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 第1135章 【1135】,这还一个比一个更狠了

第1135章 【1135】,这还一个比一个更狠了

    第1135章1135,这还一个比一个更狠了

    余艳在心底里暗暗后悔。

    果然,当年只是让他们变成废人,还是自己太善良了,自己当年就应该直接断了他们两个人的生机才对呢。

    现在

    余艳翻看的速度可是要比岳严冷看得速度快得多。

    所以半份卷宗,余艳很快便看完了。

    然后她将手伸向岳华衣。

    “华衣,把你手里的东西给娘看看,娘倒是要好好地看看,你大哥和你二哥到底是怎么编排的我呢,呵呵,果然是没有太精彩的,只有最精彩的呢。”

    岳华衣的脸色虽然也非常难看,可是却还是将手里的半份卷宗递给了余艳。

    余艳也同样是以一种飞快的速度翻看了一遍。

    然后余艳看向岳严冷。

    “家主,这里面的事儿,我一件也没有干过,而且我还想要问问大公子和二公子呢,这么多年来,我余艳自问,我对得起岳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人,他们为什么要如此的编排我。”

    余艳在说这话的时候,高耸的胸脯也在剧烈地起伏着。

    那张脸上也恰到好处地露出了委屈的神色。

    而这个时候,一直躲在屋子里的岳华峰,岳华川,岳华岭,岳之华四个人也立刻冲了出来。

    “爹,爹,你不可以只相信大哥和二哥的话啊。”

    “就是,大哥和二哥一直对我娘很有意见。”

    “而且爹,你也要想想啊,大哥和二哥天天没事儿就呆在屋子里,除了胡思乱想还能干什么,这些事儿说不定就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呢!”

    “爹,我们才是一家人呢,大哥和二哥自从出事以后,平素里都不愿意见爹呢,所以只怕他们的心里也是恨爹的。”

    而余艳则是立刻委屈地抱着自己生的四个孩子各种的抹眼泪啊。

    百里落嫣看着那很快便哭做一团的母子四个,她是真的忍不住了。

    “嗤!”直接笑出了声音。

    而百里落嫣这么一笑,铁漠和花方两个人立刻也跟着笑了起来。

    于是三个人这么一笑。

    余艳母子五个人,哪里还能再哭得下去了。

    当下这母子五个人,可是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一时之间这五个人便全都恨恨地直盯着立在黑龙头上的青衣少年。

    “喂喂,你们不用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你们继续,我就是看到了好笑的地方,所以才想要笑一下的。”

    “你们就当听不见好了!”

    百里落嫣大方地道。

    听到了她这话的人,一个个的嘴角不禁全都风中凌乱了。

    这怎么可能当成是听不到呢。

    所以

    少年你,你要不要这么大方啊。

    花方与铁漠两个人更大方,居然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向着百里落嫣竖起了大拇指。

    “凌公子,你太牛了。”

    “厉害了,凌公子!”

    被凌公子这么一搞,下面那戏精的母子五个人哪里还能演得下去啊。

    岳之华泪眼迷蒙地看着百里落嫣。

    “凌公子,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可是现在这事儿事关重大,还请凌公子”

    说着,岳之华眼里的眼泪珠子便立刻成双成对地落了下来。

    不得不说,美人垂泪的模样还是挺好看的。

    但凡这个男人不是铁石心肠的,都会心生怜惜。

    可是岳之华却不知道她现在如此作为,可是当真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其实吧,这卷宗里的内容是真还是假,其实很好查的啊,我就不知道你们这边有什么可辩的,还有岳家主那边又有什么可为难的。”

    百里落嫣道。

    一听这话,大家更是目不转睛地直看向了百里落嫣,等着她往后说。

    特别是岳严冷已经急急地道。

    “不知道凌公子有什么好主意,还请凌公子明示。”

    百里落嫣微微一笑,然后打了一记响指。

    “岳家主我会读魂与搜魂之术,只要我拿着一枚空白的记忆水晶球,然后对尊夫人施展读魂之术,那么她所有的记忆都会通过记忆水晶呈现出来了,所以她到底都干过些什么,这不就一清二楚了嘛。”

    岳严冷有些吃惊。

    “凌公子居然会读魂与搜魂之术?”

    百里落嫣点头。

    “是啊,是啊,如果你舍不得用读魂,也可以用搜魂啊。”

    岳严冷的嘴角一抽。

    好嘛,这还一个比一个更狠了。

    不过岳严冷倒是也没有犹豫,直接点拱手道。

    “既然如此,那么便请凌公子对余艳施展读魂之术吧。”

    “好的!”百里落嫣这一次答应得可是非常痛快。

    一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岳华衣便明白了,这丫头根本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当然了,还有一点原因,那就是,她这分明是在帮岳家的忙。

    这个丫头啊,虽然嘴巴上说的话挺狠的,可是实际上,她到底还是看在了他们两个人交情的份上。

    “不行,我不同意!”余艳却是尖声叫了起来。

    这种事儿,她怎么可能会同意。

    不管是读魂还是搜魂,在那样的情况下,她都不可能会保住一星半点的秘密。

    而岳华峰,岳华川,岳华岭,岳之华又立刻哭做了一团。

    “爹,不可能啊,怎么可以让这个凌青竹这么对娘呢!”

    “是啊,爹,娘这么多年操持岳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所以爹,不可以啊。”

    “爹,儿子求求你了,这个凌青竹根本就没有安好心。”

    “爹,你这是摆明了想要逼死我们和娘亲吗?”

    铁漠疑惑了,他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问道。

    “咦,这、哭死哭活的又是几个情况,人家凌公子也没有怎么样你们的娘啊,而且搜魂会伤害到灵魂,可是读魂又不会伤害灵魂,你们既然相信你们的娘是无辜的,那么不是更应该想办法证明你们的娘是清白的吗?”

    “读魂,这可是多好的办法啊,你们为何不愿意呢?”

    “莫不是你们果然心里有鬼!”

    铁漠的这个问题,令得那母子五个人一时之间居然没有人能说得出话来了。

    而岳严冷已经冷声做出了决定。

    “读魂,如果读魂证明余艳你是清白的,那么我负荆请罪,读魂的结果如果证明你不是无辜的,那么安着族规,处以极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