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战争之王黑手(二)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战争之王黑手(二)

    黑石铸造厂内热浪滚滚,充斥着各种有毒有害的气体。

    辛苦劳作的兽人**着上身,汗流浃背,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这些兽人劳工不能倒下,更不敢倒下,一旦倒在地上就要被投入到火炉内。

    据说这样炼出来的装备有灵魂。

    对兽人苦工的遭遇,加尔鲁什不以为然,在奥格瑞玛他也是这么做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兽人的健康?那是什么?兽人本身也就只是一堆数字而已。

    黑石氏族的强大才是最主要的,每当提起自己是黑石氏族的兽人,顿时感觉高人一等,面上有光。

    格里马克眼热的盯着火炉内的人造火元素,这种火元素能够承受恒星中心的温度,星级战舰不可或缺的核心。

    “这群该死的兽人,竟然把它当成普通的熔炉之魂,暴殄天物呀,我不能让他们毁掉德莱尼人的珍贵研究成果。”

    格里马克开始思考,夺走这个珍贵的火元素不难,但事后兽人一定会发现少了什么。

    黑石兽人的态度重要么?完全可以不在意,但为了之后钢铁部落的建立,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意外。

    当布莱克汉被押到熔炉旁边时,格里马克顿时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放开我,让我自己走。”

    布莱克汉假装满不在乎,打量着眼前高大的熔炉。

    他就要成为熔炉之魂了,必须表现得勇敢些,这样才不会被人瞧不起。

    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布莱克汉突然觉得好笑,都要成为熔炉之魂了,还在乎什么脸面。

    黑石兽人一生辛劳,到最后换来了什么?

    如果我是黑石氏族的酋长绝对不会这样。

    我要带领大家到荒野上狩猎,在夜幕下点燃篝火,自由自在,载歌载舞,追求漂亮的姑娘。

    德拉诺的兽人氏族中,黑石氏族无疑是最先进的,瞧不起那些野蛮的同族。

    但同时也是过得最辛苦,如同活在地狱中的一群可怜虫。

    站在命运的路口上,布莱克汉想到了很多。

    萨满祭司在他的身上绘制着符号,保证他被熔炉烧成灰烬的过程变得漫长。

    他需要经历难以想象的折磨,在无尽的痛苦中与火焰融为一体。

    布莱克汉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勇士,可惜在大酋长汉尼拔面前,他就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

    甚至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

    布莱克汉笑了,逐渐变得满不在乎,为自己悲剧的一生做了总结。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让黑石氏族的人自己选择命运。”

    在萨满的祝福声中,布莱克汉“勇敢”的走向熔炉。

    布莱克汉不敢反抗汉尼拔的意愿,于是主动赴死成了他唯一证明勇敢的方式。

    本质上依旧是懦夫。

    热浪滚滚,火焰灼烧着身躯,胡子、头发、全身的毛发迅速焚烧殆尽,然后就是难以忍受的钻心痛苦。

    火焰从他的口鼻钻入内脏,五脏六腑都在熊熊燃烧,很快变成了灰烬。

    布莱克汉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铁桶,胸膛里装着滚滚烈焰,只有外面的皮维持着兽人的容貌。

    但他还活着!

    按照之前的经验,身体焚烧殆尽,灵魂与火焰融为一体,失去生前一切的记忆,成为熔炉之魂,其实和死了没有区别。

    布莱克汉晃动着身躯,火焰从肌肤的缝隙中迸射,感觉体内充满了力量。

    不对劲。

    周围都是通红的烈焰,但疼痛逐渐消失,反而享受在这种感觉中。

    如同处在热腾腾的温泉中。

    事实上,布莱克汉从未泡过温泉,有生以来就没有洗过热水澡。

    这种温暖的舒适感觉只会出现在梦中。

    布莱克汉闭上了眼睛,他的头脑格外的清晰。

    “我没有死,意外获得了火焰力量,得到了火元素的认可,这大概就是命运的垂青。”

    熔炉之外,望着火焰中不死的布莱克汉,萨满祭司,设计主管以及那些苦工们,全都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布莱克汉很快意识到,外面的人一定先进办法消灭“意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无人能够阻挡我。”

    布莱克汉的拳头包裹着一层火焰,狠狠的砸在熔炉壁上。

    轰隆。

    高大的熔炉不断的摇晃,熔炉内壁出现了龟裂。

    布莱克汉没想到自己的力量变得这么大,一拳接着一拳,高大的熔炉坍塌,滚烫的火焰迸射向四面八方。

    靠近熔炉的兽人来不及发生惨叫,就化作了灰烬,浑身浴火的布莱克汉欣赏着自己新的身躯,发出刺耳的咆哮声。

    格里马克心中美滋滋的,在他的掌心,躺着一朵若有若无,淡紫色的火焰。

    “这件事不能让德莱尼人知道,尤其是先知维伦,只有德拉诺成为德莱尼人的牢笼,他的统治才会稳固。”

    格里马克表情严肃道:

    “只有在黑石铸造厂引起足够的混乱,才能掩盖这个特殊火元素的存在,一个得到德拉诺火元素认可的兽人,虽然极其稀少,但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希望先知维伦不会把目光望向这里。”

    加尔鲁什很是羡慕的看着布莱克汉,这让他想起了与莱登之心融合后,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布莱克汉能打败剑圣汉尼拔么?”加尔鲁什问道。

    格里马克笑呵呵回答:“这不取决于汉尼拔,也不取决于布莱克汉。”

    黑石铸造厂发生了骚乱,原本应该成为熔炉之魂的兽人变成了喷火的怪物。

    督军汉尼拔得知了这个消息,有些惋惜的摇摇头:

    “这头野蛮的兽人,要搞多少破坏,也好,我正愁兽人们没事做,看着他们流汗直到活活累死,真是一件赏心悦目之事。”

    汉尼拔嘴角露出残忍的微笑,少年时,汉尼拔的父亲就是被活活累死的,之后,汉尼拔备受族人欺凌。

    他恨黑石氏族,恨所有兽人,恨这个苦难的世界。

    从那时候起,汉尼拔就发誓,要让所有的黑石兽人都尝尝被累死的滋味。

    汉尼拔打算捡起地上沉重的战锤,像从前一样以一己之力平乱。

    但奇怪的是,他无法举起战锤。

    汉尼拔深深吸口气,低声道:“毁灭者多弗,你不肯借给我力量了么?我们有契约的。”

    毁灭者多弗,生活在戈尔隆德的巨人,一头小山般庞大的玛戈隆,黑石氏族对之敬畏如同神灵。

    汉尼拔心中的恨意引起了多弗的注意,于是双方达成了协议。

    多弗借给汉尼拔力量统治黑石氏族,汉尼拔帮助开采埋藏在地下深处的珍贵矿石。

    多弗沉稳的声音在汉尼拔耳畔回荡:

    “很遗憾,我找到了更好的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