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死亡与赋税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死亡与赋税

    “这才几天呀,獠牙越来越粗大了,皮肤像是砂粒般粗糙。”

    阿塔大帝望着水中的倒影,抚摸着支出来的两根粗大獠牙。

    “肮脏的食人獠血统,恶心。”阿塔大帝嫌弃的骂了一句。

    裹在人流中远离通天之城后,阿塔大帝奔着一个方向前行,只需要克服少许困难,比如解决食物问题,一切就会变得好起来。

    距离通天之城不远处有一个秘密山洞,里面有大量的补给,还有一座古老的传送门,通向遥远的南部。

    赞达拉帝国之外的一座世外桃源。

    那里修建着一座秘密行宫,预备了大群忠心耿耿的仆从,可以保证阿塔大帝在接下来几百年依旧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

    阿塔大帝摸着内衣兜的钥匙,这是开启传送门的凭证。

    原本只有不到一天路程,可惜阿塔大帝很少自己走路,用了三天还没有走到,腹中饥肠辘辘。

    一名戴着尖帽的巨魔坐在路边,打量着路过的阿塔大帝。

    尖帽是税吏的标志,帮助国王收税的一群人,可惜阿塔大帝并不认识。

    “喂,说你呢,老头,你该交税了。”税吏站起身来招呼。

    阿塔大帝大怒,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混蛋,你想死么?你知道在和谁说话么?”

    税吏吊儿郎当的看着阿塔大帝,突然扬起拳头,狠狠的砸在阿塔大帝的脸上。

    阿塔大帝只觉得眼前一黑,半边牙齿脱落,嘴里都是血,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呜呜发不出声音。

    税吏抓起阿塔大帝的脚,一路拖着前行:

    “伟大的阿塔大帝陵墓在修建中,急需要人手,我管你是谁,一个贱种而已,也敢和我叫嚣。”

    乌尔达持着水晶球,一路追踪着阿塔大帝的位置。

    近了,就快到了。

    乌尔达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座正在修建中的陵墓。

    数不清的身影在忙碌着,其中有不少高大的构造体,搬运着巨大的石块,看起来工程已经接近尾声。

    乌尔达注意到,那些有着獠牙锋利的身影,经管劳作无比辛苦,但身上一丝汗水都没有。

    “亡灵生物。”乌尔达暗暗惊诧。

    这里是穆贾巴山巅,诸王之眠的施工现场。

    乌尔达追踪着钥匙的位置,直指一名年轻的巨魔。

    无论是王室还是平民,亦或是巫医和祭司,赞达拉人都已经变成了獠牙怪物。

    奇怪的是,这位衣着华丽的年轻人依旧面容清秀,獠牙不显。

    在年轻人身边聚集着大群异族人,多数是亡灵生物,手中持着皮鞭,看起来是监工。

    年轻人的手中把玩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钥匙。

    乌尔达不客气的上前,问道:“那来的?”

    年轻人抬头看了乌尔达一眼,面无表情道:“奴隶身上搜来了。”

    “你知道这把钥匙意味着什么?”乌尔达问道。

    年轻人很不高兴:“你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尊贵的达萨王子。”

    异族亡灵围了过来,乌尔达仗着法力高强,并不惧怕:

    “王子殿下,你可知道通天之城发生了什么?”

    达萨面露疑惑。

    赞达拉帝国乱成一团,达萨王子的情报网络早就失效了,身边又都是亡灵,并不了解通天之城发生了什么。

    乌尔达尽量简略的介绍了最近发生的事,以及失踪的阿塔大帝,达萨王子面色阴晴不定。

    “你是说,赞达拉百姓都变成了有獠牙的怪物?”

    乌尔达点了点头:“是的。”

    达萨王子指着自己的脸:“为何我没发生变化?”

    乌尔达思考了半晌:“或许你体内的帝血无比浓郁。”

    达萨王子不能平静了,来回踱步,好半晌才道:

    “之前只有打上奴隶烙印才会变成怪物,现在我的父亲竟然成为了奴隶中的一员,这几日送来的奴隶还没变成亡灵,但我该怎么找到他?”

    达萨王子召集了近几日送来的奴隶,足足有五百多个,几日的辛劳已经折磨得不成人样,从外表无法判断,奴隶烙印又让他们失去神志,记忆模糊,乌尔达挨个问话,没能找到阿塔大帝。

    “达萨王子,现在只有一个法子。”

    乌尔达严肃的说道:

    “只需要采集你身上的一滴血,我就能检测出这些奴隶的帝血浓度,你的父亲身上流淌的帝血,一定比普通百姓浓郁得多。”

    达萨王子伸出右手:“还不快行动?”

    一滴鲜红的血液在玉盘中流淌,随着无数符号闪烁,达萨王子的头顶闪烁着耀眼的金色光芒,这代表浓郁纯净的帝血。

    乌尔达持着玉盘靠近五百奴隶。

    奇怪的是,奴隶们的头顶没有任何光芒出现。

    “这怎么可能?”

    乌尔达试遍了所有奴隶,依旧没有任何效果。

    “按照赞达拉的历史,赞达拉人是食人獠与皇室血脉的后裔,或多或少应该有帝血的,为何会是这样?”

    乌尔达挠挠头,疑惑不解道:

    “可是实验结果告诉我,包括你父亲在内,赞达拉人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帝血,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是谁在说谎。”

    乌尔达死死的盯着达萨王子:“为何你和他们不同?”

    达萨愣愣的坐在椅子,好半晌才喃喃道:

    “赞达拉人都出生在神庙,但我不是。”

    “咦?”乌尔达露出惊疑之色。

    “我的母亲早早就病故了,父亲告诉我,我是在鲜血沼泽出生的,当时父亲正在巡游中,来不及回到神庙”

    达萨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有异色闪动:

    “小时候我就发现了,我的相貌与父亲和兄弟们都不一样,导致我备受欺凌,父亲最开始很重用我,但后来也放弃了,发配我到这里修建陵墓,难道我是捡来的?”

    达萨眼睛一红,呜呜哭起来。

    乌尔达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深表同情,问道:

    “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

    达萨擦着眼泪:“诸王之眠已经快要竣工了,我要尽快结束这里的工程,回到通天之城主持大局。”

    “那些这些奴隶呢?”乌尔达指着五百多奴隶。

    达萨阴沉的说道:“按照规矩,殉葬。”

    之后,乌尔达走遍了赞达拉全境,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赞达拉的帝族已经灭绝,达萨王子可能是最后一个后裔。

    如今的赞达拉人,其实都是食人獠族,赞达拉帝国名存实亡。

    黑暗权杖中记载的,未必都是真实的

    赞达拉帝国的一座海滨城市。

    堕落之血蔓延,大量赞达拉人死亡。

    尸体来不及搬走,城内弥漫着一股恶臭的味道,萨尔气得暴跳如雷。

    “如果堕落之血就是赞达拉帝国的超级武器,我们打生打死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