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5章:没钱,只能卖回忆了。

第5章:没钱,只能卖回忆了。

    唐刀就抄了盘土豆炒番茄加点随便就点剩饭吃,屁股刚挨在板凳上,就听到敲门声。

    他疑惑的放下筷子,把皮带重新系上后,就去打开门。

    “斯密斯警官?”唐刀这语气还带着点诧异,但紧接着心里一突,那右手微抖,只是很好的隐藏了下来。

    难道是自己事发了?

    斯密斯同样在观察唐刀,从其眼神、肢体上,虽然后者极力掩饰,但老江湖毕竟是老江湖,这一眼还是发现点端倪,可依旧不动声色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哦哦,屋里有点乱,只要你不嫌弃就行。”

    唐刀一脚将门侧边的烂篮球给踢到床底下,随手将挂着靠椅上的内裤卷起来藏进口袋里,颇有点尴尬。

    斯密斯很温和一笑,看了下桌子上的饭菜,面部一僵,“你就吃这些吗?”

    “我胃口小,随便吃点。”唐刀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你完全可以来跟我们一起住,贝吉娜肯定会喜欢你的。”

    这个话题已经谈了许多次,从父母身亡后,斯密斯“费尽心思”帮助他,如果不是有他的帮扶,恐怕自己还真的难以熬过那段低谷,但唐刀不想太麻烦对方别人,寄人篱下的苟且偷生,尚不如高歌而亡。

    稍微收敛住神情,唐刀余光看了下斯密斯希冀的眼神,微微摇头,对方明显眼神一黯,嘴角刚硬挤出笑容,就先被他给抢话,“这里的房子我要卖掉了,我打算离开华沙。”

    这消息宛如晴天霹雳,炸得斯密斯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就十分夸张的甩着手,很着急,“Why?唐,你要卖房子?你要去哪里?”

    “我想要去美国,完成自己的学业。”唐刀撒了个慌。

    “如果你要上学,我完全能资助你…”斯密斯脱口而出,但到最后,声音渐渐低沉,他在警察局工作了二十年,按照工资等级来说,他一个月能领取4100兹罗提,大约是1100美金左右,这在金融近乎崩溃的波兰,已经属于中高等薪资了。

    但这些钱,如果想要扶持唐刀重新读书,显然是不够的,而且,家里有俄罗斯血统的妻子也不会同意这么荒谬的决定,并且会一拳教会他什么叫做聪明。

    “我已经决定了,我在美国的同学已经帮我联系到了家教工作,我可以边打工边读书,不用太担心我。”

    一个励志准备去坑老毛子的军火贩子说要去当家教…

    挺奇怪的感觉。

    不过,斯密斯不知道,他只叹了口气,拍了拍唐刀的肩膀,帮他整理了下领口,沉声却别有深意道,“康维街发生了凶案,那人差点死了,他父亲有点关系,局长已经要求加快破案速度,我想…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凶手抓住,但你也要小心。”

    他一股气全说完,看着唐刀的面孔,那满是皱纹的脸颊上闪过点回忆,从警服中拿出一叠兹罗提放在桌子上后,拉开门就走了,这背影,让人鼻尖发酸。

    砰!

    当门重重关上,唐刀昂起头,吐出口气,斯密斯刚才那段话是故意说给他听得,显然已经笃定那凶手就是他了,只不过在法律与友人儿子中,他选择了后者,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最重要,对方也在告诉自己,这件事警察局很重视,赶紧走!

    重新坐在饭桌边,这加了点小辣椒的炒番茄也变得索然无味,等洗完餐具,唐刀就拿起报纸看起国际新闻,时间再不知不觉中到了一点,很准时的响起敲门声,他把报纸放下后就去开门,门外站着个带着金丝眼镜,梳着大背头,嘴角上挂着一颗黑痣,身上带着股香味,这显然是做过一番打扮。

    “唐先生?您好,我是跟您约好的洛基。”对方伸出手客气道,唐刀握了下手,指着屋内,“就是这房子,你自己看看吧。”

    洛基也发现他没多少交谈的兴致,自然也不会傻不愣登去触霉头,提着个公文包左右旁顾了几遍,询问了些基本问题后,他就很满意的点头。

    “唐先生,我们格伦特中介有两种方案提供,一、我们帮你挂在中介门口,只要有人愿意要,我们就带他来看房,不过我们收取2%的手续费。”洛基伸出根手指,瞄了眼唐刀后,顿了下语气继续说,“第二个方案就是,我们中介回收,这座房子我们愿意支付1.7万美金。”

    第一种方案时间太长,唐刀可等不起。

    第二种,1.7万美金?

    法克!

    这点钱远远低于他心里价位。

    “3万美金,我就把房子卖给你。”唐刀见洛基张嘴要说话,就顶了过去,“我已经联系了另外一家安吉中介,他愿意高价格回收,毕竟康维街距离维斯瓦河很近。”

    唐刀这可没说谎,他确实打过这电话,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当然,对方没有表现的这么急切罢了,只是对这房子十分有兴趣。

    果然,洛基一听急了,自己这个月还没开单呢,这房子虽然老旧了点,但地理位置极佳,90年后波兰有一阵移民风,许多亚洲人都来到这个国家,那帮人可是有钱的很,洛基用1.7万美金只是想要骗过来而已,房屋中介可奸诈的很。就算3万美金,格伦特中介也有利润可图。

    金融危机虽然在弥漫,可别小看有钱人的基数和…愚蠢。

    “2.5万美金…”

    “3万美金!”

    唐刀就是咬定不松口,洛基恨得牙痒痒,但最后见他软硬不吃,也只能愤愤跺脚,“成交。”

    “我们现在去过户,房产局还没下班,等过完户,钱就能打你卡上,对了,你有银行卡吗?”洛基表现出了一定的职业素养。

    “有一张波兰国家银行的。”

    “那就可以,走吧。”

    …

    房产局也没几个人办理业务,而且洛基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大约半小时就将所有业务给办完了,其实也就签了个名字。

    “OK,唐先生,根据合同协议,你需要在这月中旬搬离。”洛基将文件递给他一份后笑着说。

    “嗯。”唐刀点点头。

    “合作愉快,下次有需要可以再联系格伦特房屋中介,我先告辞了。”

    两人握了下手后就在路口分道扬镳,这不过一下午,房子就没了,只有卡里多出来的三万美金,要说心里不失落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地方住了唐家三代人。

    他还记得爷爷最喜欢躺在阳台的藤椅上抽着旱烟,孤独的遥望远方,在病中弥留之际,握着唐刀的手,断断续续,却近乎绝望的喊道,“回家!回老家!”

    那满是岁月痕迹的眼角边,挂满了思念和哀伤。

    他也记得那不过90平方的房屋内,伴随着他的童年。

    原来,在没钱的情况下。

    这些回忆,也是有价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