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默契(二)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默契(二)

    亲眼目睹这一切后,兽人们敬畏的跪在地上,臣服在麦德安的脚下,同时难以歇止的感动,不少兽人激动的留下泪水。

    兽人形象的麦德安,给了兽人极大的信心,兽人中诞生一位神明,这意味着他们拥有了可依靠的庇护。

    小个子兽人虔诚的问道:“尊敬的光与暗之子,不知该如何称呼您的名讳?”

    麦德安已经成为了神灵,必须传扬他的名,直呼其姓名就显得非常不礼貌,麦德安沉吟半晌后,高声道:

    “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天命之主宰,我无所不能,必将统领整个宇宙。”

    兽人们激动得浑身发抖,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天命之主宰麦德安,他的名声将在今晚传遍奥格瑞玛。

    麦德安心中如同藏着一个小魔鬼般,乐开了花,他很清楚这群兽人并不都是傻瓜,比如这个小个子兽人就知道怎么回事。

    但他并没有揭穿麦德安,而是明智的推波助澜。

    这个世界是属于聪明人的,揭穿麦德安获得不了任何利益。

    而利益往往散在那些相信谎言的笨蛋手中,用谎言从笨蛋手中得到实惠,这才是聪明人应该做的。

    麦德安大声道:“我的民必将像海滩上沙一样多,如同天上的繁星一样无穷无尽,去吧,受到压迫的兽人,站起来吧,向那魔鬼举起反抗的旗帜,我必将成为你们坚实的后盾。”

    信仰的力量非常可怕,就如小个子明明清楚这是谎言,但心中依旧涌出一股无畏的勇气,大声高喊着天命之主宰。

    麦德安满意的笑了笑,一位神秘的神灵不应该长久露面,必须保持足够的神秘感,他点了点头,化作一团火焰离开。

    在麦德安离开后,帐篷恢复成原状,兽人们再次叠在一起。

    兽人都惊叹于麦德安魔法的强大,就连空间都听从他的号令,可惜兽人们并不知道,麦德安只是施展了一个小技巧,将他们传送到奥格瑞玛之外的空地,一间更大的帐篷内。

    麦德安的群体传送术比不上吉安娜,但传送一小段距离还是没有问题的。

    在人群之中隐藏着加尔鲁什的密探,将今夜的见闻通过秘密渠道送到了试炼谷大兽穴,巨魔洛克汗认为这个情报非常重要,立刻向加尔鲁什汇报。

    加尔鲁什闻言大喜,拍手赞道:

    “好,真是太好了,奥格瑞玛的兽人终于觉悟了,他们应该明白,我才是部落的大酋长,只有我有资格统领奥格瑞玛。”

    加尔鲁什喜不自禁,仿佛明天就能回到奥格瑞玛,一脚将寇加尔从王座上踹下来。

    却听洛克汗低声道:“大酋长,你不觉得,麦德安做的太好了么?”

    加尔鲁什微微吸了一口凉气,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麦德安此举,等于掌握了奥格瑞玛的神权。

    那么身为大酋长的加尔鲁什,他的权势就要被分出一部分,加尔鲁什绝不会为自己树立一个政敌,约束自身的行为。

    “该死,这一定是麦迪文的阴谋,果然,他急不可耐的想要控制奥格瑞玛,我绝不会让他成功的,可惜麦德安是麦迪文之子,我拿他毫无办法。”

    加尔鲁什焦急的走来走去,心情陷入晦暗。

    洛克汗低声建议道:

    “大酋长,新的运兵船已经打造完毕,何不命令青铜龙为我们送来一些兽人士兵,我觉得有两万全副武装的士兵就够了。”

    加尔鲁什眼前一亮,立刻明白了什么,狞笑道:“不错,麦德安我们解决不了,但一位没有信徒的神灵,他什么都不是。”

    暮光高地,鲜血峡谷。

    莫格霍尔听到纳兹戈林劝他走出去,顿时面色微变,警惕的问道:“将军,你这是何意?祖鲁希德酋长待我不薄,将女儿嫁给了我,我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

    纳兹戈林眼珠一转,笑嘻嘻道:

    “莫格霍尔老弟,你误会了,祖鲁希德酋长乃是盖世的英雄,在兽人酋长中,他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我对他非常敬佩。”

    莫格霍尔并未放松警惕:“将军,你的酒虽然好,但请不要挑拨我与酋长的关系。”

    纳兹戈林感觉到了挫败,但他不会放弃,故意问道:

    “我听说祖鲁希德酋长曾经在外域帮助伊利丹训练虚空龙。”

    莫格霍尔点了点头:“是的,我就在那时候在酋长身边效命。”

    “你可知伊利丹败给了谁?”纳兹戈林面色凝重的问道。

    莫格霍尔沉默了好半晌,才不甘心的说道:“萨尔。”

    纳兹戈林抑扬顿挫道:“萨尔乃是艾泽拉斯的救世主,功勋卓越,名声显赫,无人能敌,那时候我们的大酋长只是纳格兰的一位农夫,受到一位老兽人的关照,没错,就是阿格娜的父亲。”

    关于加尔鲁什的往事,莫格霍尔非常感兴,支起耳朵认真听。

    纳兹戈林继续道:

    “你应该听说过,大酋长加尔鲁什的父亲是威名赫赫的格罗姆.地狱咆哮,可惜那时候做了阶下囚,在萨尔的身边连一条狗都不如,大酋长闻听此事大怒,发誓要解救自己的父亲。阿格娜的父亲并不同意,百般阻拦,甚至以阿格娜的婚事相威胁,大酋长与阿格娜青梅竹马,早就暗生情愫。”

    “后来呢?”莫格霍尔好奇的问道。

    纳兹戈林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

    “都说阿格娜的父亲是病死的,大酋长才能逃出桎梏,走出小小的纳格兰,从此平步青云,一飞冲天,成为名扬艾泽拉斯的大英雄,部落的大酋长。但一次酒醉后,大酋长亲口和我说,是他杀死了阿格娜的父亲,而且并不后悔,这也是大酋长与阿格娜反目的原因。”

    纳兹戈林说得煞有介事,莫格霍尔低着头只顾喝酒,沉默不语,其实内心早已经受到触动。

    眼见着有戏,纳兹戈林继续加了一把火:

    “我们兽人一生短暂,稍有疏忽就年老体衰,无力作战,兽人一辈子辉煌的时间就这么几十年,若是不拼搏,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大酋长若是不走出那决定性的一步,谁又认识纳格兰的一位农夫?”

    莫格霍尔抬起头来,面无表情道:“将军请回吧,我要休息了。”

    纳兹戈林起身告辞,莫格霍尔虽然喝的不少,但却一夜未睡,他想到了很多。

    兽人一生短暂,怎能就这样白白浪费。

    莫格霍尔一向自视甚高,觉得自己英雄盖世,若是有机会,也能和加尔鲁什一样享受万人敬仰。

    第二天一早,莫格霍尔从床上爬起来,目光炯炯,精神头特别好,他已经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