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 西荒记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静气清心诀

第一百二十五章 静气清心诀

    “海渊,这是咋的啦?”

    难以掩盖的担忧与迫切,景翀一个箭步就闯到了聂海渊的身前,上下打量着对方,却觉对方除了有点疲惫之外,并没有半分的伤害,可非得说有点变化的话,那就是他走起路来有点蹒跚而已。

    看到这里,景翀却选择了直言不讳,一双目光直丢丢的看着身边的聂海渊,不由得伸出手掌向着对方的腿部抹去。

    “你的腿怎么了?”很难想象聂海渊在这一天究竟经历了什么,景翀唯有再次试探般的问道。

    看到景翀投来的关切目光,聂海渊很是迅的闪退了一下身形,粗壮的大腿向后一退正好躲开了景翀伸出的手掌,原本疲惫的脸色微微一动,他强行挤出了一丝的笑容。

    “呃,没什么的,就是太累了点,邱师兄给我安排了个好差事,让我跟着他学习配药,由于步骤太过复杂,所以我一时难以适应罢了!”聂海渊面色一红,但还是强颜欢笑的掩盖住了自己的不适。

    看到聂海渊真个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景翀一颗悬着的心也随之放了下来,同时看着对方那眉飞色舞的模样,景翀更多的还是欣慰与高兴,毕竟刚刚进入内寨之中就找到了这么个差事,这对于二人来说,无疑是一件难得的事情,特别是作为兄弟的自己,也更加需要为朋友着想一下。

    再加上聂海渊平素很是慵懒,难得有这么个喜欢的差事,说不好到以后还真能成为一位合格的炼药师呢。

    想到这里,景翀的心变得更加疏松了起来,以至于连刚才现的一丝异常也被之全然抛诸了脑后。

    “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邱师兄没有为你安排任务吗?”满脸的笑容,难以掩饰的兴奋与意外,景翀好半天后才回转了思绪轻轻的问道。

    面对景翀的欢喜,聂海渊很是艰难的将自身的苦涩掩盖,硕大的脸上肉嘟嘟的皮肉抖动了一下,却见他也强行挤出了一抹笑容,“嗯,今天的工作已经完了,我想着一开始邱师兄让你去砍柴的,所以就想到你会来这里烧火,故此那边的事情一忙活完毕我就赶来了,另外我还为你带来了一样东西!”

    聂海渊好像很不愿意过多的说起这一天的经历,但当提及到为景翀带来了东西的瞬间,那胖乎乎的脸上却再次流露出那真诚的笑容。

    “哊!还有礼物?没想到你小子时来运转了,刚刚进入内寨就有这般莫大的机缘,是什么东西?快点拿出来让我看看吧!”

    一听到有东西要送于自己,景翀由衷的体聂海渊高兴了起来,毕竟人常说万事开头难,没想到这聂海渊的开始会有这般的顺利,这位邱师兄真的就给予了姬血河几分面子?

    越想心中越是欣喜,景翀唯有用那双灼热的眼神紧紧地盯着聂海渊,期待般的等待着神秘礼物的降临。

    再看那聂海渊,在看到景翀表现出来的兴奋表情的瞬间,一张嘴巴也随即咧开了,略显颤抖着的右手轻轻的伸入了怀中,在里面踅摸了片刻,随即见他将手掌一扬顿时在虚空之中出现了一卷略显残旧的卷轴。

    残旧的卷轴有点黄,看起来并不甚起眼,刚刚被聂海渊拿出的瞬间,立即让景翀的眉头为之一皱,好半天后才吱吱呜呜的吐露出声,“这这破玩意就是你所谓的礼物?”

    几乎是用质疑般的目光看着聂海渊手中的卷轴,景翀挑动着嘴角略显玩味的说道,然而他的话语刚刚落下,就见那聂海渊的脸色就变得神秘了起来。

    “嘿,你可真的小看了这卷卷轴了,给,你打开看看!”

