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岩忍者日志 > 第五十九章 上原喜当爹了……

第五十九章 上原喜当爹了……

    上原他没房子住了,汉留给他的房子被立花道雪和立花羽立两个小鬼给卖掉了,卖房子的收益同样付给了角都。

    这两个上原在土匪手中救下的孤儿,他们竟然已经成长到可以做忍者的年龄了成长为两个不堪一击的下忍。

    “我说。我会把房子赎回来的。”上原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两个小鬼用任务佣金请他吃了东西。

    “安了安了上原哥哥,”道雪把鸡腿塞进上原嘴里,“我和弟弟会照顾自己的,连你也可以一起照顾奥。”

    “房子什么的,我们很快就会挣够足够的钱的。”

    小家伙越这么说,上原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去挣钱了,没理由让两个小鬼一直住在他们老师的家里。

    狩说上原可以去他家里住,上原拒绝了,爆遁一族没空闲的房子了。

    远在风魔一族的风伽同样有来信,说他可以去风魔一族指导风伏修行。这种客套话上原怎么听不出其中深意,风伽是在含蓄的说他可以一直居住在风魔一族。

    这不行,一定得自己赚钱才行。

    大多数忍者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是任务佣金,但是现在,岩隐村不可能让上原自己外出执行任务的。

    除非,有村子普通忍者解决不了的麻烦,那时上原或有机会,只有等了。

    能隔几天在村子里转转,或是去指导小鬼们修炼,或去帮爆遁狩编写,这难得的空闲是上原好不容易得来的。

    这日,上原又漫无目的的乱逛时,有一个小孩儿突然冲了过来。

    “爸爸!”小孩儿突然就抱着上原的腿叫着。

    上原的第一反应是遇到碰瓷的了,他赶紧把手举起来,示意这是小鬼自己撞上来的,与自己无关。

    “爸爸爸爸!”小孩儿拽着上原的衣服开心的叫着。

    咦?这个浑身缠满绷带跟小号二代土影的小鬼哪里来的?上原这下认为是谁家小鬼走丢了。

    四周看看,竟然看到了熟人。

    是土之寺的祀封。

    “你儿子。”祀封微笑着耸了耸肩,他不打算多做解释。

    上原一时懵逼了,自己被关在极乐之箱里关了三年,怎么一出来就多了个儿子。

    难道是自己被绿了,上原面色古怪,可是不对啊,自己连对象也没有啊

    难道?!上原突然想到了个神奇的可能,难道是黑暗面的自己

    黑暗面的混蛋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但是,黑暗面从出现到被消灭,时间跨度连一年都没有,如果黑暗面真的有个儿子,这大小也对不上啊。面前的小孩儿,一看就是已经六七岁那么大了。

    祀封走到上原身旁对他耳语一番,上原这才神情凝重的抱起挂在他腿上撒娇的小鬼。

    “走,儿子,带你去玩。”

    上原让小孩儿骑在自己肩上,把岩隐村逛了个遍,若逢人问小孩儿是谁,,“我儿子!”上原总是笑着这么说。

    忍者学校的秋千上,上原推着儿子荡来荡去,有咯咯的笑声回荡在操场之上。

    “爸爸,你为什么给我起名叫小鱼儿啊?”小鱼儿绷带中露出的大眼睛中充满着从未涉世的好奇。

    “奥,这个出于怀念。昵称什么的”上原含糊不清的嘀咕了一句。

    前世的上原,他qq昵称就是小鱼儿。这个昵称直到他来到忍者世界之前仍然在用。

    “?”小鱼儿眼睛里一片茫然。

    “就是烤肉,超好吃的奥,走我带你去!”

    那天,上原带小鱼儿清空了烤肉的烤肉。

    关于小鱼儿,事情很复杂。

    小鱼儿是二次忍战上原在战场上救下某个岩隐女忍者的遗腹子,因为他有着红色的头发,这种特异的发色引起了上原的注意,上原怀疑小鱼儿有漩涡一族的血脉。

    上原的猜测竟然是正确的。于是,因为小鱼儿这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岩隐人柱力复制计划重启了。

    岩隐村曾经想把尾兽的查克拉分离到不同忍者身上,结果证明,查克拉强制输入身体内,小孩子存活时间比成年人长很多,又以婴儿效果最佳。

    于是岩隐村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不在记载中的黑暗时期,岩隐村为了野心,有无数的婴儿成为试验品。这其中包括很多血继家族和秘术家族的婴儿。当实验发现,有血继家族的血脉的婴儿和尾兽查克拉想融后,存活时间更长,血继家族的婴儿们一同遭殃了。

    无数的婴儿那个时期死于非命,疯狂的岩隐村透支了自己的未来,等到上原他们那一代少年大多葬送于雨之国后,岩隐村的人才彻底断代了。

    小鱼儿他身体里同时能共存两种尾兽的查克拉,这简直是奇迹。

    在土之寺漫长的无聊生活中,祀封给小鱼儿讲了好多故事,祀封告诉他是上原在战场上救了他,名字也是上原起的。

    于是,小鱼儿单纯的就认为,给了自己名字那个人就是自己爸爸。

    后来小鱼儿听说上原死了,他伤心了好久。等又听说上原又活过来了,他央求祀封带他来找爸爸。

    貌似,原著中火之寺也有一个跟小鱼儿查不多的伪人柱力,叫空还是什么的来着。上原皱着眉头思索着混乱的记忆,记不太清了。

    “上原,我想让你把这个孩子带走。”小鱼儿玩累熟睡了,祀封把他抱在怀里,“土之寺对他来说,不适合继续呆下去。”

    上原轻轻的解开小鱼儿身上绷带一点,所幸,见到的是娇嫩光洁的婴儿皮肤,没有像上原见过的土之寺满身脓肿的忍兽“诡”一样不堪入目。

    “现在不是恰当的时机。”上原摇了摇头,现在他自己都没自由,麻烦事一堆,“我会负责照顾好这孩子的。”

    “那就拜托了。”祀封轻鞠一躬,他趁着夜色要离开了。

    “爸爸再见!”小鱼儿竟然醒了,他睡眼朦胧的给上原挥手告别,然后又钻进了祀封怀里。他似乎知道自己不能留下,懂事的让人心疼。

    “奥,再再见。”上原一时无措,手忙脚乱的和小鱼儿告别,他告别的方式跟朋友们告别的方式别无不同,看来,上原还很不习惯自己突然多了一个儿子。

    第二天,梧桐借着来看望上原的借口来到了关押人柱力的高塔中见到了上原。

    看梧桐一脸想八卦又不敢开口的样子,上原无奈,“梧桐,想问什么就说吧。”

    “昨天听大家说,你”

    “没错,我遇到了个小鬼。”上原点了点头,“据说那是我儿子。”

    梧桐带来了丰盛的料理,上原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谢过梧桐,一边又埋怨梧桐乱花钱。

    梧桐现在没有饭店,又不是忍者,又没有其他谋生手段,在岩隐村里,他比绝大多数普通人过的都差。

    暗无天日的牢房啊,上原四周连光线都没有,分不清白天和夜晚,他心情差极了,狠狠地咣咣撞了几脚。

    只惊的看押自己的暗部鸡飞狗跳忙作一团,上原这才心满意足的睡下。睡够五天,就又可以出去玩了。

    上原竟然多了个儿子,跟身负宿命的漩涡鸣人查不多,上原他儿子身体内同样有着尾兽的查克拉,查克拉还来自两只尾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