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六章 风之化身,听候您的差遣。

第六章 风之化身,听候您的差遣。

    当祈祷词念出,一股微风吹开了杰诺的刘海,将他被头发半遮住的脸显露出来,就像是有人想要看清他整个脸颊一般。

    杰诺兴奋的握紧护符,他确信这就是迦娜的回应,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一个人印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奥莉安娜,你有感受到风的流动吗?”

    “啊?!有吗?我…我没注意……”

    奥莉安娜还在为手心被猝不及防的舔了一下而慌乱,那里会去注意杰诺头上几根毛的位置变换,但是片刻之后又陷入了深深的担忧,种种现象都表明了杰诺已经开始出现毒发的症状,先是疯言疯语,然后又舔别人掌心,这不就是狂犬病发作吗?只要把自己当成狗了的人才会去舔别人吧!

    而现在又开始出现幻觉了,像舱内这种密闭的空间怎么可能会有风流动呢?

    多半是废了!

    “真的有风在我耳边吹过,我还听见了她的低语。”杰诺说。

    奥莉安娜寻思着自己虽然和杰诺靠的很近,但是带着面罩也不可能把气呼到杰诺耳朵旁,而且自己也没有自言自语的习惯,哪来的声音?

    “可能是尖啸启动产生的风吧……”奥莉安娜心不在焉的回应,她认为杰诺已经开始出现幻听了,回到皮城之后一定要马上给他打一针镇静剂。

    见奥莉安娜并不相信自己,而自己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去证明,杰诺暂时放弃了说服奥莉安娜想法,开始专注于倾听耳边突然出现的轻语。

    风轻轻灌进耳朵,在耳膜上轻抚,一个只有杰诺听得见的空灵女声在耳腔内层层回响,如果一个人站在山顶对着深谷大喊,也会出现这种回音。

    “祖安的孩子,是你在呼唤我吗?”耳旁风‘呼啸’道。

    “是我。”

    杰诺默念着,气流经过唇齿缝隙间但没有发出声音。

    “如今这世界上还拥有护符的人已经不多了,没想到是个新面孔,告诉我这是谁给你的?”

    这种负距离的声音就像是顶级的A**R,足以那些第一次体验,毫无抵抗力的人颅内**耳朵怀孕。

    “我已故的母亲。”杰诺答。

    “看来我又损失了一位虔诚的信徒,这样下去不消百年我就会被彻底遗忘了,然后消亡。”女声用遗憾的语气说道。

    迦娜是一个对待信徒十分亲近友好的小神邸,亲民到可以和信徒自由讨论自己生存现状的接地气女神。

    “你不会被遗忘的,我的女神,现在是祖安人民最最危机的时刻,他们会记起你的存在,只有你才可以拯救他们。”

    能够和神邸沟通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即使迦娜只是一个弱到就快要消亡的神邸,那是也是神啊。

    迦娜之所以会抽出时间与杰诺交谈,是因为他手中的青鸟护符,这东西是唤神的媒介之一,有着会员高速通道一般的能力,是信徒群体中的vip级别的象征。

    “现在的我想要救祖安也是有心无力。”

    迦娜说她现在只能掀起一阵小旋风,变成青鸟飞行几分钟就不得不停下来休息,神力只有全盛时期的万分之一。

    她想吹散笼罩整个祖安地沟的毒雾简直是痴心妄想。

    “我可以提供很多的信仰。”

    杰诺知道迦娜需要什么,他可是有备而来的。

    信仰之力的多少与一个神邸的实力直接挂钩,迦娜就是因为祖安近百年来的快速发展,科技的进步,科学观念的推广,才会渐渐被人遗忘,神力快速倒退。

    “你一个人能提供多少信仰?而且说实话你的信仰其实很微弱,定位你都让我好找了一阵……我是看在青鸟护符的面子上才降临的。”

    迦娜的话让杰诺脏脸一红,旁边的与她贴在一起的奥莉安娜看的是云里雾里,还以为是他是觉察到了什么,也是连忙错开杰诺呆滞的视线。

    “我可以让这里大部分都记起你,给你提供信仰!真的!我不骗人!”杰诺才明白召唤迦娜是信仰那方面的事,和咒语没什么关系,一开始念咒没反应是因为自己产生的信仰之力太弱了,迦娜难以寻迹。

    “我不是人……算了,还是说说你的方法吧。”

    迦娜不经意间叹了一口气,杰诺顿时感觉整个人都飘了,一个女神在你耳朵里叹气是什么感觉?

    杰诺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片刻之后,迦娜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值得一试。”

    迦娜化成的一缕风,随着杰诺的视线,来到了工作服男人和雇佣警的头上,以上帝视角观看着事态发展。

    “下面打起来了!”

    奥莉安娜提醒杰诺,随后趴在玻璃上,忧心忡忡看着入口处发生的冲突升级。

    由于尖啸即将启动,雇佣警们需要驱赶开周围的人,以防有人妄想抓着升降机下方的金属支架,用将自己挂在升降机下面的方式偷渡。

    逃票事小,要是尖啸因此超重故障,离开祖安最便捷的通道消失,他们就得为在场这么多人的死亡负责。

    所以雇佣警们严格执行着任务,但有一个人并不配合——那个嚎啕大哭的男人。

    他的儿子已经陷入昏迷,伤心欲绝的他对雇佣警的拳打脚踢,只管看着曾经载着他希望的尖啸慢慢启动,而后才发现希望变成了更大的绝望。

    “你想害死更多人吗?”

