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 > 第三百七十二章 贺郎酒

第三百七十二章 贺郎酒

    惟妙惟肖扮书生,唱念做打皆心诚,太子殿下得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新作,为了自己的大婚,他有感而发又创作了一曲爱情桥段,本想与独孤晓梦一同分享,可惜今晚他只能在婚房里与其会面,总不能为了看戏破坏了婚事旧俗。aneiz

    神翊煜哼着小调洋洋自得地很,远望着戏台上兰朵女扮男装的模样令他甚为欣慰。

    居然可以在府中光明正大地搭戏台,神翊煜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煜儿,日后不许再痴迷戏了,多放点心思在治国理政上。”连神翊晗都替她父皇操心太子的玩乐之心。

    “长姐,姐夫,小弟今儿高兴,得敬二位一杯,尤其是霖弟弟和莞妹妹也来了。”神翊煜客套着,他可不想在人生大喜之时听长公主的说教。

    “你是新郎官,我们得敬你才对。”神翊晗端起酒杯刚要抿一口,酒杯便被慕容靖宇夺过去一饮而尽。

    “晗儿,你又贪酒。”慕容靖宇轻轻拍了拍神翊晗的额头,以示惩罚,这二人举止亲密令旁人都能感受到空气里散发的甜腻。

    “姐夫,能不能别在我一个介特面前秀恩爱?”泽枫霖一脸羡慕的表情,他多想自己身边也有爱妻的陪伴。

    “就是就是,非要让我们羡慕嫉妒啊?”神翊煜帮腔道,他最羡慕的一对璧人就是长公主和驸马爷。

    “你这马上就要洞房花烛了,跟霖子一同打趣我俩,凑得什么热闹?”慕容靖宇展眉颜笑道,“说来也奇怪,你长姐这个月突然特别馋酒,得亏我看得紧,不然我儿子在娘胎里就会打醉拳了。”

    “哈哈酸儿辣女,我长姐馋酒怕不是要生个会打醉拳的小丫头。”神翊煜不喜欢淘气的小子,若他能有个乖巧懂事的小丫头,定会将其宠上天。

    “瞧你们,竟逗我,你们一个个也得抓紧了啊,煜儿下一个目标就是早生贵子,最好抓紧给父皇填个皇孙,好快点延续皇嗣血脉圆了母妃的心愿,莞妹妹与三弟眼下的任务就是抓紧时间成婚,至于霖子嘛,也该定亲了呢。”

    神翊晗又催促了一遍,她这爱操心的性子着实随了宣贵妃,只是她比她母妃单纯很多,兴许是被皇上和贵妃宠着长大的缘故,很多事都不需要她处理,很多关系也无需她打点,不需心机也无需计谋,才能保持自身的浩然正气活得光明磊落。

    “哎呀,长姐你就不能安心养胎吗?我们一个个都利手利脚地,还需要你惦念什么?”神翊煜实在是听不得劝,作为太子,他总还是要为皇族延续血脉,想想就头疼,尤其还得面对独孤晓梦那样直爽的性格,一点都不温柔的女子也很难获得男子的柔情。

    “莞妹妹,婚事若有何需要帮忙地,就尽管吩咐你靖哥哥,煜儿,你这婚事也忙完了,理应多为你三弟和莞妹妹的婚事费费神。”神翊晗可是一点忙都忙不上,她能照顾好自己就万幸了。

    “莞儿,你们日子订何时了?六礼准备的如何?”慕容靖宇关切道,他总算能名正言顺地问出心中所想,一直惦念着一个人,却连远观的资格都不再拥有,实属令人黯然神伤。

    “都还待定呢。”芸莞一提起这事就很怯懦,有时连她都觉得自己似又被悔婚了一般,寻不见准夫君的踪影,也没有关于婚事的丝毫音讯。

    明明是芸莞的婚姻大事,她却不及旁人知晓的多、了解的多,自己好似无关痛痒的局外人一般。

    “我记得是八月初八啊?就是煜儿原来的那个吉日,父皇想双喜临门,占到两个吉日。”神翊晗笃定地点点头。

    六月初六、八月初八都是一年中最大吉大利的日子,小门小户人家的嫁娶都不敢选用这种大吉之时,怕自家福分积累不够,镇不住反而影响了婚事的平安顺意。

    “晗儿,何时听说的?”慕容靖宇很惊讶。

    “曣儿告诉我的,她母妃特意为此事和父皇商议良久。”长公主与二公主的关系从未这般亲密过,神翊曣得知神翊晗怀孕后便时常来与其诉说心事。

    可自敬妃失踪后,神翊晗就没再瞧见过神翊曣,就连太子的婚典祭祀天地时,都没瞧见神翊曣和她母妃,她着实身体不适,不然定要去亲自回天府城探望一下这对母女。

    “还有两个月零两日,时间过得可真快。”泽枫霖感慨万千道。

    “曣儿,还好吗?”神翊晗忍不住问道。

    “敬妃疯疯癫癫,曣儿怎么会好?”神翊煜无奈地摇摇头,又眼睁睁地看着一朵花在宫中凋零,令他异常难过。

    太子最受不了美人的陨落,就如同他因蔻贵人的死而茶饭不思两三日一般,他特意为了神翊曣去瞧了瞧敬妃,没想到那么标志美艳的娘娘都赶不上个打杂的宫女,喂水喂饭都得强行往下灌。

    神翊煜特别心疼他父皇,因为敬妃的遭遇折腾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父皇整个人似苍老了十岁,尤其一见到敬妃发起疯来,他父皇便忍不住红了眼圈。

    “先前不是说一直病着了,怎么会疯疯癫癫?”神翊晗紧张兮兮道,她一直不明白好好的大活人怎么会在帝都失了踪,如今又患上了疯癫症。

    “敬妃那么能说会道要颜面,父皇肯定会为了她对外封锁消息啊。”神翊煜一时间忘记了宣贵妃的嘱托,他本不应该说出任何令神翊晗操心费神的话。

    “怪不得曣儿不来看我了。”神翊晗自顾自地念叨着,“霖子,有时间替我去探望一下曣儿,好吗?”

    “好。”泽枫霖答应完就后悔了,他不懂拒绝,更不会主动拒绝他的晗姐姐,从小到大神翊晗命令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神翊晗指东,他绝不往西去,“可是我……怎么去啊?”

    “没事,我明日正巧要去宣德殿请安,咱们一起吧,正好我也好几日没瞧见曣儿了。”神翊煜已经答应了宣贵妃,明早要带着新娘子去宫里请安。

    “煜儿费心了,你们若能多去看望她们母女俩,我就安心了。”神翊晗语重心长地很。

    淑女近迟暮,暮年垂衣老。老者辛酸泪,泪人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