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三百六十二章:食人魔的新娘(五)

第三百六十二章:食人魔的新娘(五)

    这个n是罗比和凡妮莎两人连夜制作的,与专业技师的技艺不能比,只是能保证b,至于威力如何两人都没有谱。

    加里维克斯圆滚滚的身子被气浪抛出了好远,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虽然炸得满脸是血,胸前一片血肉模糊,但其实并未伤筋动骨,都是些皮外伤,没有性命之忧。

    如城堡般庞大的穆山兽皮粗肉厚,这点b相当于挠痒痒。

    但突兀而来的b声却让穆山兽受到了惊吓,这头恐怖的巨兽如受惊的野马一般咆哮不止,狂蹦乱跳,一阵地动山摇,几名部落的士兵躲闪不及,立刻被踩成肉泥。

    当年部落牺牲了三千名战士,才驯服了这头恐怖的巨兽,罗比倒要看看萨尔该如何应对。

    面对这狂暴的巨兽,罗比保护着实验体335号向后撤退。吉安娜也立刻起身,拿起餐巾不慌不忙擦掉嘴上的油渍,连续闪现逃到安全的地方。

    她并不惧怕这头巨兽,只是这是萨尔的坐骑,又不能击杀,弄伤也不行。

    轰隆!

    穆山兽踏碎了树荫旅店的一座建筑,一阵地动山摇,陷入癫狂的巨兽奔着萨尔冲过来。

    萨尔微微一笑,他拿出一个遥控器,轻轻按了下去。

    只见穆山兽一阵抽搐,四肢冒出一股电火花,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原来,自从部落驯服穆山兽后,萨尔很担心这头巨兽一旦发狂,恐怕会拆掉奥格瑞玛。

    在加里维克斯的建议下,由高明的技师在穆山兽重要的神经节点植入了电极,一旦穆山兽失控,只需按动遥控器,就能让穆山兽神经麻痹,从而陷入短暂的瘫痪。

    罗比和凡妮莎都不知道这头穆山兽的存在,没想到萨尔还留有这么一手,轻松化解了危局。

    这可不行,必须想点办法,罗比心思集转,立刻想到了好主意。

    打开包裹,罗比拿出一个由黑色的布包裹的长条状物品。

    随着外面的布条缓缓展开,露出一杆漆黑色的长矛,

    古朴的花纹,充满暴虐的野性气息,密布神秘的符文。

    符文矛上透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一个黑色的幻影若隐若现,仿佛看到一头高大的牛头人在草原上持着长矛狂奔。

    牛头人酋长凯恩血蹄的眼睛立刻就直了,随即传来浊重的呼吸声,一双眼珠闪闪发光,双蹄不自觉的瞪着地面,似乎是一头随时会发怒的公牛。

    “这是胜利之矛?”

    吉安娜也愣住了,她没想到牛头人一族传承了二十几代,失踪已久,代表酋长身份的胜利之矛竟然在罗比手中。

    附近的山坳里,玛加萨恐怖图腾猛的站起身来,急忙抓紧了风蛇法杖。

    这位年长的母牛头人激动不已,嗓音发颤的说道:

    “先祖之魂保佑,胜利之矛终于现身了,情报竟然是真的,一定不能让它落入凯恩血蹄这个懦夫的手中,为了大地母亲的荣耀,孩儿们,准备战斗,鲜血与荣耀。”

    罗比很清楚,这把符文矛不能曝光太久,这是凡妮莎仿照的假货,虽然有胜利之矛的气息,但远远称不上是一把传说级武器,时间久了一定会被发现端倪。

    一手抓住仿制的胜利之矛,罗比将其当成标枪扔出去,目标是穆山兽的鼻孔。

    “不!”

    凯恩血蹄发出暴躁的咆哮声,双目因愤怒而充血,眼见着胜利之矛划出一道黑色的轨迹,消失在穆山兽巨大的鼻孔之内。

    牛头人酋长恨呀,胜利之矛曾经距离自己如此之近,竟然没有把握好机会。

    “快走!”

    罗比一把抓起实验体335号,如同拎着小鸡一般,使用圣光的传送术,一道明亮的光芒闪过,两人逃离了树荫旅店。

    相对于穆山兽庞大的身躯,符文矛就如同一根汗毛般渺只感觉鼻子中一阵痒痒,穆山兽终于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仿佛刮了一阵巨大的nnn,树荫旅店的几间屋子,屋顶皆被掀翻,屋内家具物品悉数不剩,只剩下几根框架,孤零零的立在原地。

    一些站在穆山兽前方的部落战士被吹的满地翻滚,加里维克斯本已经醒过来,但立刻又被吹飞了好远,重重摔在地上,再次昏迷过去。

    萨尔不慌不忙为自己加持了水盾,又立下一根风图腾,抵挡住了狂风,双脚钉在地上纹丝不动。

    沃金迅速弯下腰,锋利的战刃牢牢的插在泥土中。

    凯恩血蹄张开双臂,迎着那狂风屹立不动,不愧为以强壮著称的牛头人酋长。

    只是一股黏糊糊腥臭的液体喷了三人一身,糊了满脸,这是穆山兽的鼻涕。

    吉安娜迅速开启了寒冰屏障,才幸免于难。

    萨尔一共带来三百部落的战士,全部是最衷心耿耿的兽人勇士,隶属于萨尔的亲卫队,此刻大半被吹得七零落,鼻青脸肿,正是最为混乱的时刻。

    玛加萨恐怖图腾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恐怖图腾的牛头人们开启了原野疾奔,如同一群暴躁的野牛般冲向树荫旅店,她必须在凯恩血蹄之前找到胜利之矛。

