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萨尔的审判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萨尔的审判

    在希尔瓦娜斯的鼓舞下,尤其是亲眼目睹了亡灵瓦里安的惨死,联盟和部落的领袖们总算是能团结起来。

    只有维纶依旧坐在地,闭目不动,一脸的虔诚,口中喃喃道:

    “仁慈的圣光呀,我愿意接受这残的考验,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这是圣光在考验我的心智,无论山崩地裂,海洋枯竭,世界末日,我侍奉圣光的心永远不变,让幻象来得更猛烈些吧。”

    希尔瓦娜斯气得狠狠的扇维伦的嘴巴子,可是他依旧屹立不动,口中振振有词:“一切都是圣光的考验,如梦幻泡影,转眼即逝,缘起重来,天地轮回,我心依然不动。”

    “先知维伦是傻子么?”希尔瓦娜斯气得大叫。

    维伦的一名侍卫叹息一声道:“当年兽人攻陷了沙塔斯城,我们德莱尼人本来有机会反抗,但可惜维伦就是这副样子,什么也不做,眼睁睁看着德莱尼人遭到兽人的屠戮,他反而笑得很欣慰。”

    原来,在这数万年的逃亡中,维伦无数次经历圣光的考验,在数不清的幻象中,他看到了无数次德莱尼人的灭亡,亲朋好友倒在面前,已经分不清幻象和现实,把一切都当成圣光的考验。

    希尔瓦娜斯无奈抚着额头,难怪德莱尼人如此悲惨,他们的领袖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只能无奈的对那侍卫道:

    “你们的领袖就是一个废物,不要理他,燃烧军团已经攻进来了,我需要所有的德莱尼人拿起武器,与燃烧军团进行决战。”

    德莱尼人侍卫一脸的不解,瞪大眼睛问道:“可是没有维伦的领导,我们如何能够作战。”

    希尔瓦娜斯疑惑的问道:“难道你们不恨燃烧军团么?”

    德莱尼人侍卫分辨道:“我们虽然恨燃烧军团,但只有在先知维伦的领导下,我们才能战斗,没有维伦的命令,我们什么都不做。”

    希尔瓦娜斯气得笑出了声:“呵呵,难怪德莱尼人如此悲惨,你们全都是废物。”

    德莱尼人侍卫怒视着希尔瓦娜斯,大声抗议道:

    “我们德莱尼人创造了伟大的文明,拥有超过五万年的历史,你竟然说我们的废物,我警告你,休要践踏德莱尼人的尊严。”

    燃烧军团就要攻进来了,希尔瓦娜斯放弃了与德莱尼人无聊的争吵。

    德莱尼人原本是阿古斯的艾瑞达人,本是宇宙中最优秀的种族之一,他们的战斗力不比燃烧军团差。

    希尔瓦娜斯原本想让德莱尼人作为主力,现在完全指望不,没有先知维伦的命令,一千德莱尼精锐士兵如同鹌鹑般张皇失措。

    希尔瓦娜斯无奈,只能让牛头人和被遗忘者打头阵,指挥着各族的精锐迎战燃烧军团。

    除了地狱火外,玛瑟里顿手下还有大群的末日守卫,军团卫士,地狱犬等。

    与燃烧军团刚一接触,军团卫士举起了手中的战斧,牛头人队伍最先崩溃,凯恩.血蹄带头逃走,这群身材高大的生物如同没头苍蝇般四散奔逃,很快被燃烧军团击溃,只有凯恩一人逃回了冰封王座。

    牛头人的溃败,气得希尔瓦娜斯大骂,只能让一千矮人精锐顶去,取代牛头人的位置。

    矮人倒是没让希尔瓦娜斯失望,持着战斧的矮人勇敢的与燃烧军团交战。

    可惜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没有多久,被遗忘者和矮人就被歼灭大半,随后,塞拉摩的士兵,血精灵,暗矛部族,侏儒等族接连败下阵来,阵型很快崩溃,大群的士兵遭到屠杀。

    希尔瓦娜斯与各族的领袖再次回到冰封王座,众人都陷入了绝望中,大工匠梅卡托克突然发出尖叫声,指着冻在冰块中的阿尔萨斯:

    “他在笑,他分明在嘲笑我们?”

    众人这才发现,寒冰中的“阿尔萨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下了头盔,露出一个年轻人的面孔,嘴角微微翘。

    弗丁惊讶的发现,眼前的阿尔萨斯非常像自己的儿子泰兰,当然,泰兰如今是一个亡灵,王座的阿尔萨斯明显是个人类。

    眼下形势严峻,弗丁摇了摇头,不在去想。

    轰隆隆。

    燃烧军团的大军占领了冰冠堡垒,玛瑟里顿与萨尔带着大量军团士兵登了冰封王座。

    联盟和部落的领袖们脸色都很难看,他们清楚生死都在萨尔的一念之间,等待着萨尔的审判。

    萨尔得意洋洋望着在场的众多领袖,高声道:

    “天灾军团已经覆灭了,你们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难道你们还不明白?若是没有天灾军团,没有阿尔萨斯这个心腹大患,兽人早就一统艾泽拉斯,哈哈,我们长久以来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凯恩.血蹄一脸谄媚的说道:“伟大的救世主,我们牛头入一族一向是您忠诚的仆从,之后也会一直为兽人提供优质的牛肉。”

    萨尔低声与玛瑟里顿商量半晌,随后,萨尔点了点头道:

    “非常好,凯恩.血蹄,我对你的忠心非常满意,军团有一种退化药剂,可以让牛头人的大脑萎缩,失去直立行走和思考的能力,你们将成为一种新品种的牲畜,专职为兽人提供肉类和奶制品。”

    凯恩.血蹄愣住了,无力的分辨道:“那样做等于让牛头人灭族呀。”

    萨尔瞪大了眼睛,狰狞的大吼道:“怎么,凯恩,你还想要求更多,看来我必须给你一些教训,让你明白兽人的仁慈和伟大。”

    几名强壮的军团士兵冲过来,轻而易举制服了凯恩.血蹄。

    玛瑟里顿挥了挥手,军团士兵们搭建了一座高高的木架,长钉穿透了凯恩.血蹄的手脚,将他钉在木架等死。

    见到凯恩.血蹄如此下场,众领袖都不敢出声,萨尔望向沃金,嘿嘿一笑道:“沃金,这些年来多亏了你的帮助,你为我出了很多好主意,我清楚你的野心,终于可以和你算总账了。”

    沃金急忙跪在地,哀求道:“伟大的救世主,只要能够让我活命,我什么都答应你,甚至可以像地狱咆哮般为你做狗。”

    萨尔咧嘴一笑道:

    “看在你忠心耿耿为我效劳的份,我可以为暗矛部族保留一些族人,服用退化药剂后,暗矛部族将成为忠诚的猎犬,为我们放牧牛头人,感谢兽人的仁慈吧,但至于你,沃金,你知道得太多了。”

    玛瑟里顿如法炮制,也将沃金钉在木架等死。

    不甘束手就擒的希尔瓦娜斯突然发出了女妖的尖啸,高高跃起,搭弓射箭。

    由于萨尔一直躲在军团士兵的身后,所以希尔瓦娜斯的目标只能是深渊领主玛瑟里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