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辛吉德的疑惑

第一百一十九章 辛吉德的疑惑

    布里茨走到街道上,庞大的体型果然受到旁人的围观,几个雇佣警拦住了它:

    “嘿,傻大个机器人!你来这里干什么?”

    听到动静,凯特琳连忙趴下身体藏好,如果被检查出来,她这种姿色出众还带着值钱武器的女人,肯定没有好下场。

    “清理垃圾。”这是它第一次撒谎,布里茨简短的回答,言多必失。

    “哈哈哈,这里的东西虽然不干净,但是没有一个是垃圾,你应该把自己清理走!滚吧,垃圾机器人!”

    “对不起了”

    也许是救人心切,话音刚落布里茨的动机就咆哮了起来,震得凯特琳不禁捂住了耳朵,然后势不可挡的迎着巡逻的雇佣警们横冲直撞过去。

    布里茨圆圆的身体撞不死人,但可以把他们撞到两边,一些行商生怕自己的黑货被踩碎,收起来就退散到道路两旁,大喊着:

    “垃圾机器人暴走啦!管事的快出来啊!”

    雇佣警们纷纷取出电杖,追着布里茨的屁股捅个不停,还好它是一个机器人,后面很硬,不怕电也没有弱点,不然绝对走不动道了。

    等走到杰诺那个巷时,变故生了布里茨身宽体胖,挤不进巷!

    “凯特琳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下来吧,接下来就靠你了。”

    布里茨毫无感情的机械声,却让凯特琳感到非常有人情味。

    凯特琳打开窗口跳了下来,雇佣警们看到她后更加群情激愤了,对着布里茨全力打砸。

    等凯特琳走远一些后,布里茨启动了改装后新增加的攻击功能,它可以将所有的电量释放出来,形成一个静电场,攻击周围的所有敌人。

    电流的大被它严格控制到恰好能麻痹而不杀死人的程度。

    一声装置启动的声音传来,凯特琳转过头,眯着眼看见布里茨淹没在耀眼的漫天电光里。

    和所有人一样

    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自行关机

    不知怎的,心头悸动。

    她摘下心爱的帽子,准确的抛到布里茨头上。

    “谢谢你布里茨,我会把蒙多活着带回来的。”

    然后扛着枪快步跑向私人升降机。

    蒙多一言不,像一个沉默的巨人,但他的动作并非那么的安静。

    他冲向杰诺,

    毫无章法的挥出一击直拳,

    直奔面门。

    杰诺一抬左手,

    轻轻松松的挡下了这股巨力,

    并反过来钳住了他的拳头。

    蒙多没有在意,另一个拳头砸来,这次杰诺的右手挡不住了,被一圈捶倒在地,地板砸出一个人形大坑,当场大口吐出鲜血。

    “擦。”

    杰诺看见一口老血全被蒙多碍事的头盔挡下,全部浪费了,非常生气。

    虽然这些鲜血中蕴含的灵魂都会在干涸后自动回收,但是这样就少了一个打败蒙多的手段了。

    晶壁里的沃里克,闻到鲜血的味道,直接松口放在卡蜜尔的腿刃,猛扑向杰诺。

    然后一头撞在坚固的晶壁上,头破血流,但是它马上起来不依不饶的对着晶壁又抓又挠,非常想舔一口杰诺香喷喷的鲜血。

    厄加特跑了,辛吉德觉得自己也是时候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有些话要说。

    “我在对蒙多进行实验时,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在大量注入疯狂药剂的同时,加入精神上的刺激,想以此完成精神和上的双重质变。

    所以我得先修复他的认知障碍,我耐心的像教导自己的孩子一样,把最正确的三观教给他。

    但是

    当蒙多在得知自己的治疗是在行凶杀人

    得知自己美好的童年只是一个噩梦

    得知自己的与众不同招会来厌恶知道他人对自己的看法

    得知自己崇拜的医生只不过是和我一样的人体研究者

    得知自己所有所作所为代表的残酷意义后,

    就从认知障碍变成了彻底的疯狂,歇斯底里的疯狂。

    它开始憎恶自己,憎恶这个世界。

    开始疯狂的抓挠自己的皮肤,扯断了自己的舌头,不停地虐待自己,随后这种暴虐的行为蔓延到周围的人和物上。

    它大开杀戒,所以我们紧急研了抑制头盔,里面的炼金药剂会使他的额叶陷入惰态,让它不再那么充满攻击性。

    实验失败,虽然活了下来,但他的价值也只剩下了被做成武器。

    武田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打手。

    跟你们说这些,我想说的:我不忠诚于谁,我只忠诚于科学,谁能告诉我我的实验到底哪一步做错了?”

    辛吉德透过窗户,缓慢而沙哑的语调传到实验室里,充满了失败的悲伤,跟一个充满求知欲的学者没什么两样。

    卡蜜尔很认真的倾听的辛吉德的倾诉,这是必要的贵族风度。

    她活动了一下被沃里克扯得有些酸麻的大腿,非常理解的说道:

    “谎言从不伤人,真相才是快刀。当他臆想的美好生活被你全盘否定后,本就神经脆弱的他就只剩下疯狂这条死路。”

    说完她高高跃起,如同矫健的飞燕,一脚刺进被血腥吸引毫无防备的狼人的尾椎骨,另一脚使出战术横扫,从狼人后背炼金药泵的防弹玻璃储液罐上,毫无阻碍的切过。

    储液罐悄无声息的从整齐的切口滑落,狼人出响彻云霄的的咆哮。

    卡蜜尔连忙把自己吊上天花板,避免这些恶毒的炼金药剂溅到自己身上,同时用手捂住口鼻屏住呼吸,防止吸进蒸的愤怒合剂,使自己变成一头愤怒的野兽。

    她说自己和沃里克一样都是野兽,只不过沃里克跑了出来而已。

    看着沃里克在一地药剂里打滚,疯狂舔食着,卡蜜尔便确定这种东西有成瘾性,更加的厌恶了。

    “谢谢,我懂了。”辛吉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毫不留恋自己的失败造物,转头就走。

    卡蜜尔想要追杀他,但是杰诺的困境让她抽不开身,一旦她离开了,狼人也就自由了,绝对会连同蒙多一起攻击杰诺的。

    狂化蒙多的拳头如捣蒜如暴雨,疯狂又频繁的落在杰诺的身上。

    一根左臂要挡两个拳头,异常吃力!

    开最厚的盾,挨最毒的打,就是他现在的真实写照。

    “卡蜜尔,关闭晶壁,不要追辛吉德。”

    无数次生在召唤师峡谷的惨案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要追炼金!不要追炼金!不要追炼金!

    卡蜜尔照做,晶壁消失。

    狼人忽然抬头,停止了舔食,跃上天花板大洞,追寻着辛吉德的踪迹而去。

    这就是杰诺的临时对策辛吉德也得死,不过得让沃里克去追。

    想来它也会乐意的,毕竟是追杀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