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修重生指南 > 第一百一十四节:投石问路(4/5)

第一百一十四节:投石问路(4/5)

    女修重生指南天宝通鉴,永镇长生第一百一十四节:投石问路宁无心大致确认,此人怕也是身怀某种易容易形的秘术或丹药,行事一次之后,便迅速换了身份,跟她差不多,以至于就算是调查,也无从查起……

    滑不留手。

    至于易容易形一类的丹药,也就只能算是罕见,不能算是绝迹了。就连万宝阁也有出售,只是看丹品成效,价格一万到百万灵石不等,不便宜也就是了。

    只寻常人许是买不起,但那黑心摊主,宁无心相信并不在此范围内,先是从她这坑了五万灵石,她其后,上古剑修洞府另一份地图残卷更是拍卖了一个小天价。

    以此人之财力,买一枚易形丹,不过寻常罢了。

    再者,宁无心可没有忘记,在她靠近摊位之时,墨蝉的那几下动静——

    此人大约又是一个拥有天赋血脉这人。

    宁无心不禁感叹,重生一回,所接触的人与事,竟都夸张到了这种程度,以往难得一见的天才,天赋血脉这,这一两月时间,她竟碰到了不下三四人,这个概率,简直可怕。

    据傅梨事后交流,她彼时并非没有施展重瞳窥探摊主,但很可惜,被一层迷雾阻拦了。

    小孩到底只是炼气境的菜鸟。

    宁无心料想,要么此人的真正实力,高于傅梨一个大境界,要么便是身具防止窥探的秘宝了。

    而其所做的两件事,则一件比一件更耐人寻味,不论是锁灵木夹藏的袖珍银剑剑气,还是拍卖地图残卷,甚至可以说是,诡异,而他刻意行事,究竟想营造什么场面?

    而此人,到底又是什么身份?宁无心眯起的眼眸中带上了一丝凝重。

    还有一丝……忌惮!

    ——————

    寒山城有一处任务阁,直属于三大家族,主要为城主府办事,但四下宗门,乃至是普通散修同样可以在此处发布或者接下任务,完成城主府所发布的任务能够得到钱财或战勋,可以用纸兑换功法装备之流,至于完成一般修士所发布任务则是或者灵石或丹药。

    温延卿小队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扬名,靠的便是这任务阁了。

    宁无心初入此地,虚里是打探任务,实际上却是另有要事,在又投入一笔灵石后,任务阁一个炼气七层的小管事这才意味深长的笑着看了宁无心一眼。

    很快,就给宁无心递上了一张纸条,纸条正面乃一个普通的采集任务。

    而纸条北面,却是一道邀请信息了。

    对此,宁无心报以一笑,很快便走进了任务阁后的小房间,按照纸条上的提示,在一个暗格中取出了一个黑色锦囊,而在她刚刚回到任务阁时,任务阁中已是多出了两个修士。

    两人也是来接取任务的,但显然对于所要接取任务的佣金十分不满,待宁无心走出任务阁时,那两修士甚至骂上了,而谩骂的对象,却是这一段时间内,扬名的温延卿小队了。

    宁无心听着谩骂,声音渐远,心里却是在琢磨一些事。

    任务阁虽说乃是三大家族的产业,但实际上的建立之处目的是为了吸引散修定居——

    毕竟三大家族再强,人力却是有限的,很多事情,还是需要依靠散修的力量去发展,更需要不断注入新鲜血液,任务阁的存在,同样是作为观察并招揽散修的一个渠道。

    而千百年下来忽,各路散修从一开始的排斥,到如今任务阁对于定居寒山城的散修而言,早就成为了获取资源,交换资源必不可少的重要所在,甚至成了一块散修团体必争之地。

    有人的地方,便有利益的纷争,就像是岁寒山的两条矿脉,曾掀起涛浪。

    而今的任务阁在寒山城散修眼中,便不亚于这两条矿脉的重要性。

    寒山城地处偏远,虽然坐拥岁寒山这一处宝地,但说实话,岁寒山真正资源大头,早就被三大家族瓜分殆尽,剩余留给寒山城散修的,不过是一盘残羹冷炙罢了。

    但好在三大家族并不愚蠢,建立了这一座有任务阁,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寒山城资源分配不均的窘迫局面,也留住了一部分有心离开此地的修士。

