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修重生指南 > 第十一节:护送

    他忘了。

    牟家那小崽子都已经十四了,说的娘们儿,跟他印象中的娘儿们,根本不是同一类人。

    瞪了她一眼,小孩朝着青石巷深处跑去。

    一晃眼的功夫,笨重的铃声响起,回荡在青石巷一角,转头便看到元澄正蹑手蹑脚护着九曲巷傅家的小孩儿往回走。

    宁无心忽然站起身,跟着一大一小两孩子屁股后头,走进泥泞窄巷。

    元澄虎头虎脑的小脸上露出惊奇,不知道这小药罐子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可为了不被小瞎子察觉,短胖的食指贴在嘴边小心翼翼“嘘”了一声,示意宁无心不要出声,他眼中的药罐子顿时一副了然,悠悠笑着点头。

    阿绫脸上却满是狐疑不解,看着那狭窄的巷子,她眼里带着迟疑与突如其来的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结果却是半句话没说,咬着牙,跟着走进那满是黄泥的九曲巷。

    她不是第一次见到傅家小瞎子打水了,却又一次动容了,无法相信,那瘦骨如柴的小瞎子,就这样从青石巷深处抬着慢慢一桶比她还重的水,抬到九曲巷最南边,日复一日……

    她忽然想起一些往事。

    在没有元举人家小少爷护着的某个早晨,阿绫因为一个怪异的念头,曾将傅家小瞎子绊倒在泥泞的巷子里,她认为,像她这样卑贱苟活着,任由叔父婶婶欺凌还不如死了算了。

    见到她倒在泥泞的地上,一桶水撒了个干净,阿绫心中不由得畅快,甚至出言讥讽,“小瞎子,你不如就死了算了,不然,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就在她以为那瘦的跟火柴一样的小孩会嚎啕大哭时,沾了一身泥巴的小孩,居然咬着牙从泥地里爬起来,也不管阿绫,提起桶,摸着墙,一瘸一拐朝着青石巷回去。

    阿绫面露阴沉,就在她打算再一次绊倒小孩时,突然看到——小孩因狼狈而不经意翻起的破烂袖口下,隐藏在手臂间一道又一道扭曲伤痕,淤青中带着血印,顷刻被镇住……

    她心中猛然一惊,不敢置信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转念却又恨起了那小瞎子,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存在,自己怎么会生出那样见不得人的心思?

    结果,她没有再为难小孩,不是她良心发现,是觉得,跟她计较,只会脏了自己。

    这些往事除了阿绫,谁也不知道。

    她走在所有人的最后,望着那道弱小的身影,捏紧了拳头。

    这一刻,从内心里瞧不起九曲巷傅家小瞎子的阿绫,心中发堵,忽然就觉得那活的连狗都不如的小杂种,内心其实远比任何人都要来的强大,得知这一信息,阿绫一张脸煞白。

    “若傅家小瞎子活得连狗都不如,那她算什么?”

    从前在九曲巷时,整个巷子的小孩都嘲笑她长的丑陋,嘲笑她没爹没娘,是个野杂种,编了粗俗不堪的童谣,那些记忆,忽然就涌现在脑海,甚至于萦绕在耳边……

    这一刻,这个自尊心极强,不甘于人下的小姑娘,眼前一黑,忽然就觉得,天都要塌了。

    不——那不是她。

    阿绫心如刀割,在极力的摆脱那样肮脏的身世与过去。

    而她也到底不是那个时候的丑丫头了。

    到达傅家前,阿绫一点点缓过了劲,脸上的狰狞,仿佛要吃人的目光一点点被她隐藏起来……

    阿绫自以为自己做的很好,殊不知,这一切早就被有心人看在眼中。

    一刻钟后,几人终于看到了那座傅家的老宅子。

    比宁家小院要大个两三倍,却破落的,泥墙碎瓦,似是随时都会塌陷。

    一株泛着枯黄的老树屹立在院子中央。

    眼见要走出狭窄的巷子,虎头虎脑的小孩停下了脚步。

    宁无心也不动了,盯着那蹒跚吃力抬着半桶水的小人摇摇晃晃,如同风中残烛,目光莫名。

    一个眨眼,转身朝着青石巷往回走。

    或许是今日护送傅家小瞎子的举动,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突然就觉得宁家小药罐子顺眼了很多。跟之前因为长得好看,因为自己砸了她一块雪球的,想要亲近,想要赔礼道歉的感觉不大一样。

    就仿佛是活在小镇流言蜚语中,活在故事中的宁家药罐子,活生生走到他面前。

    特别是“护送”小瞎子,他更是忽然觉得,有了人生知己!

    他三步并两步跑到了宁无心前头,背着一双手,忽然转过头,老气横秋道:“宁家小药罐子,要不,我就不当你老大了,我当你大哥怎么样?”天真而充满了善意。

    他完全忽略了自己比宁家药罐子矮了一个头的小身板。

    大放厥词。

    宁无心没理会他,眼神飘向了前方,眼底深处似有光,却没人见到。

    眼看着自己又遭到了忽视,半大孩子再一次受到打击,身为男子汉的地位岌岌可危……

    半大的孩子不甘心,扶住快要倒塌的骨气,想着,这宁家药罐子好几年都没出过门儿,也没见她去学塾上过课,忽然就灵光一现,有了点子。

    半大孩子拍了拍胸脯,仿佛从来都没有这么自信过,“你长这么大,我也没见你去过学塾,必是不识字?那我去你家教你,你看如何?”一副小夫子的模样。

    宁无心这才瞥了他一眼。

    半大孩子觉得自己总算得到重视,自信地扬起了头,却见那小药罐子一笑,指了指他忘记藏好,被先生打的红扑扑的手心。

    小孩忽然一愣,似是才意识到,赶紧将小胖手揣到了兜里,脸霎时就跟着红成了一片——刚消掉的疼痛,在这一瞬间,猛地就火辣辣起来。

    男子汉的地位在这一刻,砰一声碎成了渣。

    没想到,转身那小药罐子却回了一句:“那你先去问过你娘亲,若她同意,也不是不可以……”

    接连两天,半大孩子怕是被打击的惨了,听到宁家小药罐子同意让他教书,喜出望外,笑的合不拢嘴,很认真的点头,决心要认认真真教导这个“人生知己”。

    没考虑他家举人娘子会否同意。

    也忘记了自己其实很不喜欢读书这件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