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食物下毒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食物下毒

    狱卒抬着维伦和安度因到一旁的房间休息。

    两人都已经是奄奄一息,肠穿肚烂,四肢只剩下白骨,若不是圣光维持着他们的生命,早就已经死掉了。

    强大的圣光医治了他们的伤势,狱卒送来了饮食,安度因和维伦都饿坏了,狼吞虎咽的吃着。

    安度因泪流满面:“圣光在上,我们要被加尔鲁什折磨多久。”

    维伦精神萎靡,无精打采道:“根据我的估计,对加尔鲁什的审判要持续多时,可能要拖上半年到一年时间。”

    安度因吓得面无人色,忆起匕首在身上划过的痛苦,一天都不想忍耐:

    “先知维伦,你必须想想办法,我们不能这样下去。”

    维伦哭丧着脸道:“安度因,这是圣光对我们的考验,我们应该心怀喜乐的接受和感恩。”

    安度因忐忑不安道:“不,不,那加尔鲁什就是一头凶残的野兽,他一定会变本加厉,想出更可怕的手段折磨我们。”

    维伦无可奈何道:“我又何尝不知道加尔鲁什的凶残,可惜我也无能为力,拉希奥封印了我们体内的圣光,除了治疗法术外,其他的法术都无法施展,这里是加尔鲁什的牢笼,何尝不是我们的牢笼。”

    安度因气愤的以拳捶地:“我本想把暴风城的百姓喂给加尔鲁什,讨他的欢心,没想到竟然把自己陪进去了,我不甘心呀。”

    维伦嗓音低沉道:“圣光早已经预言了加尔鲁什的命运,他的成就要远远超过救世主萨尔,在加尔鲁什落难的时候讨好他,能够赢得他真心的对待,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只是希望未来加尔鲁什功成名就,能够记得我们的恩德。”

    一个脆生生,优美动听的声音传来:

    “先知维伦,枉你活了几万年,难道还看不透兽人的本性,他们的心中从来不知感恩是何物,无论你用何种态度对待兽人,他们对你只有凶残和杀戮,德莱尼人遭到兽人屠杀就是最好的例子,你为何还不能醒悟。”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角落中出现一个人影。

    虽然用黑布遮住了面孔,披着厚厚的斗篷,依旧能够看到曲线玲珑,身材曼妙。

    从气质上判断,这是一名高等精灵女子。

    “你是谁?”安度因不安的问道。

    高等精灵女子目光凌厉:“我问你们,可否想摆脱被加尔鲁什当成食物和玩物的命运?”

    “你有办法?”安度因期待的问道。

    “只要加尔鲁什一死,你们就自由了。”高等精灵女子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恨意。

    维伦捋着胡须思索了半晌:“原来是你。”

    安度因也点了点头:“我也猜到了,难怪你希望加尔鲁什去死。”

    高等精灵女子并不奇怪:“不错,加尔鲁什若是不死,我的心难安,你们应该清楚我对加尔鲁什的恨。”

    “这又是何苦呢?”

    安度因摇摇头,遗憾的叹息一声:

    “早就听说凯尔萨斯王子的一位远房表妹暗恋大酋长加尔鲁什,求爱不成反生恨,可惜缘分是不能强求的。”

    维伦以老前辈的口吻道:“年轻人,听老夫一言,跨越种族的虐恋不会有好结果。”

    高等精灵女子没想到是这个结果,稍稍一愣,也不做解释,从怀中掏出一黑一白两颗药丸。

    “这是银月城配置的宫廷秘药,单独一颗没有毒性,但如果两颗一起吞服,就会受尽痛苦折磨而死,我知道你们恨加尔鲁什,只要你们一人服下一颗药丸,加尔鲁什吃了你们的肉很快就会毒发而亡,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两颗药丸放在安度因和维伦面前,高等精灵女子冷冷道:

    “是否服下这两枚药丸就在你们一念之间,我要提醒你们,因为青铜龙凯诺兹的参与,对加尔鲁什的审判短期内不会有结果。”

    说罢,高等精灵女子扔出一团烟雾消失不见。

    白虎寺戒备森严,高等精灵女子不敢多做停留。

    望着眼前的两颗药丸,安度因不确定的说道:“要吃掉么?”

    维伦摇了摇头:“安度因,圣光的预言是不会错的,加尔鲁什注定成为艾泽拉斯之主。我虽然清楚兽人的本性,也不得不赌上一次,希望加尔鲁什能够心软一次,这是德莱尼人唯一的活命希望。”

    安度因不信圣光的预言,德莱尼人的悲剧就是最好的证据。

    但安度因有自己的想法,这些年来,他早已经看惯了尔虞我诈,人间险恶。

    瓦里安的懦弱和无知,吉安娜的奸诈阴险,正值的伯瓦尔公爵下场凄凉,都在悄悄影响着安度因。

    想要坐稳暴风城的王位,必须得到月神艾露恩的支持。

    加尔鲁什未来的成就,意味着他得到了月神艾露恩的欢心,讨好加尔鲁什就等于讨好月神艾露恩。

    为了人前显贵,高高在上,为所欲为,安度因告诫自己必须忍受非人的折磨。

    打定了主意,安度因道:“我这就毁掉药丸。”

    安度因抬起手拍向白色药丸,药丸的外壳碎裂,从中爬出一条白色虫子,胖乎乎的如同蚕宝宝。

    几乎同时,黑色药丸也碎掉了,爬出一条黑色虫子。

    一黑一白两条虫子坚硬如铁条,动作甚是敏捷,安度因和维伦无法使用攻击类法术,对它们无可奈何。

    两条虫子轻轻一跳,跳到了安度因和维伦的嘴边,。

    “闭上嘴,咬紧牙关。”维伦提醒道。

    不料,两条虫子从他们的鼻孔快速钻进去,很快不见了踪迹。

    “我们该怎么办?”安度因面如死灰。

    维伦皱着眉头,暗暗思索着。

    第二天一早,睡梦中的安度因被狱卒吵醒,押送到加尔鲁什的房间。

    维伦和安度因两人被绑在餐桌上,加尔鲁什手中持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打量着自己的早餐。

    “又见面了,先知维伦,安度因王子,这次我想到了更好的玩法。”

    加尔鲁什的眼中带着绝望的疯狂,锋利的匕首刺入了安度因的大腿,割下一大块肉,送入口中慢慢嚼着。

    “知道么,安度因,你的肉不够劲道,维伦的肉又太老了,只有结合在一起吃才有味道。”

    “尊敬的大酋长加尔鲁什,小心有毒。”维伦大声道。

    “什么,有毒?”

    加尔鲁什连忙吐出口中的肉。

    “这群该死的恶棍,难道想饿死我么?”加尔鲁什气愤的抗议。

    安度因终于看到了希望,可以免遭加尔鲁什吃掉。

    不料维伦提醒道:“大酋长,我和安度因中了不一样的毒,只有吃掉我们两人的肉才会毒发,如果只吃安度因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