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石母嫁女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石母嫁女

    海加尔山的传送门再一次改变了目的地,这一次是通往石元素位面,深岩之州。

    吉安娜忐忑不安,她在石元素中并没有熟人,需要直接与石母塞拉赞恩沟通,面对一位真正的元素领主。

    “什么,你说我们要直接面见石母塞拉赞恩?”

    与一位元素领主打交道,瓦里安非常的紧张。

    吉安娜不确定的说道:“塞拉赞恩应该愿意帮助我们,虽然大地之环曾经图谋过她的国度,但毕竟没有成功。”

    瓦里安听后心中一沉,埋怨道:“你是说大地之环得罪过石母,该死,你觉得她会帮我们么?”

    吉安娜迟疑了半晌,但随后坚决的说道:“若是她不肯,我们就让她付出代价。”

    瓦里安呆住了,凡人的血肉之躯,如何与大地为敌。

    吉安娜盯着瓦里安,认真叮嘱道:“当我们面对石母的时候,一定要表现得无比强硬,必须体现出来一位大国国王的风范。”

    瓦里安担忧的问道:“若是惹怒了石母怎么办?”

    吉安娜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高声道:

    “即使石母怒了,也千万不能丢了尊严,瓦里安,你记住,只有勇气才能战胜一切,若是石母塞拉赞恩不肯放出萨尔,就命令你的士兵勇敢的与其交战,让人类的血喷到石母的脸,为了艾泽拉斯人类的尊严,暴风王国毁灭了也在所不惜。”

    如此无意义的牺牲,又有什么意义呢?可惜瓦里安也没什么好法子,为了建功立业,只能硬着头皮顶去。

    瓦里安带领余下的所有军队,浩浩荡荡的通过传送门。

    深岩之州,无数的岩石在天空漂浮,一个个顶天立地的高大土元素缓缓移动,随便一个就能轻而易举灭掉瓦里安的军队。

    相对于其他三位元素领主,瑟拉塞恩较为爱好和平,轻易不会与其他生物发生冲突。

    但这不代表石母是好欺负的,一旦惹恼了这头元素领主,大地开裂,火山喷发,恐怖的大海啸,将是一场生物大灭绝。

    在满是美丽水晶的塞拉赞恩王座,瓦里安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石母,她的身躯实在是太庞大了,以至于瓦里安根本看不到她的面目。

    吉安娜小心翼翼,谄媚的说道:“尊敬的石母,我是守护者艾格文的弟子,来自库尔提拉斯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早闻石母的美貌冠绝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瓦里安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说好的强硬呢?大国尊严呢?

    听到了吉安娜的奉承,石母似乎很开心,骄傲的说道:

    “世人都知道我的美貌,艾泽拉斯从来没有比我更美的生物,这没什么可称赞的,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只是有些奇怪,血肉之躯的人类,为何会为一个兽人而战?”

    吉安娜沉默不语,偷偷使个眼色给瓦里安,瓦里安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脱口而出:“伟大的救世主萨尔为了艾泽拉斯奉献了一切,所有的人类都愿意为了萨尔而死。”

    “是么,我对此表示怀疑。”

    瓦里安突然飘到了空中,一块块石头如流星般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这些石头的速度太快了,若是打在身,能够直接洞穿瓦里安的身躯。

    只吓得瓦里安双腿发软,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急忙哀求道:“石母饶命呀,我不想死。”

    “这难道就是你的勇敢么?血肉之躯?”石母好笑的问道。

    瓦里安平安的回到了地面,双腿无法支撑身躯,一屁股坐在地,吉安娜鄙夷的嘀咕了一句:“真是一个胆小鬼!”

    话音一落,吉安娜也漂浮在空中,承受了和瓦里安一样的考验,吓得吉安娜大声尖叫,哭泣的祈求饶命。

    回到地面的吉安娜比瓦里安还不济,身躯蜷缩成一团,泪流满面,不断的喊着妈妈,整个人已经濒临崩溃。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恢复了一些,吉安娜勉强能够坐在地,只听石母发出轰隆隆的声音:“血肉之躯能够有如此的勇气,已经足够让人钦佩,你们的勇敢让我十分满意。”

    瓦里安和吉安娜都感觉到莫名其妙,他们的表现如此差劲,为何石母还要称赞他们勇敢?难道是讽刺。

    石母继续说道:“在我无尽的生命中,曾经见过太多的血肉生物,虽然你们的勇气连普通的狗头人和鱼人都比不,但比起前些日子混入深岩之洲的兽人和牛头人,已经足够的勇敢了。”

    大地缓缓的开裂,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瓦里安和吉安娜小心的向深壑底部望去,看到了如密林般的石雕,各族的生物都有,比较显眼的是一大群兽人和牛头人,各个面带惊恐,看他们的装束,正是大地之环的成员。

    记得吉安娜说过,大地之环曾经图谋过深岩之州。

    石母遗憾的说道:“他们都经历过和你们一样的考验,可惜没能战胜恐惧,精神崩溃,于是变成了这幅模样。”

    瓦里安与吉安娜的心情顿时好受了很多,虽然他们的表现很差劲,但比起这群废物是要好多了。

    吉安娜鼓起勇气问道:“请问救世主萨尔何在?”

    石母淡淡一笑道:“你们的救世主萨尔就在下面的玄武岩森林中,甘愿变成这无尽森林的一部分,懦弱让他不想离开,无论是谁呼唤都没有用处,他的懦弱和胆怯让我惊讶。”

    瓦里安和吉安娜仔细观察,并没有发现萨尔,突然听到一丝又有若无的哭泣声,循着声音终于找到了萨尔。

    只见萨尔蜷缩成一个球体,头深深的埋在膝部,缩在一个角落中,若有若无的哭泣声正是从他的口中传出。

    吉安娜顿时感觉十分骄傲,比起萨尔,她的表现可谓是相当不错。

    石母讥讽道:“看看他,被禁锢在石头中,无法动弹,毫无知觉,看他的表情,讨好而又谄媚,让我感到恶心。”

    吉安娜小心的问道:“尊敬而又美丽的石母大人,请问如何能救出萨尔?”

    石母塞拉赞恩微笑道:“你的实事求是让我感到欣慰,我决定帮助你们,只是一般的法子无法唤醒萨尔,唯有爱。”

    “爱?”

    吉安娜和瓦里安都是莫名其妙。

    石母意味深长道:“伟大的我并没有忘记爱是什么,只有爱的祝福能够唤醒萨尔,你们愿意为了萨尔轰轰烈烈的爱一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