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四百二十章:鲜血部落的建立(二)

第四百二十章:鲜血部落的建立(二)

    “贝恩,你这个残忍的背叛者,血腥的刽子手,你亲手肢解了多少的牛头人,你杀害了多少同胞,你的双手沾满了同族的鲜血。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该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了。”

    凯恩血蹄,这头出奇健壮的老牛,鼻息中喷出绿色的火焰,血红色的牛眼瞪得溜圆,身后大尾巴不断的敲打着地面,既暴躁又疯狂。

    以为自己处在梦中的贝恩可不怕凯恩,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噩梦中见到前任大酋长,他早有心理准备,用准备好的说辞嘲讽道:

    “凯恩大酋长,将牛头人送给兽人食用的,岂不是正是你么?那时候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牛头人,没有被兽人吃掉已经是我的幸运,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住口,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无赖,阴险狡诈的盗墓贼,你根本就没有资格继承大酋长之位,只有我们高贵的血蹄家族,才有资格出卖牛头人。”

    此刻的凯恩血蹄已经有些疯狂了,理智上有所欠缺,否则不会说出这等无耻的话来。当然他不必担心会有影响,有红色线虫的控制,属下的忠诚性无需怀疑。

    “呵呵呵!”

    贝恩发出了嘲笑的声音,当年凯恩死得不明不白,虽说大多数牛头人都不知真相,但怎么都能联想到和兽人有关。

    萨尔,加尔鲁什,即使脑袋被科多兽踩过一百次,也不会让凯恩的儿子继承牛头人酋长之位。

    “凯恩大酋长,你的无耻让我自叹弗如。我本以为你是一个伟大勇士,但当年我肢解你的时候,你何等低贱的向我求饶,只求一个速死,话说我真的好难办,在我的庖丁解牛完成之前,你若是咽下最后一口气,我可是会受罚的。

    “你的哀嚎求饶多么动听,至今依旧在我的耳边回荡,还有你的那些儿子们,想当初是多么的趾高气扬,目空一切,在雷霆崖横行霸道,欺压同胞,恶事做尽,你们比那些残忍的兽人更加可恶。我很欣慰,能将你和你的儿子们活活切成一块一块的,没有一块肉与骨头相连,你还记得这一切么,凯恩大酋长。即使你成为亡魂了,我也不怕你。虽然我也在出卖牛头人,但我至少做得比你强。”

    “我悲惨的儿子们呀,是我对不起你们。”凯恩牛目含泪,红色的泪水如雨点般滴落:“现在,我要为你们复仇了,贝恩,我要吃掉你。”

    凯恩血蹄状若疯癫,猛的冲过来,死死的抓住贝恩的肩膀。

    “好快,凯恩怎么会有这等速度,果然是在做梦呀。”

    贝恩丝毫不在乎,噩梦总是会醒来的,与凯恩畸变的高大身躯比起来,贝恩显得无比渺他注视着凯恩恶魔般狰狞的面孔,等待着噩梦结束。

    凯恩张开血盆般的大口,露出一口如短bs般锋利的牙齿,狠狠的咬在贝恩的肩膀上,撕下了一大块血肉,鲜血淋淋,凯恩大口的嚼着,很快就吞下去。

    “好痛,为什么做梦会这么痛,我要醒过来。”贝恩痛得满头大汗,极力的挣扎着,可惜他本来就不如凯恩的力量,更何况凯恩大酋长已经得到了恶魔之力。

    “牛头人也是吃肉的,”

    凯恩满脸鲜血,面貌狰狞,再次咬向贝恩的脖子,用力撕下更大的一块血肉。

    “不,不,饶命。”

    贝恩意识到不对劲,此刻的他完全清醒了,才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他不明白已经死去已久的凯恩,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你的哀嚎求饶让我瞧不起,我会一口口吃掉你的,贝恩,你这个叛徒,你望妄想取代伟大的血蹄家族,这是痴心妄想。”

    凯恩血蹄一口一口的咬着,大口嚼着贝恩的血肉。

    贝恩痛得嗷嗷大叫,偏偏却无法昏迷,因为失血太多,意识逐渐模糊,他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血肉中有一条红色的线虫。

    “原来,亡者归来的凯恩大酋长已经变成了怪物,他要让所有的牛头人都变成怪物。”

    这是贝恩酋长最后一个念头。

    满脸是血的凯恩血蹄走出了牛头人酋长的金色大帐,他的手中提着贝恩的头颅,此刻的账外已经聚集了大量的牛头人,雷霆崖所有的牛头人几乎都在这里了。

    只见这群牛头人双目血红,皮肤有红色的线虫进进出出,他们与凯恩一样的疯狂,无情,一股强大的血腥气息汇聚在一起,雷霆崖被一股血雾所笼罩。

    凯恩血蹄举起贝恩的头颅,大声宣布道:

    “这个假冒的大酋长已经死了,我凯恩血蹄回来了。”

    众多牛头人欢声雷动。

    凯恩血蹄面目扭曲,狰狞的吼道:“当初我是那样的信任萨尔,但他却用最卑鄙的手段对待我们,把我们当成军粮,苦力,炮灰,现在我们要让兽人知道,我们牛头人,也是吃肉的,让兽人血债血偿,现在我们才是主人。”

    “血债血偿,血债血偿。”众多的牛头人齐声高喊,一浪胜过一浪。

    “牛头人们,拿起我们的武器,复仇的时候来了,进军,奥格瑞玛。”

    玛加萨恐怖图腾就在雷霆崖的不远处,藏在一处小山坳内,她倾听着风声,风为她送来了雷霆崖疯狂的吼叫声。

    贝恩与凯恩不同,至少贝恩允许玛加萨居住在雷霆崖,对于恐怖图腾,贝恩采取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玛加萨也非常配合,她的破坏行动只针对兽人。

    在水源中发现红色线虫后,玛加萨这位年纪最久的牛头人最先意识到不妙。

    可惜,在她想要采取行动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拯救身边人,而且必须是症状较轻的患者。

    一长排的木桩上,绑着几十头强壮的牛头人,这些都是感染血线虫的牛头人,玛加萨忠诚的向大地母亲祈祷,配置出一种药物。

    这种特殊的药剂能够杀死体内的血线虫,但也会让牛头人备受折磨,几乎有一半左右挺不过来死去了,玛加萨也不想这样,但她只能这么做。

    “凯恩血蹄从死亡的世界归来,他为牛头人带来强大的力量,不知道是希望还是毁灭。”

    玛加萨越发感觉到有些迷茫了,她是牛头人的先知,偶尔也会得到大地母亲的指引,当年她清晰的记得,大地母亲的指引非常清晰,拒绝牛头人加入部落。

    但是现在,大地母亲的启示也不是那么明朗了。

    乱世将近。

    “可惜,凯恩被力量蒙蔽的双眼,才会做出了那样的选择,如今我能做的,也就只能让牛头人保留少许血脉,不至于跟着凯恩一起葬送。”

    服下玛加萨的药后,经过一番激烈的痛苦挣扎,那些活过来的牛头人感激的望着这位牛头人的先知。

    “跨过无尽之海,去东部王国,永远都不要回来。”

    玛加萨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