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九百六十一章:国王教诲

第九百六十一章:国王教诲

    “选错人了?”

    罗比不解的望着姆兹多诺。

    姆兹多诺低声解释道:

    “艾泽拉斯世界的网状时间线,导致有无数个瓦里安出现,所以针对瓦里安是无用的,你需要重新选择目标,这个人在艾露恩的计划中不可取代,而且只在我们这个时间流存在,如果此人出了事,那怕月神艾露恩明知道你的目的,也必须复活此人。”

    罗比诧异的问道:“能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人存在么?”

    姆兹多诺点了点头:

    “说来奇怪,恰好有这样一位,在其他的时间流中,我找不到他的存在,在这个时间流,他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他就是提里奥.弗丁。”

    “提里奥.弗丁,时间流中的唯一?”罗比一脸的吃惊之色。

    姆兹多诺神情严肃道:

    “弗丁是一个奇怪的存在,时光之穴曾经造出一个假的时间流,模拟了从前的南海镇,其中就有年轻时的弗丁,这本是诺兹多姆的野心膨胀,挑战弗丁的唯一性,可惜时间流很快就崩溃了,我和诺兹多姆都没找出其中的原因。”

    提里奥.弗丁!

    罗比在心中暗暗念叨这个名字,从未想过在兽人手中受尽折磨的弗丁,竟然是一个神奇的唯一存在。

    姆兹多诺提醒道:

    “你必须谨慎行事,月神艾露恩一定了解弗丁的重要性,如果你真的要杀死他,恐怕会遭遇月神力量的反噬。”

    罗比微微一笑道:“放心,我会采取借刀杀人的法子。”

    瓦里安从噩梦中惊醒。

    在噩梦中,他并不是暴风城的国王,面有五个哥哥,身为国王的第六子,因为性情刚烈,不肯服软,受尽了欺辱和折磨。

    最终重病缠身,医治无效,躺在床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瓦里安费力的睁开眼睛,噩梦逐渐从记忆中消退,无数纷乱的记忆钻入了脑海中,那一幕幕的记忆逐渐清晰。

    他是莱恩国王唯一的儿子,暴风城的国王,亡灵天灾阴谋毁灭这个世界,控制了邪恶的达卡莱冰霜巨魔。

    瓦里安带领五万大军,与部落的加尔鲁什大将军并肩作战,先是攻克了被天灾军团占领的达克隆要塞,又击败了祖达克帝国的军队。

    可惜,瓦里安太过自大,带领大军追击逃跑的霜王玛拉克,不慎陷入天灾军团的包围圈。

    面对着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天灾军团,瓦里安已经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就在这关键时刻,是英勇的加尔鲁什带领兽人大军来救。

    加尔鲁什持着血吼,亲率大军连续突破了天灾军团十五条防线,杀死百万天灾军团,一斧子重伤巫妖王阿尔萨斯。

    瓦里安受到鼓舞,奋力拼杀,在和平之鸽幕僚和皇家侍卫的帮助下,终于突出了重围,见到了前来接应的吉安娜。

    “那场战斗实在太激烈了,我应该是身受重伤,是吉安娜使用传送法术,把我送到了船。”

    感觉到床在微微摇晃,瓦里安确认自己是在大船,正在赶回暴风城,此刻,他的身充满了力量,伤势已经痊愈了,看来光明大教堂的牧师技艺非凡。

    “国王陛下,你醒了。”

    一位幕僚关切的望着他,不知道为何,目光有些躲躲闪闪。

    瓦里安并没有怀疑什么,记忆一点点浮现出来,这位幕僚作战极为勇敢,在最关键的突围战中,重创了天灾军团的大将克尔苏加德。

    “我没事,伤势已经好了。”

    瓦里安坐在床,担忧的问道:

    “我的五万大军如何了?”

    幕僚忐忑不安的望着瓦里安:“国王陛下,你还记得什么?”

    瓦里安有些奇怪,说道:“我记得率军追击霜王玛拉克,被天灾军团围住,好不容易才突破重围,对了,你击败了克尔苏加德。”

    幕僚的神情几经变幻,最终一脸凝重道:

    “没错,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我只是侥幸,只想着为了艾泽拉斯而战,为了联盟而战,为了保卫国王陛下突围,才打败了克尔苏加德,可惜我们的五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瓦里安重重的一拳砸在床,怒火中烧道:

    “我与天灾军团势不两立,发誓一定要杀死阿尔萨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因为我的失误,才导致五万大军的覆灭,回到暴风城后,我会向人民谢罪,请辞暴风城的国王之位。”

    幕僚摸不清瓦里安的脾气,试探着问道:

    “国王陛下,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瓦里安犹豫了一下,为刚才的冲动发言后悔:“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在我的心中,一直都想成为一位伟大的国王,名留青史。”

    幕僚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心道国王陛下还是和从前一样,立刻谄媚道:

    “国王陛下,要想名留青史,成就一番伟业,有两条路可以选。”

    “此话怎讲?”瓦里安露出浓厚的兴趣。

    幕僚夸夸其谈道:

    “一条是充满了艰辛的荆棘之路,您需要严于律己,以身作则,过着如同光明大教堂修士般的生活,杜绝酒肉,拒绝一切奢侈用品,远离所有的个人享受,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治国。”

    瓦里安愣住了,有些后怕的问道:“难道不能宽松些?”

    幕僚无奈的摇摇头:“国王陛下,成就一番伟业,必须付出代价。即使这样,你也未必能够成功,还是有可能被后人大骂。”

    瓦里安沉吟了半晌,问道:“那么第二条路呢?”

    幕僚暗自得意,淡淡道:

    “第二条路就是学习救世主萨尔,奢侈享受,肆意妄为,无法无天,屠戮众生,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只需控制住史官的笔,让暴风城的君王传承延续下去,在你的生前死后,那些敢于说您坏话的,让他们发不出声音即可,你注定是一位伟大的国王,青史留名。”

    瓦里安神情不悦的哼了一声:

    “我当然是选择第一条路。”

    幕僚毕恭毕敬道:“国王陛下,这是暴风王国之福,是联盟之幸,有您这句话,艾泽拉斯得到了拯救。”

    瓦里安摆摆手,问道:“好了,这次损失了五万大军,应该如何应付?”

    幕僚微微一笑,心领神会道:

    “国王陛下,没人知道这五万大军的存在,我会让所有知情者闭嘴巴。”

    瓦里安重新躺下来,心道这样才对。

    但不知道为何,他对这张床,这条船,身边的幕僚和皇家侍卫,甚至整个世界都有一种陌生感。

    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