    “快滚开!别在这儿挡道!你儿子已经不行了,拿着那1金海滚回去给他买棺材!”

    厚重的钢靴踩坏了他的脚踝,蛮横的拉扯扯断了他背后的气管,他都没有松开紧紧护住儿子的手臂。

    他背后的滤气罐碎开了,绿色的液体洒满一地,围观者一片哗然唯恐避之不及。

    这个人的呼吸装置被打坏了!

    “不走是吧,那我就给你儿子电一电,说不定能电活!”

    雇佣警也是怒火大冒,不好好执行任务的话他们活不过明天,今晚就会被丢进浮满黄色油污的绿色剧毒水沟里泡澡。

    雇佣警操着电杖捅向昏迷小孩,却被男人手疾眼快的伸手挡住了,耀眼的电弧在橡胶工作服上跳动着,所过之处一片焦黑,融化了的滚烫橡胶附着在男人的手臂上,引起他一阵痛苦的哀嚎。

    “卧槽,快动手阻止他!”

    满脑子电疗的杰诺的救人指令慢了一点儿,迦娜早在他产生想法的时候就出手了。

    “风之化身,听候您的差遣!”

    一阵旋风无端生出,将雇佣警掀倒,停止了电流的继续输出。

    围观者没有看清楚,毕竟电光太晃眼了,都以为是男人反击一脚把雇佣军踹飞了,就连雇佣军本人都是这么觉得是那一脚被光晃过去了没看见。

    但是他起身之后没有发觉身上有被人踹过的集中痛感。

    “这特么是魔法把我崩飞了吗?”找不到原因的雇佣警,只好带着疑惑抄起电杖,再次捅向失了智的男人。

    还没等电杖上传来击中**的反馈,他又被那股力量崩飞。这次即使隔着宇航员一样严严实实的警服,他也能感觉到是一股强风把自己吹起。

    好巧不巧,雇佣警落地时那丑陋的玻璃罐头盔正好磕在巨大的铁柱上,碎裂成渣。

    他连忙捂住口鼻,不让毒气进入身体,因为他看过小男孩口鼻渗血的惨状,他不想变成那个样子。

    但很快他就憋不住松开了手,遵从本能猛吸了一口气,随后他发现他的脑袋周围出现了一股小型旋风,在不停地帮他驱赶毒气。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因为在绿色的毒雾中,就他的脑袋周围是透明的,太显眼了,甚至有人走到他身边,伸手感受着气流在指缝间抚过。

    绿色的毒雾使得空气流动的轨迹变得清晰。

    “是迦娜!”

    “迦娜居然显灵了!”雇佣警喃喃道。

    别看他做事就像一个大坏蛋,但是他的职责便是如此,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动用电杖的,但是在这种人人自危的情况下,总有人想要用生命去挑战他的职责,动手的次数多了,他的良心也就开始麻木了。

    迦娜这样做的原因也是因为雇佣警是她货真价实的信徒,迦娜很珍惜自己为数不多的信徒,所以护短的她会优先保障这些人的安全。

    她是在风暴中水手们的祈求中诞生的,后来因为一些意外变成了祖安的守护神,她是拥有人性的神邸。

    人性和神性难以共存,所以迦娜的帮助做不到完全的公正,就像辅助打团不管你这个carry点的死活,只管着废物ad的安全。

    雇佣警的呢喃传到了围观者的耳中,一些人依稀记起了那个关于新祖安诞生的传说。

    那个只活在传说中,曾经拯救了祖安人民一次的风之精灵。

    “迦娜?”

    每当有人重复着雇佣警口中的名字,便感觉有一股微风抚过自己的脸颊,带来一丝洁净的空气,其中有一些信仰强烈的人,更是会在脑袋上生出气旋。

    “迦娜!”

    “迦娜!”

    不知道是谁带头高喊,一些受到神迹吸引的信徒也跟着喊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呐喊中,众人拾柴火焰高,更大的呐喊声引来了更大的神迹。

    一股强风从岩洞外疯涌进来,将毒雾全都挤在一起,迅速的霸占了整个岩洞和天井。

    毒雾浓缩成一个穿着轻薄纱衣的人形,隔着玻璃漂浮在杰诺面前与他对视。

    “杰诺,原来你没有发疯……现在我信了,不得不信。”身旁奥莉安娜已经完全看呆了,整个脸贴在玻璃上,无处安放的小爪子恨不得上去触碰一下,好通过触感分辨出这到底是一团毒雾还是一个人。

    眼前的曼妙身型可是细致到发丝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精灵耳,人鱼线,她感觉就在这么一瞬间,她的三观已经崩塌的差不多了。

    “绿了绿了!女神绿了!迦娜你怎么绿成这么一坨?……emmm这跟我认识的女神有些出入……”

    杰诺的话让迦娜眼神一窒,随后瞬间爆炸,浓缩的毒气迅速扩散,很快又重新填满整个天井。

    “啊!怎么会这样!都怪你把女神吓跑了!”

    奥莉安娜生气的捶了杰诺一下:

    “不要随意评论女孩子的外表啊啊啊!”

    “可她不是人啊!”

    “神也一样!啪!神更需要维护形象的好不好!”

    上一秒还是无神论者的奥莉安娜,下一秒已经成为了迦娜最忠实的拥趸。

    就在满座皆惊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事情引发者之一的工作服男人,已经带着小孩神秘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