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唆使

第二百七十七章 唆使

    “崔斯特不放水的情况下还能赌输?”

    杰诺一愣,抬头望向长条船木尽头的男人他身穿名贵的长袍:弗雷尔卓德貂皮,手工缝制皮料,比尔吉沃特设计风格,将肥壮的身躯捂得严严实实。

    每一根手指都戴着血金戒指,每一枚的价值都不输崔斯特的定制海龙皮靴,虽然那双鞋子已经被他紧急处理掉了。

    头上戴着一顶绑着红绸带的黑色小礼帽,嘴里叼着的陶制烟斗冒出异域香味的青烟,用一根雕刻成河流之王外观的纯金手杖拄着自己的下巴,将原本就很显眼的双下巴挤压成一块柿饼的形状,眼睛眯成一条缝,仿佛胖得睁不开眼。

    忽然杰诺见他眼里闪过一丝精芒,然后就听他用与之身材相符的厚重嗓音说道:

    “准备好摊牌了吗?崔斯特。”

    崔斯特不停的摩挲着指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牌面,仿佛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对对方的话置若罔闻。

    “崔斯特又输了。”格雷福斯突然说道。

    “为什么?”杰诺觉得在一切摊牌之前,不能妄下断言。况且他也根本没有从赌桌上感知到魔法波动。

    “我和各种人都打过交道,我最清楚人在走投无路时是什么样的,崔斯特也不例外,每次见他这幅急躁的样子就知道他马上要倒霉了。”

    格雷福斯吐出了一个烟圈,同时扫视周围人群。旁边一如既往地围着一群爱占便宜的家伙,希望赢钱的人能大方地打赏他们。

    而格雷福斯只会赏给他们子弹,他用一个抬n的动作吓退了人群,好让周围显得不那么拥挤。

    为了验证格雷福斯的话,杰诺准备静观其变,他也想看看对家那个胖商人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从崔斯特手里赢走钱。

    “快点啊崔斯特,你想把这副牌下到明年的蚀魂夜吗?”

    胖商人开始催促崔斯特。

    突然,杰诺感觉嘴里泛起一股变质牛奶的味道,他目光落在赌桌上,这时候崔斯特正开始用纹着刺青的手指在自己纸牌的背面画起螺旋轨迹。

    杰诺已经看过崔斯特的牌面了,基本上已经是稳赢的一副牌,但他依然选择使用魔法置换牌面,这在确保万无一失的同时也暴露了他已经变得极度不自信的事实。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眼见崔斯特半天不摊牌,对方等得不耐烦了,用手杖敲击赌桌,喋喋不休的叫嚣着,扰乱崔斯特的心态。

    与此同时,崔斯特的小动作却突然停下了,额头忽然滴下豆大的汗珠,杰诺的嘴里的酸味也渐渐消失。

    “什么情况?魔法被什么打断了?”

    “sr,就在刚刚,你免疫了一次情绪干扰。”海克斯的声音突然在杰诺的脑海中冒了出来。

    杰诺迅速反应过来,目光锁定胖商人的黄金手杖就是它发出的声音打断了崔斯特的魔法,同时也影响了崔斯特的精神状态。

    手杖上雕刻着的河流之王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在偶然间发现了一个大家伙。

    杰诺知道很多酒馆里的故事都会提到一个活在水里的恶魔,它最嗜赌博,永不满足。于是,这个多话的家伙就变成了城里许多赌窝和犯罪之所的标志。

    河流之王雕刻在赌场的出现频率很高,不能妄下定论,把带着同款雕刻的都一棒子打死,所以杰诺需要更多手段来确认胖商人的真实身份。

    “海克斯,帮我扫描一下那个胖子的身体组成,顺便试试能不能读取他的想法。”

    胸口传来的轻微颤动告诉杰诺,海克斯核心正在高速运转,不一会儿就传来的分析结果。

    “目标的身体大部分由能量与海水组成,还有一部分成分无法辨别,而且尝试读取想法无效,他没有生物意义上的大脑。”

    “听起来的确是一个魔法生物,那辨别不了的不会是脂肪吧?”杰诺问。

    “我可以百分百肯定,绝不是脂肪,别看他那么胖,可他体内一点脂肪都没有。”

    “我想我知道是什么了。”

    在实锤了胖商人其实就是河流之王的化身之后,他身体内的未知成分也就不难猜测。

    河流之王塔姆肯齐是一位臭名昭著的恶魔,而恶魔都是由负面情绪与溢散在天地中的符文能量构成的,如果是扎克在这里,就能很清楚的认出这些未知成分就是名为贪婪的情绪。

    原来对手是老塔姆,一位比崔斯特多活了不知道几百年的赌圈前辈,在崔斯特刚入行的时候对方已经在圈内变成了传说,赌术自然也是顶尖的,也难怪崔斯特在它手中频频吃瘪。

    输得不冤!

    不过现在崔斯特的赌注可是要还给杰诺的钱,他自然要开始想办法不让这些钱白白输掉。

    “也不知道我合不合塔姆的胃口不过我倒是知道有一个人挺合塔姆的胃口。”

    感受到杰诺不怀好意的贪婪视线,看赌局看得入了迷的希维尔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斜着眼瞪了回去。

    “希维尔,希维尔!”杰诺臭不要脸的凑了过来:“你想不想下去玩两把?”

    杰诺知道塔姆能知晓别人最想要的东西,但不知道它能不能读心,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直接暴露,就准备唆使希维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他达到目的。

    “崔斯特都输得这么惨,你还让我下去,这不是送钱是什么?”

    希维尔觉得有些不对劲,没有第一时间答应。

    被崔斯特戒过赌瘾的她可是知道崔斯特在赌博这方面有多么厉害,要是和连崔斯特都赌不赢的人赌博,下去肯定是白给。

    “就玩两把娱乐一下能输多少钱,大不了回皮尔特沃夫我再把本钱给你补上。”

    “那行吧”

    希维尔思考了一下,实在找不到拒绝杰诺的理由。

    老实说,她早就看得手痒痒了。

    见钱眼开并不意味着一毛不拔,相反的,希维尔很明白钱就是用来花的,她最喜欢的不是看着自己财富慢慢增长的感觉,而是追求在某个瞬间体会到挣到大钱的那种刺激。

    “你想要的牌是这张吗?”

    浑厚的声音再度传来,随着对方亮出他最想要的那张牌,崔斯特知道败局已经无法挽回,彻底放弃了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