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修重生指南 > 第一百一十五节:浑水(5/5)

第一百一十五节:浑水(5/5)

    女修重生指南天宝通鉴,永镇长生第一百一十五节:浑水看着手中雕刻有“寒盟”二字的手令,宁无心略略回忆此前所探听的消息中,一些不值得放在心上的小事情,很快,这个所谓寒盟的所在,便浮现在脑海。

    沿途,相貌平常的女修眯着一双眼,平凡之中,透着一股不为人知的幽幽森然。

    宁无心重生以来,忌惮之人有不少,但基本都出自小镇,小镇外,到如今也只碰到了一人——那个坑了她五万灵石的修士。

    宁无心倒不是觉得危险,只是此人给她的感觉着实有几分诡异之处,她有种莫名的直觉,她与此人还会有再见的时候,届时,十之**将会发生一场干戈。

    说句大言不惭的话:这一场上古剑修洞府之行,若是只有温延卿祝天启几人,在宁无心看来都不足为惧,可凭空多出了一个来历不明之辈,她却是不得不主动出手了。

    即便是一步臭棋,但她的目的不过是将寒山城这一滩水搅混了,好沉寂浑水摸鱼罢了。

    也亏得她有重生的优势以及傅老头所赠与的信息,再者,更有如今踏入了涅槃境的底气,否则,将这一滩水搅浑后,面对一干筑基修士她怕是无有争锋之力了。

    两刻钟后,一个相貌普通的炼气七层女修出现在寒山城一处颇有点底蕴的府邸前。

    经过数千年发展,寒山城诞生过无数散修团体,但大多都败落了。

    眼前这座连绵一小片的府邸,便是而今寒山城其中一处,名叫寒盟。

    说是散修团体,其实已经可以称之为小势力,只不过因没有金丹修士坐镇,这几股小势力并没有能够得到寒山城批下的晋升帮派的许可令,也就不能正是晋升,但私底下,却是与小势力无异了。

    而历年来,倒不是没有小势力晋升,却很可惜,并没有能够维持多久,其中的金丹修士要么被三大家族招揽了,要么陨落,这也是使得这些年来,这些小势力一直不成气候的原因了。

    而这,便是三大家族的一种制衡了。

    毕竟寒山城就这么大,作为土皇帝,三大家族可以允许小势力自行发展,却绝不会放任他们成长起来,继而影响,甚至威胁到三大家族的利益。

    一个金丹修士也许在镜洲城那一带不过是平常修士,但在这偏远小城,已经足够掀起浪潮了。

    在递出推荐手令后,宁无心得到了趾高气扬的炼气三层侍者引路,最后进了一个偏厅,而此时偏厅内已是坐着几个人了,显然都是要加入这个名叫寒盟的散修团体。

    侍者先是警告宁无心不要随意走动,再过一个时辰,会有负责的管事过来进行统一考核,闻言,宁无心拘谨朝炼气三层的修士讨好抱拳,后者顿时一脸受用,高抬下巴转身离去。

    而待侍者离去,偏厅内其中一其貌不扬的年轻女修顿时撇嘴冷笑,骂道:“狗仗人势!”显而易见对于侍者的不满,而此女二十岁上下,却有炼气五层修为,倒是有资格说这一番话。

    在场之人其余几人虽然没说话,眼睛里的神色,却几乎与年轻女修一致,显然都被这侍者警告过,只是并没有出声,而在见到宁无心那一番作态时,有人迟疑打量,有人报以不屑。

    冷笑谩骂侍者后,年轻女修目光转而落在了宁无心身上,在修真界摸爬滚打好多年,说白了,在年轻女修看来,宁无心那一番举动,看似傻里傻气的,却大概是为了应付那侍者而伪装,否则一个炼气七层的修士,怎么会做出那番丢人的举动?

