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四百六十二章:改造伊利丹(一)

第四百六十二章:改造伊利丹(一)

    在萨维斯的心目中,一直觉得坏人只有玛法里奥和泰兰德,虽然感觉到不正常,也不清楚他们的动机,却没想到会与月神艾露恩有关系。

    泰兰德听后勃然大怒,大声质问玛法里奥:“你糊涂么,你这头蠢鹿,若是月神有命令,也只会由我传达给你,并且一定要在月神殿商议。”

    玛法里奥莫名其妙,挠了挠后脑问道:“不是你送给我一封信,说是女神又要对付伊利丹,让我在白天找你商议么?”

    泰兰德目光凌厉,狠狠的瞪了玛法里奥一眼,伸出手问道:

    “那封信呢,拿来我看。”

    “烧掉了。”玛法里奥表情特别的无辜,眨了眨眼睛说道:“不是你在信的末尾让我烧掉的么,我认得你的字迹,上面有月神的气息。”

    字迹可以仿照,但是月神的气息是独一无二的。

    泰兰德听后同样莫名其妙,她清楚玛法里奥办事一向稳妥,一般不会出现纰漏。

    其实这封信是罗比使用克苏恩之眼,参照泰兰德的笔迹仿照的,然后在信上附加上圣光的力量,这个时代的暗夜精灵不知圣光为何物。

    面对未知的力量,敬畏一向多于怀疑,玛法里奥也是如此,他搞不清楚信上是什么力量,于是误认为是月神的赐福,再也没有怀疑。

    泰兰德心中充满了疑问,但她更明白一个道理,不要轻易的揣摩神灵的心思,更不要质问神灵,神灵不喜欢这样的祭祀。

    “好吧,玛法里奥,这件事就此过去,不要在提了。记住,关于伊利丹的事情只能在月神殿里商议。月神殿有月神力量的保护,不会被人偷听去,事关重大,永远不要在月神殿外提起。”

    泰兰德表情威严,横眉立目,充满了权威感。

    玛法里奥似乎很怕泰兰德,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两人谈了些闲话,泰兰德貌似很困,不住的打着哈欠,两人再也没有提到有关伊利丹的话题。

    萨维斯冒出了一身冷汗,罗比看出来,他的面色纠结,内心不断挣扎。

    这个时代,月神的信仰在暗夜精灵中较为低调,只在平民中传播。比如艾萨拉女王等上层精灵,他们只相信自己,拒绝成为月神的信徒。

    但月神所表现出的力量不可小觑,而且信徒众多,萨维斯明哲保身,不想参与其中,他不会为了朋友拿自己的前途冒险。

    罗比决定敲打敲打他,让他认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低声说道:“萨维斯,你要谨慎,这不仅仅关系到伊利丹一个人,还关系到艾萨拉女王,甚至整个暗夜精灵族。”

    萨维斯惊讶的看着罗比,很诚恳的说道:“我不明白。”

    罗比拉着萨维斯来到一块空地上,指着天空的月色道:

    “我想你应该知道,有一支反抗军在暗中集结,试图推翻暗夜精灵的统治,分享永恒之井的力量,其中有龙族,牛头人,巨魔,可能还有熊猫人,魔古人等等。”

    萨维斯听后无以为然,嗤之以鼻道:“一群乌合之众,不足为虑。”

    没错,这个时代的牛头人、巨魔等,和一万年后并没有任何区别。

    可以说任何一个成年暗夜精灵,都能轻松摆平一大群。

    即使是强大的龙族,以暗夜精灵的实力也无需在意。

    “但是如果是月神在背后支持他们,如果他们的领袖是伊利丹怒风呢?”

    萨维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了解伊利丹的实力,也清楚月神信仰的影响力。

    “不,这不可能。”萨维斯连连摇头:“我们暗夜精灵一族是永恒之井的受益者,怎么会反过来推翻自己,没道理呀。”

    罗比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萨维斯,相信以萨维斯的智慧,能够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萨维斯没有让罗比失望,很快就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喃喃道:

    “反抗只是借口,所谓的不公平也仅仅是口号,真正的原因是暗夜精灵中有人想要推翻艾萨拉女王的统治,取而代之,并独自一人拥有永恒之井的力量。

    “艾萨拉女王在上,泰兰德竟然有如此野心?”

    经过罗比的提醒,萨维斯这才想清楚其中的关节,面色一变道:“伊利丹只是他们利用的工具,没错,只有他的力量,才能威胁到女王的统治。”

    萨维斯是一名贵族,他的祖父曾经参加过与巨魔的战争。

    那是一场残酷的战争,算是暗夜精灵族的立国之战,那个时代的暗夜精灵远不如现在这般强大,在魔法的帮助下艰难的取得了胜利。

    很多精灵为之付出了生命,萨维斯的祖父就是其中之一。

    萨维斯家学渊源,从小就熟读历史,他很清楚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野心家,很多人都愿意为了最高的权势而尝试。

    罗比正色道:

    “如果仅仅是泰兰德,她自然没有这样的野心,但她是月神的祭祀,野心向来与力量和地位成正比。萨维斯,如果伊利丹倒向泰兰德,精灵族必然迎来内乱。”

    萨维斯坐在地上,愁眉苦脸,用力的抓着头发:

    “可是我该怎么做,我尝试过让伊利丹清醒,让他认清楚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在利用他,可惜全然没有效果,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未知的魔法,源自月神的魅惑。”

    罗比也分析到了这点,伊利丹对泰兰德的迷恋明显不正常,很可能是某种特有的魅惑魔法。

    可惜正如萨维斯的分析,这魔法大概率来自月神,非常的神秘,无法p。

    玛拉顿的瑟莱德丝公主都能和半神塞纳留斯的儿子扎尔塔结合,生出一堆狂暴的半人马,这种超越种族的畸形爱恋,若是没有魔法的魅惑,简直是不可思议。

    罗比认真分析道:“我认为这种魔法外力无能为力,只能由伊利丹自己来抗争,我需要你的建议,萨维斯,你是伊利丹最好的,也可能是唯一的朋友。”

    萨维斯枯坐了好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咬咬牙道:

    “为了暗夜精灵族,为了艾萨拉女王,我决定拼了,我对伊利丹非常的了解,若想改变伊利丹的性情,只有一个法子。”

    萨维斯面色严肃,双目灼灼发光:

    “伊利丹从未遭受过任何挫折,从懂事开始他就是无敌的,这就造成了他性格的悲剧。虽然表面看来谦虚谨慎,但骨子里却是最为狂妄自大的,一帆风顺的人生造就了他单纯的性格,对身边人的盲目信任,缺乏怀疑。”

    萨维斯深深的看着罗比:“改变伊利丹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把他打醒,让他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单纯的,有很多事情不是单靠力量就能解决。”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