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8章:利益,是另一种友谊的延续。

第8章:利益,是另一种友谊的延续。

    轮胎的办公室很干净,但也很邪异。

    一条黄金蟒盘在宠物缸内,阴冷的吐着蛇杏,听到动静时,张开眼,高傲的看了眼推开门走进来的轮胎一行人。

    “请随便坐,来点咖啡?还是可乐?”

    “不用客气,我们还是直接谈正事吧。”唐刀摆摆手,往沙发上一座,身体前倾,双手合十,食指有节奏敲着,“帮我从波兰边境进入乌克兰,并且帮我找到买家,内文斯咨询公司这话没问题吧。”

    “当然。”

    轮胎把眼镜摘掉,小心翼翼的折叠好放在桌子上,抬起头,笑着说,“我们公司和乌克兰诺菲尔德商团有生意往来,里面许多商人都从事不同的行业。”

    唐刀缓缓点头,“什么时候行动?”

    “明天晚上十一点,会有人带你们穿过边境。”轮胎接上,“按照规定,需要支付尾款。”

    前者也不犹豫,从口袋里拿出一叠富兰克林,数出十张,就压在桌子上,手没松开,很突兀的来了一句,“我和你做笔生意如何?”

    “我们不是在谈生意吗?先生。”

    “我说的是,单独和你。”唐刀强调了一番,屁股微微前挪,带着侵略性的眼神。

    和自己做生意?

    直接跳过内文斯咨询公司?

    轮胎来兴趣,右眉毛轻轻一颤,身体往后仰,翘着二郎腿,抬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可以给你这批货利润的20%。”唐刀先很大方的开了口,果然,对方闻言,眼睛一亮,竖起耳朵继续听下去,“帮我联系尔马蒂诺机械公司!”

    机械公司?

    轮胎脑子一转,眉毛一皱后,蓦然张着眼。

    这个尼古拉斯竟然是为了…军火?!

    从1990年末开始,苏联的境内突然多了许多所谓的“机械公司”,这些所谓的“机械公司”,他们其实并没有从事机械行业。而实际上是毛子军内部的一些**分子自己或者是联合西方的一些走私分子组织起来的走私集团。其目的就是为了混入苏联境内,将那些军官们偷出来的武器装备走私到国外牟取暴利。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1990年,俄罗斯的第20步兵师因为发不出军饷,师长直接勾结那些打着“机械公司”旗号的走私分子们以低价甩卖武器,士兵们也乐于参与其中。在一个星期内武器以废铁的名义基本上都销售给了那些“机械公司”。

    这几乎是半公开的话题了。

    谁都看出来,老毛子扛不住了。

    无数苍蝇都开始往里面轰,轮胎虽然诧异,但也不至于惊吓,这生意他也做过。

    刚帮一阿根廷军火贩子介绍给机械公司,那家伙用三万件军大衣以及数万牛肉罐头从摩尔曼斯克换取到了一艘已经退役的1134A型巡洋舰!

    除了SS-N-14火石反潜导弹、SA-N-3防空导弹武器被拆除外,上面的声呐系统、火力控制系统还健在,听那阿根廷贩子说,要卖给MG海军,到时候肯定又能赚一笔钱。

    轮胎有时候还真羡慕这帮军火贩子赚钱的本事,但他也明白,这条路,充满荆棘。

    唐刀也不着急,端起咖啡抿了小口后,和同样听得目瞪口呆的奥斯本交谈着,英国佬可不知道老板要搞军火生意,回过神后,就摩拳擦掌,迫不及待。

    大概半杯咖啡时间,轮胎终于吭声了,“我私人认识乌克兰边防第2师的参谋长,我可以帮你,不过20%不够我冒这个险。”他伸出手,狮子大开口,“50%!”

    轮胎很贪心,但他很聪明,他知道自己的用处。

    有用的人才能肆无忌惮的喊价格,没有价值,只会死的更快,这个道理,他17岁的时候就明白了。

    “你怎么不去抢?法克。”奥斯本大有一言不合就掀桌子,瞪着牛眼,他一生气,这络腮胡就张开,看起来倒是威风凛凛。

    唐刀压住他手臂,在心里盘算了下得失,其实,他把对方拉进来,只是谨慎。

    虽说给了内文斯咨询公司钱,轮胎也保证送他去乌克兰,但自己说到底也废了他手下人,这口气,是个人都难咽下去,要是自己刚过边境线,这家伙就找人弄自己,那就彻底凉了,把敌人当成朋友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益共同,让他贪婪,让他疯狂。

    要不然,唐刀怎么舍得把自己的利益分出去?

    要怪,就怪自己现在实力不够,只能先装孙子。

    不过,聪明的人活的都比较久。

    “可以”。

    “老板…”奥斯本拧着眉,张了张嘴,看到唐刀一脸决定的样子,只能闷着声,不善的盯着轮胎。

    老黑子随意瞥了眼,虽直觉告诉他,这家伙很危险,是个暴力分子,但想要让自己放弃这份蛋糕,还不够格,听见唐刀同意,脸皮一下就皱在一起,伸出手,“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轮胎先生…”唐刀伸出手握了下刚一开口,就被对方打断,“我的朋友都喊我child。”

    child?

    在英文里这是孩子的意思,唐刀看着面前这站起来有180身高的老黑,竟然羞耻的难以开口。

    “那我们明天见。”事情谈完,唐刀不愿意久待,站起来就告辞,那些在酒吧卡座等着看戏的老顾客以及小弟们就看到一幕让自己掉下巴的场景。

    自家老大跟那华裔拥抱了一下,亲自把他送出门。

    “头…头儿,我们不找他麻烦吗?”

    轮胎眯着眼,看着黑夜中,背着风雪的唐刀两人,嘴角一扬,“我们为什么要找朋友的麻烦?”

    沃特?

    朋友?

    几个马仔互相看了眼,都蒙圈了。

    不过没有人再继续发表意见,老大决定的事情,除非死人才能发表意见。

    而与此同时的奥斯本也忍不住藏在心里的话。

    “老板,给那家伙50%的利润,我们还赚什么?”

    唐刀扯了下衣服,那雪从衣领里掉进去也有点寒冷,哈出口热气,歪过头看了眼,“你说我们这总共花了多少钱?”

    这问题让奥斯本一愣,支支吾吾。

    “我也舍不得把这利润分给该死的黑人,不过,比利益更重要的小命,你信不信如果我没让他动心,现在我们不一定能走出911酒吧?”

    奥斯本张了张嘴,他很想反驳,但他同样不是笨蛋,那轮胎看起来像是米其林,带着笑容,一脸和气,就因为是这种人才危险,什么时候咬你一口你都不知道。

    “不用想太多,利益的瓜分是另一种友谊的延续,也是唯一寻找新朋友的途径,伙计,你得学会这点。你要做的,就是努力强大自己,让利益更喜欢你。”唐刀拍了拍他肩膀意味深长道,说完,就拉紧帽子,走在前面。

    英国佬半落后位置,眼神复杂的看着唐刀。

    “这就是未来的生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