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山雨欲来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山雨欲来

    希尔瓦娜斯眉头微皱,开始思考什么地方出现了纰漏。

    猛然间,她突然想起,潘达利亚四风谷,半山镇的新光铸兽人繁育基地已经很久没有汇报情况了。

    吉安娜和希尔瓦娜斯一样,都是控制欲极强的女人。

    在修建半山镇繁育基地后,吉安娜以圣光赦令控制了几名兽人将领,以保证他们只向大酋长效忠。

    加尔鲁什和希尔瓦娜斯先后接手后,都觉得吉安娜做的不错,维持原样。

    忠诚固然是好的,但也导致这几名将领缺乏自我决断能力,就是一群牵线木偶,只会机械的执行命令。

    希尔瓦娜斯喜欢这种感觉,毕竟当年幽暗城的被遗忘者,其实也是一群没有主见的木偶。

    只是如今希女王势单力孤,没有安东尼达斯和凋零者帮忙查遗补缺,忙于和食人魔谈判,难免忽略了半山镇。

    然而她并不担心,半山镇可有超过百万新光铸兽人,就是一群猪,也不是短短几天能杀光的。

    派出了一名光铸半人马去半山镇查看,那半人马跨越传送门后,等了好半晌,踪影全无。

    希尔瓦娜斯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派出了更多的半人马斥候,最终只有一少半逃出来,几乎全都带伤。

    “大酋长,不好了,我们遭遇了一群武艺高强的熊猫人,他们太强了。”

    “熊猫人!”希尔瓦娜斯猛的站起身来,从半人马斥候身上的伤势判断,应该是真气所为。

    “难道是影踪禅院的游学者周卓,不对,祝踏岚可不是笨蛋,如果遇到袭击一定会向我求救,也许祝踏岚叛变了?这也不可能,以祝踏岚的实力,那群只是食物的锦绣谷熊猫人,如何能攻下半山镇?”

    缺乏情报,只能胡乱猜测。

    希尔瓦娜斯意识到了自己的短板,她毕竟不是吉安娜,对魔法的了解太少了。

    于是,希尔瓦娜斯找到了元首马尔高克的谈判代表,萨鲁法尔大王。

    “去告诉马尔高克,立刻派安东尼达斯协助我。”

    萨鲁法尔大王一脸的惊讶,摇摇头道:“这不可能,大酋长,你可知道安东尼达斯这样的**师有多么珍贵。”

    希尔瓦娜斯愤怒的嘶吼道:“如果马尔高克不想失去我这位可以谈判的合作者,最好尽快将安东尼达斯派来。”

    萨鲁法尔见对方态度坚决,只能领命离开。

    昆莱山,酒坛集。

    陈.风暴烈酒独自去见怒之煞,这头可怕的煞魔出没之地,大地被煞能所污染,寸草不生。

    还好,怒之煞有自知之明,只在有限几个位置现身。

    最近,怒之煞常在酒坛集附近的一座山坳内休息。

    陈.风暴烈酒进入山坳,因为煞能的污染,万物都失去了颜色,只剩下黑白灰三色,天空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煞能之云,阴森森让人从心底发毛,陈.风暴烈酒一路上忐忑不安,在山坳最深处遇到了怒之煞。

    怒之煞通体呈黑色,有着惨白色的触手,察觉到有人来了,懒洋洋的抬起头。

    “陈.风暴烈酒,潘达利亚最大的叛徒,将无数熊猫人出卖给兽人吃掉,熊猫人无尽的怒意无处释放,成为了我的养料,你可真是一位伟大的英雄。”

    据说熊猫人靠近怒之煞会涌出怒意,甚至迷失本性,奇怪的是,陈.风暴烈酒只感觉全身阵阵寒意、

    “尊敬的怒之煞大人,我是来求煞魔碎片的,祝踏岚与希尔瓦娜斯勾结,在锦绣谷建造了熊猫人饲养基地,将我们可怜的熊猫人当成食材,身为熊猫人的一员,我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需要你的帮助。”

    怒之煞玩味的看着眼前的熊猫人,冷笑道:

    “真没想到,这种话会出自你之口,只是在煞魔面前撒谎毫无意义,我看到的是你的野心,贪婪,对权利的向往,以及沾满血腥的双手,如果我帮了你,熊猫人一定血流成河。”

    陈.风暴烈酒惶恐不安,煞魔能够看穿人心,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但是这非常有。”怒之煞接着说道:“我曾经帮过很多熊猫人,所作所为和你一样卑鄙无耻,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善良之辈又岂能爬上你这等高位,煞魔碎片只是我们脱落的皮屑,我可以给你,只是”

    陈.风暴烈酒大喜:“但有所求,一切都应允。”

    怒之煞讥讽道:

    “陈.风暴烈酒,你以为我会需要你帮忙么?我只是警告你,拿到了煞魔碎片后,若是无法击败祝踏岚,就回来找我。”

    陈.风暴烈酒暗暗惊讶,难道怒之煞愿意出手?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急忙千恩万谢的离开。

    拿到了煞魔碎片后,陈.风暴烈酒和祝踏岚一样,锦绣谷的熊猫人,无论任何出身,都有机会服用煞魔碎片。

    这一晚,浓烈的真气直冲云霄,形成一片略显阴暗的劫云,与祝踏岚一方的熊猫人真气云泾渭分明。

    从双方的真气之云可以判断出,怒之煞的和傲之煞的力量有所区别,陈.风暴烈酒一方胜在人数众多,祝踏岚一方则是质量更优,总体来说势均力敌。

    双方的熊猫人都获得了真气,彼此都变得谨慎起来。

    拥有充足军粮的祝踏岚开始修建工事,修建了一座座堡垒,挖掘出长长的战壕,试图拖入持久战。

    陈.风暴烈酒则有些焦急,毕竟,他没有新光铸兽人提供后勤保障。

    奥格瑞玛,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敲响了希尔瓦娜斯的门,正是**师卡德加。

    虽然没有等到安东尼达斯,有卡德加的帮助,倒也足够了,卡德加开启了一道通往潘达利亚的传送门,派出了不少斥候,很快摸清楚了状况。

    酋长大帐内,希尔瓦娜斯阴沉着脸,事情变得错综复杂,让她很不高兴。

    “我想知道,熊猫人如何一夜之间获得了真气?”希尔瓦娜斯问道。

    这可是熊猫人最大的秘密之一,卡德加也没搞清楚,猜测道:

    “都说熊猫人的真气修炼依靠缘分,后来我查阅了古籍,每当熊猫人一族面临灾难之时,就会有大量熊猫人获得真气。”

    希尔瓦娜斯用力的拍着桌子,怒道:“你说我是灾难?”

    卡德加连忙低下头:“大酋长,眼下双方势均力敌,不如等他们两败俱伤,我们在出兵收拾残局不晚。”

    希尔瓦娜斯摇摇头,冷静的分析道:“祝踏岚控制了半山镇,军粮储备充足,若是拖延下去,陈.风暴烈酒一定惨败。卡德加,我命令你去见陈.风暴烈酒一面,与他达成合作意向,一起对付祝踏岚,既然他能成为萨尔的忠实走狗,为何不能做我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