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报应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报应

    卡拉赞。

    还是一个青雉少年的麦德安战战兢兢进入书房,怀着无尽的恐惧来见父亲,难得的是,麦迪文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麦德安小心的侍奉在一旁,低声道:“加尔鲁什的使者找过我,他们愿意归还守护者之仗,我真的不知道法杖在加尔鲁什手中。”

    丢失守护者之仗后,虽然麦迪文并没有怪罪他,但那嘴角边时隐时现的阴沉笑容,使得麦德安每天都生活在噩梦中。

    麦迪文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守护者之仗在加尔鲁什手中,当年萨尔为了保密,亲手杀死了献上守护者之仗的盗贼,我全都一清二楚。”

    麦迪文站起身来,他的身材高大,黑色的长袍无风飘动,衣襟上绣着火焰,望着卡拉赞外苍茫的天空道:

    “在我眼中,萨尔就如同一只臭虫,随时可以碾死,你可知道我为何不拿回守护者之仗?”

    麦德安摇摇头。

    “那样会显得我毫无气度,我一直在等待时机,今日萨尔的处境就是他最好的惩罚。”

    麦德安小声道:“使者提出了要求,请求我进入奥格瑞玛,说服那些兽人反抗寇加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在担心什么,我的孩子?”麦迪文问道。

    麦德安目光飘忽不定:“加尔鲁什让兽人百姓等死,寇加尔给了他们生存的机会,我怀疑他们恨死了加尔鲁什。”

    麦迪文呵呵一笑:

    “孩子,你要记住,永远不要用你的主观来揣摩他人,你认为理所当然之事,在兽人看来截然相反,就如有些魔法我无法传授给吉安娜,很简单的魔法,但她就是搞不懂。”

    麦德安挠挠头,不解的问道:

    “也就是说,他们是支持加尔鲁什的,这说不通呀。”

    麦迪文淡淡一笑:

    “没错,兽人心中对加尔鲁什充满了怀念。只要你混入其中,稍加鼓动,他们马上就会反抗寇加尔的统治,这就是兽人的本性。多数时候他们很难分清楚善恶,或者说,他们对加尔鲁什的崇拜已经超过了生命本身,无论加尔鲁什怎么残害他们,他们依旧视之为大酋长。”

    “我不能理解。”

    “待你成熟一些,你就能明白,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黑白分明。”麦迪文认真的教导。

    有了父亲的保证,麦德安总算松口气,恭敬的行礼下去了。

    麦迪文想了想,拿起羽毛写了一封信,阐述了麦德安与兽人之间的交易,并且详述了麦德安将要潜入奥格瑞玛。

    麦迪文吹了声口哨,一只乌鸦飞进来,叼走了信,径直飞向奥格瑞玛。

    寇加尔察觉到了异样的魔法波动,见到一直乌鸦落在窗前。

    “有,这是麦迪文的乌鸦。”寇加尔小心的打开窗户:“哦哦!一封信,麦迪文送给我们的信。”

    打开信看后,寇加尔两个头颅不约而同露出了疑惑之色。

    “这是何意?”寇晃动着脑袋问道:“难道麦迪文让我们抓住那个小家伙,然后将他放入油锅中烹炸?”

    加尔有不同意见:“我觉得这是麦迪文的阴谋,或者麦德安只是诱饵,真正的主事者偷偷展开行动。”

    寇加尔来回踱步,身上的眼睛不断转动着。

    寇担忧的问道:“你觉得麦德安能成功么?假设我们不予理会的话。”

    “当然。”加尔不假思索的说道:

    “我们给了兽人百姓什么?仅仅是让他们活命,但我们毕竟不是兽人。加尔鲁什给他们的是尊严和荣耀,宁可为了加尔鲁什死,也不会为了食人魔而活,对兽人来说这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

    寇面孔一板,冷笑道:

    “不错,还有大量的野心家,在我们手下只能勉强吃饱,但如果鼓动兽人反抗,侥幸成功了,他们就会赢得加尔鲁什的欢喜,从此大鱼大肉,妻妾成群,他们才不会管普通百姓的死活。”

    “哈哈,我明白了。”

    加尔恍然大悟:“这是麦迪文向我们挑衅,即使我们抓住麦德安,又有什么意义,还会有千千万万个麦德安站出来。”

    寇一脸的为难:“可惜我们毫无办法,除非将所有兽人杀死,奥格瑞玛有整整二十万兽人,即使是我也做不到如此冷血。”

    加尔低声道:“是时候放弃奥格瑞玛了,这座城已经被我们搬空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寇攥紧拳头,有些委屈的说道:“可我不甘心,那些该死的兽人,竟然这样对待我们的,善意。”

    加尔冷笑道:

    “放心,将他们交给加尔鲁什,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

    暮光高地。

    纳兹戈林站在帐篷外,焦急的等待着。

    这里是龙喉氏族的营地,鲜血峡谷的正中央。

    不远处就是龙喉氏族酋长祖鲁希德居住的帐篷,不知道用了多久,补丁落着补丁,生活在暮光高地的龙喉氏族以穷困著称,传说前几年遭受过灾害,差点灭族。

    “该死的祖鲁希德,早晚有一天我会扭下你的头颅。”

    纳兹戈林暗暗咒骂,祖鲁希德让他等在这里,已经过去了大半天的时间,纳兹戈林站得双脚发麻,内心充满了怒火。

    没有多久,帐篷的布帘揭开,龙喉酋长祖鲁希德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他的女婿莫格霍尔。

    祖鲁希德是一头健壮的老兽人。

    他的身材不高,但身体极为健硕,目光锐利,披着一件旧皮袄。

    相比之下,年轻的莫格霍尔经管相貌不凡,但脚步有些虚浮。

    “瞧瞧我们尊贵的客人。”祖鲁希德大声道:“纳兹戈林,你在这里等了多久?”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纳兹戈林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只是站了一小会儿,这不算什么。”

    祖鲁希德冷冷道:“当然不算什么,当年龙喉氏族遭遇灾难,百姓们没有吃的,我在萨尔的帐篷前等了七天七夜,带来的干粮吃光了,最后饿得昏迷过去,也没等到萨尔的接见。”

    纳兹戈林楞了一下,辩解道:“大酋长加尔鲁什绝不会这样。”

    祖鲁希德笑眯眯的看着纳兹戈林:

    “萨尔起码允许我等待,前些日子,龙喉氏族受到了消息,寇加尔阴谋夺取奥格瑞玛,我立刻赶到奥格瑞玛报信,在加尔鲁什的帐篷外,他直接派人赶我走。若不是我逃得快,就被杀死在奥格瑞玛的阴沟里。后来我去找你,高贵的大将军纳兹戈林,你让我等了整整十天,最后得知你去了潘达利亚,你只是在敷衍我。”

    纳兹戈林目瞪口呆。

    他这才想起来,前些日子听说一个穿着破烂的老兽人求见,说自己是什么酋长。纳兹戈林忙于潘达利亚的军务,随口说了一句让他等着,很快就忘记了,第二天乘船出海,彻底将之抛弃在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