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渔船屋顶小剧场

第二百一十三章 渔船屋顶小剧场

    然后她就看着杰诺几个动作间飞快的将他手炮中的海克斯水晶卸下来,给她的步枪安上,又调整了一些部件,她的枪本来就是可调整的。

    “它现在可真美”银丝格因为能量充盈都泛着湛蓝的光芒,比她的瞳孔还要闪亮,凯特琳对着步枪轻叹。

    枪?美?

    杰诺突然想到一个把枪娘化的游戏,可惜里面没有海克斯科技狙击步枪,不过把眼前这步枪当成女人的话

    战术人形凯特琳?

    他看着步枪,肃然起敬!

    “来吧,试试威力!让你看看原初水晶和人造水晶的差距!”

    杰诺平稳的把武器递到凯特琳怀里,带着庄严的仪式感。

    看她脸色潮红,他还以为这是因为获得强力武器时的兴奋导致的,他杰诺在玩游戏爆出毕业武器的时候也会兴奋到脸红。

    “杰诺,现在你把我举到屋顶上,我需要确认敌人的位置和数量。”

    凯特琳身手其实还不错的,不过这渔船摇摇晃晃,不让人扶着的话很容易跌落水中。

    杰诺的力气也不是盖的,单手托住凯特琳的脚踝就将她举高高了。

    凯特琳站上屋顶,还是只能看见枪口没能看见敌人,于是她又让杰诺上到屋顶来帮她。

    “这样可以吗?”

    杰诺也爬上屋顶站定,把凯特琳抗坐在肩膀上,紧紧抱住垂在胸前的两条大白腿,心猿意马的闷声说道。

    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子了?

    “别晃,我在努力瞄准。”

    凯特琳的注意力都在水晶镜片上,无暇去管什么肌肤之亲带来的异样触感。

    杰诺也在努力保持静止,但是他已经已经分不清是船在晃,还是心在晃了。

    “瞄准你看到敌人了吗?”杰诺吞了一口唾沫,感觉耳朵被温润的大腿根挤得暖烘烘的。

    “没,只看见了扣着扳机的手指,但是我觉得这已经足够了。”

    凯特琳拨动了主开关,狂躁的音符从后膛发出,核心处的晶管已经变为深红,淡淡的能量红雾从中逸散。

    每当她进入瞄准姿态,所有的杂念都会被摒弃,全世界只留下这一个准心。

    当她扣动扳机时,眼前的所有阻碍都在一瞬间被撕裂。

    砰!仿佛千万声心跳叠加在一起的擂鼓响声。

    鱼叉手的胸膛随着木板一起炸开,让人分不清先后顺序。

    木屑混杂着血雾爆发,如同一朵绽开血色的蒲公英,吉拉尔被应声而倒的身体吸引了心神。

    而希维尔却是趁机发难,拍开火枪旋身飞踢上船,顺势将加拉尔踹倒在地,随后取出背负的十字刃狠狠钉入甲板,又快又稳,十字刃的夹角紧紧锁住他的咽喉,稍微一动弹就会被割出一条血线。

    现在,人质与杀手的身份反转了!

    “还需要找你签一张财产转让证明吗?用你血打上手印。”

    希维尔狞笑着,看着几名想要冲过来救人的船员,一手按住十字刃中心圆环下压,一手伸手去捡起火枪。

    “你”加拉尔感受着刀锋上传来的凉意,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结果便感觉到脖子上一抹炙热的液体中和了这种寒意。

    他不敢再说话了,打着手势让手下不要靠近,卤蛋造型的脑壳上不停渗出油腻的汗珠。

    他的港王帮是海洋之灾普朗克的附庸,规模并不大,才几十来号人,连个地盘都没有,一群人只能住在船上。

    前不久普朗克刚被女人阴了,而现在就轮到他

    或许更惨一点,他是被人正面突破的。

    看着剩下十几号人连个火枪都没有,希维尔用火枪枪口巡视着众人,如果有试图接近的,她会在第一时间用她的人体描边枪法将他们击退。

    “杰诺他们在搞什么呢?半天不上来接手。”希维尔很快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但是有抽不开身。

    话分两头

    凯特琳懵逼了。

    与杀伤力增强而来的是后坐力的增大,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大。

    子弹出膛的一瞬间,她只看见一条红色的流光,然后巨大的后坐力就从胡桃木枪托传递到她的肩膀上,直接将她后仰推倒。

    杰诺也被带倒了,他摔在了屋顶上,但凯特琳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她越过了屋顶,大半个身体在海面悬空倒挂,因为杰诺抱紧了小腿,所以没有直接进海里。

    这个姿势非常尴尬,她的双层裙子外翻垂落,里面那一层白色百褶裙都漏了出来,把她倒挂的上半身遮得只剩个脑袋。

    而她还要一手抓着心爱的定制高帽,一手抓住步枪,已经无暇顾及走光的下半身了。

    “快把我拉上去。”凯特琳羞愤大叫。

    “这个姿势我也发不了力啊!”

    “我不管,快拉我上去!”凯特琳尝试做了一个仰卧起坐,但是她的屁股完全悬空,根本没有着力点。

    她的动作加剧了船身晃动,光滑的小腿从杰诺指间稍微滑出半分,顿时又是一片尖叫起伏:“不要让我掉下去!求你了!”

    “别闹,我在尝试了!”杰诺满头大汗,这女人闹起来可真要命。

    他想转身站起,但是凯特琳死活不同意这么做,于是他只好用力握着她的脚踝将她提拉上来,他仰面躺在屋顶上,双手发力,耳廓经过了小腿,膝盖,然后是大腿肌肤的摩擦,最终让凯特琳重新坐回他的肩膀上。

    他感觉自己的汗滴在对方的大腿间,很快就被火热的体温蒸发了。

    凯特琳找到了着力点,大腿用力一夹,做了一个仰卧起坐,终于看见了屋顶。

    但这一夹,直把杰诺夹得脸颊变形,嘴巴嘟起,眼仁暴突,头晕目眩,她同样也看见了杰诺的惨状。

    你不是有水晶护甲吗?

    开护甲啊!

    笨!

    不开还不是为了占我便宜!

    老娘的豆腐是这么好吃的吗?

    这是凯特琳一刹那间涌过脑海中所有想法的冰山一角,也亏她没有说出来,不然杰诺得气死这姿势明明就是按你说法来的。

    把帽子和步枪全丢上屋顶,然后抓着杰诺的腰带爬上了屋顶蹲坐着,整理好裙子后,她惊疑不定的回头问杰诺:“你刚才都看见了什么?”

    “合着有条安全裤啊,真不知道你紧张个什么劲儿。”杰诺失望的揉了揉脸,埋怨道:“你夹得那么用力,疼死我了。”

    “你给我起来!我有一套完整的刑法要跟你讲讲。”

    凯特琳觉得自己刚才应该从他身上踩过去才对,还是便宜他了。

    “别踩我!我也不知道射出的威力会这么大”

    渔船屋顶上的小剧场继续上演

    而船上的希维尔,等了半天没等到自己人,却等来了另一艘更为庞大的海盗船,船帆上印着一只人身鱼尾的海妖,正在放声歌唱。

    美丽而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