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4章:the savior

    “抽烟吗?”唐刀把烟盒递过去,正襟危坐的菲利克斯忙摆摆手,“谢谢,我不抽烟。”

    “给先生倒杯咖啡。”

    唐刀夹着雪茄,就往沙发上一趟,身上还裹着睡衣,吹了个烟圈,笑着点头,“不抽烟挺不错,免得得肺癌。”说到这,对着烟灰缸点了下烟灰,眯着眼,“我要注册个外贸公司,但过几天我就要离开纽约,全权交给你负责,并且帮我选择好办事点,最好在纽约市区内,租金价格不要太高。”

    菲利克斯从他一开口说话,就已经准备好了纸笔,将唐刀的要求记录下来,“先生,得告诉您,纽约州的税很高,可以去其他州,我有办法给您合理避税。”

    “这事以后再说,我的公司不会长期在纽约的,这地方的空气中都带着腐朽的味道,我喜欢激情,passion!”唐刀右手做了个烟花的手势,炸开。

    菲利克斯低着头,随口问,“那公司名字叫什么?”

    “The savior!”唐刀早就把想好的名称脱口而出,菲利克斯这笔尖刚沾在纸上,就抬起头,满脸疑惑,前者以为他没听明白,又强调了一次,这下美国佬脸上那表情像是便秘,他也被这名字给吓到了。

    “怎么,难道不能用?”唐刀皱着眉头问。

    “不不不,我只是怕先生被宗教协会的那帮人抗议。”菲利克斯苦笑道。

    救世主!

    在美国虽然什么奇葩的名字都有,就连“Old bush eats **(老X什吃大便)”这名字都有,而且允许,对了,这是一家汉堡店,海湾战争时,这里生意爆棚,可没有人会去查他,甚至菲利克斯还在里面看到过警察,举着酒杯。

    “没事,那只是一帮吃多了没事干的家伙,不用管他们,难道他们还能把我告了不成?”

    既然唐刀自己已经决定了,那菲利克斯也不会说什么,用钢笔后座顶着下巴,“属于股份公司,还是个人独资呢?”

    “当然个人独资。”

    美国佬点了点头,多问了三四个重要的问题后,就将钢笔给合上,“您的述求我都明白了,大概需要三千美金。”

    这点钱唐刀都懒得讨价还价,很干脆的就付款。

    看着上面绿莹莹的美金,菲利克斯手痒,他并没去拿,反而把钢笔夹在书中,慢条斯理的整理下自己的心情,抬起头,“先生,您需要私人律师吗?”

    他很紧张的看着唐刀。

    现在律师的处境也很难做,他得找个靠的上富豪,傍个大腿。

    唐刀眉头一挑,在美国留过学的他,知道私人律师的概念和作用,擦屁股的!

    几乎所有机构或者名人都拥有私人律师团,甚至少部分还是整个团体,负责商业、刑事等等都有,就连他就读的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也是被称呼为:“康涅狄格州小霸王”,没有打不赢的官司。

    他没吭声,脑子里转着想法,把还有半截雪茄给熄灭,现在不需要律师,保不准以后不需要,唐刀把公司的定位可不是二道贩子,等时机成熟了,他要的是自主生产,那到时候,商业律师的作用就很明显。

    “你想要怎么收费?”

    唐刀开口询问对于菲利克斯无异于天籁之音,脸上压不住喜意,“私人律师是按照年薪或者月薪,我只要五万美金一年,如果发生案件,根据难易再收取费用。”

    这种是美国目前流行的收费标准。

    而且,也没规定私人律师只能挂靠一个,唐刀也不会把他当成心腹,更多的是需要品,只是一种称呼,如果是那种知道自己底细,并且帮忙打官司的心腹,可要慢慢寻找和培养。

    “可以,我同意这个方案。”唐刀点点头。

    菲利克斯长松口气,一直压在心里的郁气终于消散,他们不用宣布破产,并且,能换个稍微好点的房子了,不用再为了银行的催款头疼。

    他满脸兴奋的离开房间,脚步都轻盈了许多。

    “老板,我们不需要再寻找其他律师看看?”罗伯特轻声问,他总觉得私人律师问题有点莽撞。

    唐刀一点都不慌张,二郎腿一抖一抖,“找个私家侦探查查他的底。”

    “如果他很干净呢?”

    后者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反问一句,“律师有干净的吗?”

    罗伯特顿时就哑口无言了,他这还真不好回答,资本主义社会的律师可不是为了法律服务的,他是为了美金,这是他们的使命,也是他们的追求,当然也有有好的,只不过大多数两条路,要么被环境同化,要么在哈德逊河下面躺着。

    唐刀可不相信菲利克斯会很干净。

    只要抓住他把柄,还怕他胡来吗?

    当然,只要对方够聪明,那就相安无事,毕竟,唐刀可不是个暴力分子。

    “好”。

    唐刀伸了个懒腰,又说,“这纽约地方我们还没好好逛过,走,我们去好好看看这繁华的资本主义社会,晚上再找个酒吧好好喝几杯,在开工前放松放松。”

    …

    菲利克斯赶回家,心情大好,还特意买了妻子喜欢的化妆品,还准备定个烛光晚餐,当他将车停靠好,哼着小曲刚准备下车,就看到一幕让他天旋地转的场景。

    他的妻子正和一名男人走下楼梯,两人肆无忌惮的站在门口亲吻着!

    法克、法克、法克!

    菲利克斯呼吸都凝固了,他感觉自己脑门上比肯尼迪还要绿,妻子竟然…出轨了?

    他强忍着愤怒,等对方上了车后,他才跳下来,大声喊着妻子的名字,科伦娜转头,看到菲利克斯时,眼神一慌张,但还是装作很惊喜,“亲爱的,你回来了。”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菲利克斯面目狰狞。

    “啊?刚才?”

    科伦娜支支吾吾,她知道被看到了,就找个借口,“那…是个导演,你知道的我接了个剧场的戏,他是过来和我对剧本的。”

    对剧本?

    用嘴巴?

    这是把自己当白痴了?

    菲利克斯终于是忍不住,一把推倒科伦娜,愤怒的将花丢在她脸上,转身就走。

    这一幕,也没多少人看到,毕竟还没到下班时间点。

    充分说明了个道理,千万不要早回家,宋朝有个做生意的,提前打烊回家了,结果死了。

    真狗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