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 云天尊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劝说

第二百七十四章 劝说

    鹓雏身形一顿,脸上有着一些不悦之色,转过头来问道:“你想做什么?”

    恩拓丞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他本以为这次至少要出手一次的,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居然身体内还有着这些秘密,倒是省了他不少功夫了。

    以鹓雏死灵境的实力现在想要抹杀这头妖王几乎是毫无悬念了。

    只是叫他不明白的是,这个小子现在到底想做什么?

    原本盘坐在那里的云天站起身来,笑道:“就这样斩杀了她实在是有些太可惜了”

    “哼你到底想干什么?”看着云天的目光,鹓雏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什么。

    “难道你还想连这个家伙也收做境天兽不成?”

    被她一语道破,云天的脸上不免得有些尴尬之色浮现了出来,当即嘿嘿笑道:“这家伙毕竟是头妖王,而且外面还有那么多小弟在,我现在境内确实缺少一头妖系的护体兽,我觉得她还不错,挺适合的。”

    鹓雏闻言,冷笑了一声:“就自己这点斤两还想收服妖王?别以为当初你侥幸与我签订契约便觉得自己多厉害了”

    “这你就不用管了,将她让给我如何?”云天被她这话气了一下,不想在跟她多废话了,完全说不通吗。

    “我为什么要让给你?”鹓雏冷哼道。

    云天摸了摸脸,嘿笑道:“这佛玉镇邪珠……”

    鹓雏看着他的神情,当即脸上浮现出一些怒色来:“你敢威胁我?”

    云天却不以为意,淡淡道:“我威胁你做什么,我只是在简单的说一个道理,这珠子现在若是没有我的催动,你获得了也是徒劳。”

    “你……”鹓雏为之气结,这混蛋小子是故意气她的。

    但她终究还是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那颗珠子灵力极为纯净,要是她获得话,对于他的修炼大好处,现在姑且就先咽下这口气,日后在找这小子算账。

    “哼,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想要我帮忙,绝不可能”鹓雏气哼哼道,心中还是不痛快。

    “谁要你帮忙了,自作多情”云天看着她,淡淡道。

    “你……”鹓雏一甩手,赤翼一震,闪到一边去了,她倒是要看看这小子凭什么能够收服这头妖王。

    恩拓丞也是被这个小子的话震的不轻,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道:“原来这小子是打的这个主意。”

    这巨蝎妖王与他们海人一族有着大仇,若是就这样放走她的话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但这小子这次毕竟帮了他一把,要是没有他的话,估计在他们灵力耗尽的时候这头妖王也是能够自己逃出去。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吧,自古以来他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个灵契师敢打妖王主意的。

    要是他没有那个本事的话,那么这头妖王也是难逃一死,最终他们海人族的大仇也可以得报了,若是他真的侥幸成功了,那真的可能就是天意了,但他根本就不认为会有那种可能。

    巨蝎妖王此时的状态虽然很差,但她仍然是忍不住冲着云天冷笑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居然敢打本王的主意,我妖族岂是这样轻易便被你们人类驱使的”

    “都过了万年了,谁还知道你是谁,就算是我将你放了,你以为你还能够顺利回到妖族吗?”云天看着她,不紧不慢道:“就算是你侥幸回去了,你的族群已经不在了,那些妖王必然会对你严加审问,很可能还视你为叛徒,不管怎么样,你的结局都不会好的”

    被云天这么一说,巨蝎妖王的身体一颤,面上浮现出一些黯然之色来,这毛头小子敢打她的主意,她恨不得立刻抹杀了他,但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妖族本就实力为尊,而且猜疑性极强,不要说她现在实力已经削弱到这等境地,就算她现在还处在妖王境,恐怕就算是这样回去了也不免被其他那些妖王猜疑,很可能便会被其它妖王共同围剿,到时候处境就真的很不妙了。

    而且都过了万年了,她在妖界的族群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她现在都不知道,很可能就像这个毛头小子说的一样,已经不存在了,那她回去还能做什么?

    唯一幸存下来的恐怕也只有在大殿之外的那些傀儡了,但他们却是在没有任何灵智了。

    “就算是这样,本王宁可死也不会被你们人类驱使”巨蝎妖王看着云天冷声道。

    “那你坚持这万年的时间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在这最后一刻自杀的吗?”云天毫不理会她的冷言片语,依旧淡淡道。

    “你……”巨蝎妖王目光一颤,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

    云天看着她,后者此时的内心看上去很痛苦:“人族虽然和妖族有着差别,但为什么就不能和平共处呢?今天你杀了他,明天他的亲人在来找你报仇,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像你现在这样,最后连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

    “万年前你们妖族灭了海人一族,可你又获得了什么?荣誉?还是别人对你的敬畏?这些恐怕连你自己也不知道吧?”云天不紧不慢道:“那就让我告诉你,你唯一获得便是一世孤独,除了这个你再无其他”

    巨蝎妖王眼中涌现出浓浓的迷茫之色来,最后竟然有着两行清泪自她眼中流淌了下来,她喃喃道:“我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恩拓丞的眼中也是跟着浮现出迷茫之色来,最后终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最后看着巨蝎妖王,淡淡道:“你我相争万年之久,这终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我失去的都已经都失去了,我们还苦苦这样作甚,罢了罢了”

    “我们活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一个小子看的透彻,真是可悲啊”最后他感叹道。

    巨蝎妖王在伤痛中缓缓恢复了过来,但她的眼中仍然有着一些痛苦之色,她看着云天冷冷道:“小子,你要是真想与本王签订契约的话,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本王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

    她的话语中已经在没有森冷的杀意,像是看开了一切。

    鹓雏美眸中泛起一丝异样之色,但她也只是冷哼了一声,接下来才是关键的,这妖王即便是现在深受重创,也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云天看着巨蝎妖王,而后微微一笑:“既然我敢这么说,自然就不再惧怕你什么,今日你恐怕真的得跟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