    虽然很是不满意景翀的反应,但聂海渊还是毫不迟疑的将手中的卷轴递了出去。

    很是奇怪的接过卷轴,景翀小心翼翼的将之打开,人常说,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此番聂海渊破天荒的要送自己礼物,他当然要重之又重了,哪怕它只是一块破布,自己也一定要将之收下。

    这是景翀的想法,而且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也完全这样做了,随着略显霉的气息不断充斥而来,景翀的眉头紧锁,但随即映入目光之中的却有那么几行小字。

    “这是?静气清心诀!”隐隐约约间景翀看的了五个字,不由得脱口而出。

    “就是静气清心诀!”聂海渊面含微笑的看着景翀,说话间难以掩饰的欣慰,可这番话刚刚说完,就立即引来了景翀爆炸般的呼喝之声。

    “诀要?这是一卷修炼元气的诀要?”极度的震惊好悬没让景翀昏厥过去,他只觉浑身上下气血沸腾,大脑之中轻飘飘的差一点都跳将起来,他满脸的不可思议,一双目光略带质疑般的看着聂海渊,随即又用手掐了自己一下,这才小心翼翼的询问出声。

    “是的,这就是姬血河口中所说的诀要,也是现阶段你非常需要的东西,虽然对于修炼方面我不如你,但是姬老所说的一些简略事情我还是有所听闻的,普通的修炼者在实力达到了血气之境的时候,就必须通过修炼诀要方可再次让自己的境界提升,这也是达到战气之境的必经之路,咱们刚刚来到内寨无依无靠的,别人是不会给予我们这样的仆人诀要的,所以,这样的东西对于你来说也显得更加的弥足珍贵了!”

    聂海渊浅笑着,用最真诚的话语道出了自己的心声,一番话说完,好悬没让景翀眼泪给感染出来,弄了半天,对方这次单独前来寻找自己,就是为了给自己送上这卷诀要的,先不说这诀要有多么的珍贵,单单是这份雷打不动的情谊,就足以让景翀为之感动不已的了。

    颤抖着双手,景翀则缓缓的将手中的静气清心诀反递了回来,他缓缓的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紧接着用极其严肃的话语说了一句令人极其意外的话,“海渊,我真的很感动,可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还是给放回去吧,别被那位邱师兄现了,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到时候也毁了你的大好前程,诀要的事情咱们不急于一时!”

    景翀的这番话刚刚说完,就见对面的聂海渊整个就愣住了,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景翀片刻,好半天后才恢复了几分的色彩,硕大的嘴巴蠕动了片刻,这才出了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你放心拿去吧,这不是我偷的,是邱师兄送的!”

    一翻手,聂海渊则又一次将卷轴推了回来,坚定的声音悠悠的传入景翀的耳中,却立即让之面色一阵绯红,但更多的还是不可思议。

    “送的?一见面他就送了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说句实话,景翀根本不相信那位邱师兄是一位大方的人,但看着聂海渊如此坚定的眼神,他又不好当面反驳,故此,唯有用最惊疑的话语予以确定。

    狠狠的点了点头,聂海渊晃动着身子,在靠墙的地方蹲了下来,强撑着疲惫,他还是耐心的说道,“是的,邱师兄说我很有配药的天分,故此为了奖励我才将这诀要送于我的,但是我一想到自己那半吊子武艺之时,就没有了继续修炼的力气,可好在现在你最需要它,等待你学会了再交予我,这都是一样的事情,所以我就先给你送来了!”

    聂海渊的话语说的合情合理,让人挑不出半分的毛病,就算是景翀还是心中疑惑重重,但一时间却不知该从何处问起,无奈之下,他也唯有点了点头,将那残旧的卷轴收入了怀中。

    “好兄弟!”到了这时,景翀除了满腹的感激之外,早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现自我的心了,只是用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来表达心迹。

    看到景翀的表现,聂海渊笑意更浓烈了,缓缓的站起身来,伸出手掌拍打了一下景翀的肩头,他同样用最坚定的言语说道,“好兄弟,一切尽在不言中!”

    说完话,聂海渊转身就向着门外走去,蹒跚的脚步带动着散乱的声音,每一步都好像重锤一般莫名其妙的痛击着心,但此时,景翀却唯有用祝福般的目光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投以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