卖,多少美金一千克,坦克都往秤上爬。

    安德里耶维奇一口将伏特加闷完后,脸色都不带变得,随手擦了下嘴角溢出的酒渍,双眼放光,手肘撑着桌子,压低声音,“真的有一批生活用品运输过来了?”

    “当然,都是乌克兰社会急需的。”约翰说,“包括罐头和大衣。”

    安德里耶维奇一听,眼睛都冒绿光了,呼吸很急促。

    就喜欢对方这种饥渴(防和谐)难耐的样子。

    “我们老板三天后会来基辅,到时候,希望贵方能做好招待。”约翰还像是故意透露着,“他喜欢比较直接的人,我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很顺利。”

    “当然,你们放心,只要你们看上什么,都能卖!”

    “那上校先生…”约翰眼神瞥了下。

    安德里耶维奇皱着眉,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没有人能够让乌克兰人民放弃对幸福的追求!”

    约翰很满意的点头,举起酒杯,“Cheers!”

    他知道,既然这么说了,弗拉基米尔那儿就不用担心了,要是识趣,这比交易他也有份,要是不识趣,你总不能耽误别人发财吧。

    不就是朋友吗?

    关键时刻,就是拿来卖的!

    ……

    三天后,一架波音757-200降落在德国慕尼黑机场,在这停靠了接近四个小时,机场工作人员就看到一车车打包好的物资被云上飞机,是一家德国外贸公司的单子,按照出示票据显示,这是一批生活用品,全部加起来,大概有70吨。

    但手续合法、齐全,机场管理只是诧异这批货的数量,但也没多管。

    德国柏林墙也才推了一年多,东西德贫富差距还在拉大,谁特么还闲着没事干去管这些事。

    这架西南航空公司的货机,在夜晚10:17分准时飞向天空,凌晨02:56分在基辅鲍里斯波尔机场降落,地勤挥舞着指挥棒,示意货机入位,那重大上百吨的飞机拖着疲惫的身躯钻进了停机坪。

    后面大嘴巴一张开,罗伯特带着NOCS就先出来,警惕看着四周。

    “呸呸呸……”唐刀穿着身西装,那领带他嫌太麻烦给塞在兜里,里头衬衣上扣散开,这却显得他像极了欧洲那帮浪荡不羁的富二代,把嘴里酸水给差点吐出来,也不知道这驾驶员是不是开拖拉机的,遇到风流差点颠死。

    就在这时,一阵发动机声音由远而近。

    四辆挂着乌克兰军方拍照的老式吉普车很稳的停在十米开外,奥斯本和约翰从领头车上下来,旁边还跟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但具体什么军衔,等走进了以后,才看清楚。

    “咦?少将?”唐刀心中安顿许多,一名少将显然能说明对方对这次交易秉持着友好的态度。

    “老板。”

    在三米外,奥斯本就很热情喊了声,这家伙在基辅这几天过得是潇洒,他打着皮包公司的名义专门去高端会所混人脉,一大笔钱砸下去,圈子里都知道有个有钱的英国佬,那帮基辅大亨们都像是闻到鲜血的鲨鱼冲了过来,你以为安德里耶维奇是从哪里找来的??

    这家伙在基辅面子很大,他叔叔是乌克兰国防部高官,挂中将军衔,他就是这会所的股东之一,奥斯本嘴巴大,“一不小心”就说想要搞一批货,钱不是问题,安德里耶维奇身为官宦子弟,他已经闻到了空气中不安分的因子,甚至就连他叔叔说,高层在商讨退出苏联独立!

    他得在这个时间钱,给自己和家族多搞点钱,到时候走投无路了,还可以去国外。

    唐刀笑着点了下头,眼神看向那少将以及其身边的其他人。

    “这是麦德维丘克将军、安德里耶维奇先生、弗拉基米尔上校。”约翰在旁边主动担任起介绍,“这是我们老板,尼古拉斯。”

    “欢迎来到乌克兰,先生。”麦德维丘克很沉稳的伸出手,不紧不缓开口,可那眼神还时不时朝着货机望去,意思不言而喻。

    唐刀说了两句毫无营养感谢的话,跟所有人握了下手,当握到弗拉基米尔时,能感受到对方手上传来的力道,很不善的盯着他,虽然没说什么,但还是能感觉到对方对他的到来很排斥。

    不过,更让人疑惑的是,如果排斥他,为什么还在这大半夜的过来接他?

    这家伙脑袋是不是秀逗了?

    在场的都是人精,弗拉基米尔这小动作当然瞒不了他们目光,约翰眯着眼,一脸不屑,他当然知道那家伙什么意思。

    想要捍卫自己内心的信仰,又特么舍不得诱人的美金,然后把自己装作一副高傲的样子,其实说到底,还不是一个愿意为了价格出卖灵魂的人?

    嗯…真香!

    约翰还以为对方能硬朗呢,现在看来,没有金钱打不倒的人,一美金不够,就两美金,总有人会沦陷…

    “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住宿,明天我带你们去驻地。”

    麦德维丘克是第24别尔基切夫铁军机械化旅的参谋副旅长,原本大校军衔顶天了,但因为这支部队特殊性加上其立过功,所以军衔特殊,也可见军队管理混乱了。

    “奥斯本、约翰你们晚上就在飞机上吧。”唐刀突然开口,两人一愣,然后看了眼这帮乌克兰佬,像是明白什么,微微点头。

    安德里耶维奇嘴角微微一抽,脸上一僵,紧接着心里就很愤怒,胸口急促起伏。

    这亚裔是在防贼吗?

    狗娘养的!

    乌克兰人有这么下作吗?

    呃…

    不排除有这样的人存在,但绝对不会是他顾维钧安德里耶维奇,他就算是去饿死,也不会去当让家族丢份的小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