    只是接触没多久,发现这女修并非伪装,而是真的傻,行事战战兢兢,畏畏缩缩的,一点意思也没有,其貌不扬的女修便对宁无心没了兴趣,撇着嘴不屑地闭上了眼。

    宁无心傻傻一笑,也不在意在场几人的不屑目光,至于心中却是波澜不惊,即便刚才那其貌不扬的女修一而再刺探她,甚至打着明里暗里生事,撺掇她当枪使。

    而很快一个时辰便过去了,其中又有几人前来,至于侍者所谓的考核,也不过走个形式罢了。

    加入寒盟之后,因为炼气七层修为的缘故,宁无心被安排了一处极为简易的院落……

    其中的一小间房间。

    而一天之后,离开寒山城外出任务的温延卿小队终于回归。

    宁无心甚至都不用走出寒盟所在的府邸,一件件传闻就窜入了她耳中,可谓一传十十传百,也可见温延卿这一两个月的“名气”了。

    传闻——温延卿小队又完成了一个极艰难的任务,但归途之中遇险,碰到了一只半步妖丹之境的寒鸦,经过一番血战,最终联合四人之力,击杀了你头寒鸦。

    又有传闻温延卿是被祝天启抱着回来的,浑身浴血、昏迷不醒,就连那名叫勾红玉的女修状况也不算好,至于另外一人却是不见了踪迹。

    很快便又有消息,那消瘦的段姓修士死在黑山峡谷了。

    这一次却不是传闻了,而是监视温延卿几人的寒盟探子传回,亲眼所见,而人则是只剩下半幅尸骨了,至于储物袋,却是被那名叫勾红玉的俏丽女修拿走了。

    这事在寒山城掀起了一小股浪潮,就连寒盟各路修士也是不停在讨论这一件事,毕竟温延卿跟祝天启也算是寒山城内的名人了。

    但宁无心的目光却跳过了这些表象,直击这件事情的根底:温延卿所做任务乃是在那寒竹岭,又怎么惹来寒泽湿地独居的寒鸦?

    再者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更别说似温延卿那等心胸并不算开阔之人了,为同伴而舍身赴死?

    绝无可能。

    此前,宁无心还在猜测,那两张地图到底有没有合二为一,眼下看来,是用不了多久了。

    无外乎就是温延卿出手了,为了彻底获取祝天启的信任,演了一场苦肉计罢了。

    而这一场算计之中,温延卿却是牺牲了段姓消瘦青年的一条命,换来那另一半地图残卷一份“光明正大”的来历,不但将自己跟地图残卷的关系撇清了,还让祝天启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

    温延卿纵然心性只能算尚可,但这一番智计在同辈修士之中,已经算是可圈可点了。

    其后,宁无心便彻底沉寂了下来,一连两天的时间,都没有什么动作。

    一直到了第三日,传出温延卿苏醒的消息之后,一则小道消息不知道从哪里传出,起初所有人大都觉得不过空穴来风——温延卿小队身怀一处上古修士洞府的线索!?

    一开始没有人信,甚至有人出言讥讽:什么,身怀上古修士洞府的线索!?你不如说我乃是上古修士的阿爹……总而言之,没有几个人真的放在心上。

    但随着时间的推动,这件事被传得越来越玄乎,等到这股风已经足以掀起风云时,已经再没有人能够阻拦这一股强风的爆发,想封锁都难,随之大半个寒山城都沸腾了。

    随即数日前寒竹岭发生的一场绝境逃生的厮杀,也被添油加醋,传出了各种版本,不过短短一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修士出没在温延卿等人租赁下来的洞府附近。

    就在绝大多数人还迟以怀疑态度时,祝天启在上一次拍卖会中拍下地图残卷的消息不胫而走,随之伴随一份模糊不清的地图,与一份地图解析出现在小道酒楼,几个散修团体,乃至是三大家族之人手中时,早已酝酿成熟,被架在火上烧烤的酒坛顿时轰然爆开,整个寒山城顿时沸腾!

    ……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