    玛加萨恐怖图腾觉得有必要喊句口号振奋士气,她深深吸口气,正要高喊“为了大地的母亲”,只听到一声低沉沙哑的怒吼声先一步响起。

    “为了伟大的阿迦玛甘,野猪人勇士们,冲呀,杀光该死的绿皮兽人。”

    一群暴躁的野猪人比恐怖图腾先一步冲入了绿荫旅店,野猪人的目标是那些还未爬起来的部落士兵,连续发起了野蛮的冲锋,长长的獠牙刺入部落士兵的体内。

    卡尔加刺肋,这头年迈的野猪人萨满祭司晃动着臃肿的身躯,只见她口中念念有词,双臂猛的插入地下。

    大地一阵翻滚,一根根粗大的荆棘蔓藤破土而出,如章鱼的爪子一般,死死缠住了穆山兽的四肢。

    “肮脏的野猪人,也敢挑战部落的权威,给我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顾不得一身黏糊糊的鼻涕,萨尔跳起来高声下令道。

    沃金迅速从土里拔出战刃,一把抹掉脸上的鼻涕,嘴角露出阴沉的笑容,与一队士兵抵挡住野猪人的进攻。

    英勇善战的部落,何曾把野猪人放在眼里,在最初的混乱过后,很快稳住了阵脚。

    凯恩血蹄解下背上的符文矛,正要加入战团,只见不远处一阵烟尘滚滚,大地震颤不已。

    “你的对手是我,凯恩,你这个懦夫,休想得到胜利之矛。”

    玛加萨恐怖图腾气势汹汹,双手酝酿着强大的闪电之力,凯恩血蹄眉头一皱,他对这个老对手太熟悉了,只得分出一部分部落士兵,与恐怖图腾混战在一起。

    粗大的荆棘蔓藤死死缠住穆山兽的四肢和脖子,因为受到了电极冲击,穆山兽浑身无力,蔓藤的尖刺刺入穆山兽的肌肤,鲜血淋漓,血流成河,穆山兽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萨尔心疼自己的坐骑,他不懂得野猪人的魔法,更不敢闯入那如密林般的荆棘蔓藤,只得求救于吉安娜。

    “吉安娜,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你有需要,这头穆山兽可以借给你一段时间,你要知道,这可是艾泽拉斯最有面子的坐骑。”

    论起学识的渊博,吉安娜要比萨尔强上很多,她趁机嘲笑道:

    “一头小小的野猪人就难住你了,不过是一些落后而又野蛮的魔法,萨尔,若是没有了我,你可怎么活呀。”

    吉安娜对萨尔抛了个媚眼,风情万种的一笑。

    她喝下一瓶珍贵的魔法药剂,恢复了些法力,迅速闪现到卡尔加刺肋面前,吉安娜全身散发着惊人的寒气,靠近的蔓藤悉数被冻成冰块。

    “我需要时间,阿迦玛甘的魂魄才会降临,占据这个难得的躯体,帮我挡住这个贱女人,不要让她干扰我的施法。”卡尔加刺肋低声吼道。

    “如你所愿,尊敬的女士。”

    寒冰之王亚门纳尔身形一晃,出现在吉安娜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一个小小的巫妖,你是来送死的么?”

    吉安娜讥讽的嘲笑,她从未把亚门纳尔放在眼里,虽然亚门纳尔控制的剃刀高地聚集了相当多的亡灵和野猪人,已经威胁到了塞拉摩的安全。

    但在她看来,这是随时可以解决的小麻烦。

    罗比和实验体335号已经逃到附近的小山坡上,居高临下看着热闹。

    实验体335号摸着下巴,摇摇头道:“海的女儿吉安娜,寒冰之王亚门纳尔,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不相称的对手,名声,实力,出身,亚门纳尔完全被压制呀!”

    罗比目光凝重,眼中出现了点线面,亚门纳尔的法力确实比不上吉安娜,但却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在他的体内流淌,罗比眯起眼睛道:

    “不要妄下结论,或许亚门纳尔能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惊喜。”

    亚门纳尔紫色的巫妖法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磅礴的法力在暗中酝酿,面对着名声显赫的吉安娜,亚门纳尔格外的平静,丝毫也没有胆怯:

    “吉安娜,我承认你非常强大,你的导师安东尼达斯,以及你的主子麦迪文,都是当世最强大的法师,但你只是个传统的法师,恪守那些古老而又落后的规矩。你的魔法知识早已经过时了,你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让你见识下什么才是魔法的艺术。”

    只见亚门纳尔掏出一顶厚厚的板甲头盔,谨慎的戴在头上,吉安娜有些奇怪,为何法师需要穿戴板甲?

    “出来吧,我忠心耿耿的白骨乐队兵团。”亚门纳尔一声高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