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断八荒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被逼到绝路的高平荆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被逼到绝路的高平荆

    如果这式‘法天象地’由佛问施展而出的话,那么这场龙争虎斗,恐怕还不会这么快便是落下了帷幕。

    那白象败北的真正原因乃是高平荆并不是佛门弟子,身并没有一丝佛气,相反,还因为杀人太多,沾染了浓重的血腥气息。

    “吼!”

    睚眦仰天怒吼了一声,在捍卫了自己的威严之后,它方才缓缓化作一缕缕的血煞之气,重新融入了云凡身那血色的铠甲之中。

    云凡此时的脸色也是有些苍白,看去似乎有些力竭,毕竟拼命激发睚眦的意志,他也是耗费了不少的心神。

    “你还有什么压箱底的后手最好现在就使出来,否则的话,我怕你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云凡深呼了一口气之后,平缓了一下呼吸,然后看着那神态有些萎靡的高平荆。

    高平荆慢慢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目光阴冷地看着那算是年轻一辈中佼佼者的青年,双拳紧握垂在身侧,却是并没有开口说话。

    “你该不会是在等面那两个家伙分出胜负吧?”

    云凡看着沉默不言的高平荆,似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抬起头看着那正在拼斗的两道身影。

    “那还真是可惜,恐怕你的期望要落空了。”云凡的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而高平荆也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本就阴沉的面庞,此时更是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

    随着云凡的话音落下,半空之中便是突然激荡起一阵灵力风暴。

    修罗城之内的灵气开始变得狂暴,方圆数里内的天地灵气,都是对着此处疯狂的汇聚,形成了巨大的灵气漩涡。

    “吼!”

    伴随着一声不甘的嘶吼声,灵气漩涡之中,一道身影被狠狠地甩出,然后重重地砸落在了霸台之。

    “呜!”

    盘龙棍发出一声凄楚的呜咽声,然后破出水球的纠缠,倒射回被砸落在霸台那道身影的空,不停地颤鸣着。

    半空中的那灵力漩涡在疯狂地肆虐了一阵之后,便是飞快地散去,露出其中那道伟岸的身影。

    此时的海神幻影也是变得有些虚幻了起来,神情看去有些疲惫。

    显然跟五爪金龙的这一战,他胜得也是极其艰辛,毕竟如今的他只是一缕残魂,若不是仗着原本的神魂强大,恐怕对灵魂完整的五爪金龙,胜算也不会太大。

    云凡低头看了一眼那五爪金龙,此时的后者神色极度地萎靡,但是那双龙目之中却仍是带着不甘的神色。

    只不过如今的它也是有心无力,看着半空之中的海神,不忿地低吼了一声,然后庞大的身躯发出淡淡的金芒,随即化作金色的尘埃,重新散入盘龙棍之中。

    盘龙棍金芒大绽,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便是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只是其那缠绕着的五爪金龙此时却是变得有些黯淡了下来。

    “咻!”

    盘龙棍呜咽一声,像是受了欺负的小媳妇一样,直接便是朝着它主人的方向激射而去。

    高平荆阴沉着脸接住那元气大伤的盘龙棍,手背之的青筋都是微微凸起,显示出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身形越发虚幻的海神也没有再多逗留,直接便是化作一道流光,重新钻回了海神三叉戟之中。

    云凡心神一动,随手一招,灵力呼啸而出,海神三叉戟嗡鸣一声,便是极速掠回,静静地悬浮在了云凡的身前。

    “二战皆败,高平荆,如果你没有留着什么足以翻盘的底牌的话,恐怕这一战,我要胜了。”

    云凡伸出手掌缓缓握住那悬浮于身前的海神三叉戟,淡蓝色的流光悄然流转,神情平静地看着高平荆。

    云凡虽然认识眼前的这个家伙的时间还不长,但是他却是知道,后者不会就这么轻易地认输,说出这句话也只是想要试探其最后的底牌。

    “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胜了?老子说过要认输了吗?”

    高平荆缓缓抬起头,脸带着狰狞的笑容,眼神之中更是夹杂着无比疯狂的神色。

    看着高平荆那有些恐怖的笑容,云凡的心神不由一凛,神色变得更加警惕了一些。

    直觉告诉他,高平荆已然疯狂,恐怕为了胜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呼!我还真是没想到,我堂堂一个东城卫的主卫竟然会被你这个小畜生逼到如今这种地步。”

    高平荆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脸狰狞的笑容缓缓趋于平静,但是眼中的疯狂之色却是更甚。

    “今天就算是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我都要将你彻底地留在这里!”

    高平荆看着云凡,神情认真地一字一句说道。

    看着高平荆那似乎已经进入魔怔的样子,云凡不禁皱了皱眉头,他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

    “斯洛。”

    高平荆缓缓闭双眼,内心剧烈地挣扎了一番之后,方才声音平静地吐出这两个字。

    正在角落之中祛除体内凶煞之气的斯洛听到高平荆的声音之后,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了高平荆一眼,但是随即很快又看了一眼云凡的方向,眼神中不由露出一抹忌惮的神色。

    “我对付不了这个家伙,爱莫能助,你还是靠你自己吧。”斯洛耸了耸肩膀说道。

    开玩笑 ,这家伙的身充满了凶煞之气,以它如今的这幅模样,必然不会是其对手,又怎么可能愿意帮忙。

    它想要离开高平荆的身体不假,但前提是要将自己最后的灵魂保住啊。

    所以斯洛直接干脆地便是出声拒绝了。

    “你想要不想要体验一下重新掌握肉身的感觉?”高平荆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声音有些淡漠地说道。

    “我当然想啊,可是我们这不是还没有出去呢吗,哪去找……”

    斯洛下意识地开口说道,只不过还没说完,它的嘴巴便是闭了,因为它似乎有些误解了高平荆话语的意思。

    “等等,你的意思是……?”斯洛连忙转过头死死地盯着那神情平静的高平荆,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高平荆冷冷地看了它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点头说道。

    而站在高平荆对面的云凡也似乎明白了高平荆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眉头不由一挑,忍不住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喂,大兄弟,你会不会对自己太狠了一点,这世界可没有什么后悔药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