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奎尔丹尼小屋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奎尔丹尼小屋

    黑暗之门十八年,阿尔萨斯只是一名遭到淘汰的白银之手见习骑士,还没有掌握让整个世界为之恐惧的力量。

    吉安娜不屑于出手,另一个原因是对时间的未知畏惧,来自未来的她若是杀死阿尔萨斯,谁也不知道会引起何等可怕的反噬。

    经过深思熟虑,吉安娜想到了萨尔。

    萨尔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如果需要承受反噬之力,萨尔的抵抗力应该更强些。

    潺潺的溪水缓缓流淌,数百兽人在河边辛苦劳作,搭建属于萨尔的城堡。

    萨尔的属下不足千人,和所有初获成功的英雄一样,最先渴望的是奢侈享受。

    持着皮鞭,萨尔亲自监督兽人工作,每天都有不听话的兽人被他折磨致死。

    面对这位恐惧的恶魔,兽人们表现出软弱的一面,温顺如绵羊。

    “废物们,努力劳作吧,你们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为我服务,我就是一切。”

    萨尔得意的哈哈大笑,折磨兽人是他最大的乐之一。

    一阵诡异的风吹来,一旁化作人形的瓦里玛萨斯面色大变,急忙开启军团传送门逃走。

    萨尔不知所措,狂风如一张毛毯般裹住了他的身躯。

    一阵天旋地转后,萨尔被直接扔到地上,绿油油的草地,几头狮鹫冷冷的看着他。

    “这是什么地方?”

    萨尔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脸上陪着笑脸道:

    “不知道是那位送我来的,有什么要求只管吩咐,我一定完成。”

    “你用什么武器?”沙哑难听的声音问道,听不出是男是女。

    萨尔楞了一下:“斧头。”

    一把锋利的战斧掉落在萨尔面前,还有一个黑色的面罩。

    “戴上面罩,起来,沿着路向北走,你会看到一个小山坡,山坡上建造着一座精灵风格的院落,我帮你拖住精灵,你去杀掉与精灵在一起的年轻人。”

    萨尔急忙捡起斧头,眼珠乱转。

    为了不引起萨尔的顾虑,吉安娜提醒道:“年轻人是洛丹伦的王子,阿尔萨斯,以你的实力杀死他非常轻松。”

    萨尔咧嘴一笑,松口气道:“我知道阿尔萨斯,杀他轻而易举。”

    奎尔丹尼小屋,高等精灵萨尔多.浅流制作弓箭,一旁,年轻的阿尔萨斯王子收拾着猎物。

    阿尔萨斯一头金发散乱,目光颓废,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还好他的手很稳,萨尔多想提醒他专注工作,可惜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萨尔多知道阿尔萨斯在想些什么,微笑道:

    “你还在想你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建立的收容所为整个东部王国带来了灾难,他对兽人的仁慈是对我们的残忍。”

    阿尔萨斯的脸垂了下来“我想不通,他为何要那样做。”

    “因为珍惜性命。”萨尔多道:“人类的寿命不长,格外的珍惜短暂的时光。”

    阿尔萨斯耸耸肩道:“你说得没错,我还记得洛丹伦围城之时。乌瑟尔,他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竟然出城与兽人决战,原本兽人饥肠辘辘,已经快要饿死了,结果一下子有了足够的军粮。那场战斗太惨了,洛丹伦最后的年轻人几乎全部阵亡,我的父亲就在城头上。”

    阿尔萨斯叹口气,继续道:“我注意到了父亲的神情,他被吓坏了,脸是黑色的,你能想象么,洛丹伦的国王,人类七大王国最后的中流砥柱,竟然被一场战斗吓破了胆。那次战败我的父亲有责任,是他力排众议,支持乌瑟尔的决定。”

    “乌瑟尔!”萨尔多.浅致的眉毛动了动:“白银之手有很多天才,为何泰瑞纳斯会相信这么个蠢货。”

    “因为圣光选择了乌瑟尔,他是伟大的光明使者。”阿尔萨斯无可奈何道:“圣光大于一切。”

    “代价是整整一代洛丹伦的年轻人成了兽人的食物。”萨尔多撇撇嘴道:“我对圣光并无偏见,只是你们太相信圣光了。”

    “我也有同样的想法,所以圣光放弃了我。”阿尔萨斯神情落寞。

    “你的病不要紧吧。”萨尔多担忧的问道。

    “说不好,总的说来没有坏处,咦?”阿尔萨斯神情一动,抓起墙上的宝剑:“有人来了。”

    阿尔萨斯有着敏锐的直觉,总是能提前感觉到危险,

    “是谁?”

    萨尔多.浅流急忙抓起弓箭,做工精良的精灵弓箭如软趴趴的面条般。

    “魔法!”萨尔多.浅流吃了一惊,随后自己也中招了,身体软绵绵没有力气。

    阿尔萨斯持着宝剑,守护在萨尔多.浅流身边。

    “快走,不要管我。”萨尔多.浅流高喊道。

    阿尔萨斯一动未动,目光无比坚毅。

    带着黑色头罩的萨尔大踏步走进来,哈哈一笑道:“阿尔萨斯,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兽人。”

    阿尔萨斯一个健步冲上去,手中的宝剑刺向萨尔。

    如果是有经验的老兵,应该懂得与兽人缠斗,消耗兽人的体力。

    兽人的长处是爆发力,人类的优点是耐力,硬碰硬人类必输。

    可惜阿尔萨斯的战斗经验并不足。

    萨尔轻蔑的一笑,手中的战斧迎上宝剑,以兽人的力气轻松磕飞宝剑。

    两把武器碰撞在一起,脆生生金铁相交的声音响起。

    萨尔向后退了几步,胸膛中气血翻腾,他竟然是力气较差的一方。

    阿尔萨斯并未趁势追上来,刚才那一瞬有如神助一般,好似有十几个人帮他一起用力。

    这种感觉太玄妙了,阿尔萨斯无法把握,仔细体会着那一瞬间的感觉。

    “该死,我上当了。”

    萨尔何等精明的人物,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绝不逞强,头也不回转身就逃。

    不远处的吉安娜看得目瞪口呆,喃喃道:

    “这难道也是历史的必然?”

    因为萨尔的偷袭,阿尔萨斯因祸得福,融合了天赋能力,虽然这仅仅是初始。

    日后阿尔萨斯不可限量的天赋,就是因为今日的开窍。

    间接促成了阿尔萨斯觉醒,吉安娜如吃了苍蝇一般恶心,然而她并未失去理智。

    “水摩多,杀了他。”吉安娜命令自己的水元素。

    变成水元素的水摩多一脸的苦涩,身为穿越者,当然也清楚时间的禁忌,只能晃晃悠悠进入院子。

    一头高大的水元素。

    那种玄妙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阿尔萨斯希望能够在战斗中再次找到那种感觉,毫不犹豫冲向水摩多。

    “我败了,我败了。”水摩多无心恋战,甚至不敢对阿尔萨斯发动袭击,学习萨尔转身就逃。

    “真是无用,一个比一个废物。”

    吉安娜咬紧牙关,这次任务太重要了,拼着未知的反噬,也要不顾一切杀死阿尔萨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