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县令来也 > 第六章 看手相

    葛丹说打李琦的板子,事实上也并不是真的要打,葛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李琦根本就是一个滚刀肉,不打是不可能老实了。你老婆身上到处都上伤,你居然跟我说你不知道,有些老伤一看日子就很久了,你这个天天睡在一起的人居然说不知道?

    “老爷,老爷,我真的不知道啊!”

    见衙役如狼似虎的冲上来,李琦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趴在地上给葛丹磕头,脸上全都是焦急的神色:“老爷,老爷,那个贱人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都快一年没和他同房了,老爷,老爷,我冤枉啊!“

    葛丹一听这话,点了点头,就说这里面有事,轻轻的一摆手,葛丹让衙役们退下去,然后才开口说道:“本官在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还敢有所隐瞒,或者想要撒谎欺瞒本官,那可就不是二十板子的事情了。”说着葛丹将身子靠在椅子上,强忍着翘起二郎腿的冲动,淡淡的说道:“说吧!“

    “是,老爷,是!”李琦连连点头,咽了一口口水说道:“钱氏并不是小人的原配,小人的原配早三年就死了。”

    “钱氏是小人娶的续弦,城里的人都知道,钱氏原本是一个寡妇,嫁过去两年就死了丈夫,小的这才将她娶回来的。刚娶回来的时候还没什么,我们倒也是相敬如宾,可是后来就变了,钱氏做那事的时候,就是行房的时候,她总让小的打她,她还不少鞭子什么的,还喜欢抓挠小人,还打小人,小人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才不回家的。“

    葛丹听了李琦的话,一皱眉头,这个时代也有这些玩意?挺划时代啊!说起来自己前世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没想到穿越到大明朝居然见到了。

    “那你知道钱氏的这些东西都放在哪里吗?”葛丹看着李琦,开口问道,葛丹还挺想看看他们都玩什么花样的。

    咳咳,当然了,这不是关键,这些可都是破案的关键线索,葛丹也是为了破案,身为一个县令,自然是要尽忠职守的,为了尽忠职守,看看这些东西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回大人,小的不知道啊!”李琦现在是什么都顾不得了,也顾不上丢人了,直接说道:“小的知道这事之后,原本还想休了她的,可是钱氏里里外外做生意也是一把好手,加上小的也怕丢人,于是也就没再提休了她的事情,只不过不再去和她同房罢了。”

    “钱氏也不管我,我每天出去吃酒玩乐,也是逍遥自在,家里面也有人给我看店赚钱,日子也就这么过了。“

    葛丹点了点头,这方面葛丹不准备在继续追究下去了,人家的私事,自己又不是喜欢窥探人家**的人。

    “那你可知道钱氏的相好的是谁?”葛丹看向了李琦,他可不相信李琦不知道钱氏有相好的。

    “回老爷,小的真不知道啊!”李琦连忙说道:“小的平日里基本上都不在家,不是赌坊就是青楼,家里面的事情小的也不管,钱氏的事情小的也不过问,除了回来拿钱,钱氏有相好的小的知道,可是钱氏的相好的是谁,小的真的不知道啊!”

    葛丹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你这玩的也太开了,这要是放在葛丹穿越前,算了,还是不说了。

    “把你的手伸出来!”葛丹虽然相信了李琦的话,但是葛丹还是准备扫一下他的指纹,看看他是不是掐死钱氏的凶手,以防万一。

    李琦虽然不知道葛丹为什么让自己伸出双手,可是还是不敢怠慢,连忙将自己的双手伸了出来,葛丹扫了一眼之后就确信了李琦不是凶手了,指纹不匹配。葛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行了,你站到一边去吧!”等到李琦连滚带爬的跑到一边去,葛丹的目光又落到了店里面的其他人身上。

    “你们有谁知道钱氏的相好的是谁?”说着葛丹目光紧紧的盯着几个人,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人知道。

    无论是谁和钱氏相好,这些店里面的人都应该知道,相好总不可能是见一面就搞上了,一夜情在这个时代应该还不至于。那么只要钱氏和人勾搭,那就肯定瞒不住人,加上李琦也不管钱氏,葛丹觉得钱氏和她的相好的,应该也不会太避讳,店里面的人要说什么都不知道,那就根本不可能。

    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钱氏的这个相好的就在店里面,而且隐藏的很好。

    店里面的几个人,葛丹第一个就排除了胖厨子,不但胖,而且整天在后厨,身上到处都是油烟味,钱氏年轻漂亮,应该不会找这个胖厨子,这又不是谈恋爱,只是相好的,后世找一夜情,也是男的找漂亮的,女的找长得帅的,潘金莲和西门庆不也是因为西门庆长得帅还有钱,只是不知道店铺里面谁是王婆啊!

    葛丹的话问完,半晌没认识说话,显然要么这人就在店里,别人不知道,要么就是知道不敢说。

    两个店小二的嫌疑也不大,剩下的就是账房先生和掌柜的,账房先生的嫌疑不小,长得帅,书生气质,简直就是奸夫的不二人选。

    拿起桌子上的资料,葛丹找到了其中账房先生的资料,然后猛地拿起惊堂木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大声的说道:”孙鹤,你究竟是如何与钱氏通奸,并且还杀死了钱氏的,还不从实招来?“

    葛丹的动作直接将屋子里面的人全家都吓了一跳,账房先生孙鹤猛地一哆嗦,然后就直接软到在了地上:“大人明鉴,大人明鉴,小人没有啊!小人冤枉啊!”

    得,他在撒谎。

    葛丹看着光脑给出来的结论,这家伙就是杀人凶手,葛丹心里面不禁得意,自己果然没猜错,这家伙果然就是凶手,看来自己还是有做神探的潜质的。葛丹看了一眼齐阖,然后吩咐道:“将他的两只手拿起来,本官要给他看一看手相。”说着葛丹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无论是外面看热闹的百姓,还是大堂上的文书衙役全都是一脸懵,大人,你要看手相?

    这审问杀人命案的时候,你看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