    而经过了千百年的时间,任务阁的各种资源的任务也早就诞生了有一套标准。

    或者说,这个人任务阁明面上似属于三大家族,但利益早就被寒山城内定居的散修团体所把持,就像是一块大饼,很早以前,就已经划分好了归属。

    而一般情况下,对于寻常路过的或者居住的散修偶尔接下一两个任务不过正常,并不会大幅度影响甚至动摇到扎根在寒山城的散修团体的利益根本,散修团体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温延卿这一支小队却不一样了。

    这一两个月以来,他们接下了不下百个任务,且完成任务度达到了百分之百,原本挂在任务阁三五个月乃至是一两年的任务,却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被一扫而空。

    要知道这些任务可都是有能力完成任务的散修团体刻意留下来的,为的逼迫发布任务的修士忍耐不住,一步步增加任务佣金,坐地起价。

    但没想到,杀出了一个温延卿,使得多年来,这对于寒山城四艺修士而言,乃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但对于以任务维持收入的散修团体,却是一场挑衅——维持的利益局面被强行打破了。

    更别说,在打破了这个利益局面后,温延卿还得到了三大家族的青眼。

    要知道,三大家族招募散修客卿,每一年都是有定数的,虽然此人拒绝了,但在一众散修团体眼中,不过是欲拒还迎之态罢了。

    这两个,随便一个都足以令这些散修团体联合起来对付——几个外来散修,竟然越过了他们这些当地散修,不但在邀请加入散修团体时,遭到严词拒绝,竟然还敢大肆分刮他们的利益。

    孰可忍孰不可忍!

    而以往,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案例,无一例外,都遭到了打压甚至抹杀,对于这一点,任务阁看在眼里,却并不加以阻拦,其一是这种事无法阻止,三大家族不会为了个别修士的利益而破坏了寒山城固有的局面;其二却是通过此笼络真正有用的人才了;其三任务阁中却是巴不得如此,毕竟,佣金越高,他们能够得到的抽成便越高。

    于他们而言,只要不动摇到任务阁的根基,只属于良性竞争的范围。

    且三大家族递出的橄榄枝,同样令不少人眼红,人怕出名猪怕壮,不少达到了筑基境界的修士,都想着踩着温延卿的尸体,走入三大家族的眼底之下,成为三大家族的客卿。

    只是就在这些散修团体即将联合起来对付这三人小队时,三大家族中颇有名气的祝天启却加入了这个小队,这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散修团体一个是震惊,另一个便是暗恨了,更是咬定了温延卿等人的虚伪,若真无心加入三大家族,岂会跟祝天启搞到一块!?

    即便这个祝天启并不受到祝家的重视,但其人在三大家族中却依旧是一块不小的牌子。

    而也是因忌惮这人,原本即将联合对付温延卿小队的计划,被压了下来。

    一压就是半个月,到了现在,倒是有人不断提起,但真正有能力出手,真正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数个团体的决策者却还在取舍之中,毕竟,这份利益还没有大到能让他们得罪三大家族的程度!

    毕竟,那祝天启再不受到祝家的待见,却依旧是祝家的修士,他们祝家可以不待见,但他们这些散修若是敢出手,除非能瞒天过海,不然时候必将遭到反扑。

    至于这些信息,在这几日来,在一些团体之中并非秘密,只傅梨毕竟还小,还有待成长,即便是在心思虽有些重,但目光依旧还局限在某一个视线范围内。宁无心却是摸爬滚打了五百年的老狐狸了,嗅觉之灵敏,短短一日之间,便挖出了其中值得注意与利用的地方。

    如今却是加以利用了。

    而来此地,却是打着加入散修团体的目的,那一份灵石,便是一个“投石问路”之用了,至于在那任务阁小房子的暗格中所取到的锦囊,却是一份推荐手令,作用却是加入散修团体的的敲门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