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 > 第1204章 1204 有时候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第1204章 1204 有时候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第1204章1204有时候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好!”傅一寒听了,开心地点头。

    “好啦,我们的小会议可以结束了吗?”顾云憬又问。

    “可以愉快的结束啦!”傅一寒抱住她,“妈咪,我好爱你哦!”

    “妈咪也是!”顾云憬抱住儿子。哎哟,每天都听儿子这么对自己表白,心情简直不要太美丽。

    “那我呢?”被冷落在一旁的傅斯年问。

    “不要。”想都没想,傅一寒就回道。

    傅斯年:“”

    所以白眼狼不是白叫的,真是白疼这臭小子了。

    “爸爸!”

    “爸爸!”

    两个奶声奶气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

    傅斯年蹲下身,抱了个满怀。

    “爸爸,思思想你了!”

    “爸爸,念念也想你!”

    两个小家伙分别在他的左右脸上吧唧了一口。

    傅斯年感到了极大的满足,还好,他还有两个贴心小棉袄。

    “走,我们吃饭去。”他一手抱起一个,然后往饭厅的方向走去。

    “云憬,你也快点进来吧。”杨舒兰在门口喊道。

    “好,”顾云憬抱起儿子,“我妈他们也到了吧。”

    “到了,她身体有些不舒服,在房间里休息呢,佣人已经去叫了。”杨舒兰回道。

    “嗯,好的。”顾云憬抱着儿子一起走进去。

    母亲最近的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前几天又染上了风寒。

    来到饭厅,谢雯娜和r也已经落座了。

    “云憬,来,坐这里吧!”看到女儿,她指了一下自己旁边的位置。

    “好的,”顾云憬把儿子放在一旁的座位上,然后在母亲指定的位置坐下,“妈,您感觉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睡了一会儿,我感觉好多了,”谢雯娜拉起女儿的手,“不好意思,又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知道我们担心,就快点好起来吧。”顾云憬说道。

    “好。”谢雯娜说着,然后扫视了饭厅一圈,“你爸没来吗?”

    顾云憬愣了一下,随即回道:“嗯,他说他今天有别的安排,就不过来了。”

    昨天,她还特意去那边请父亲,可是他却推辞说已经一早跟老友约好了要去夜钓,不方便爽约,其实她心里明白,父亲是在有意回避母亲。虽然他嘴上说着早就放下了,但她心里清楚,父亲对母亲的爱,虽然历经几十年,却一点都没有褪减。

    这样也好,要是让他亲眼看到母亲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对他来说,的确是挺残忍的。

    所以,她就假装相信了他说的话,也就没有再坚持了。

    有时候,她真的很希望父亲能够放下母亲,这样,他才有重新获得幸福的可能。否则,一辈子都没有享受过爱情的甜蜜,就这样孤独终老,实在太可怜了。

    “你爸他是不是故意躲着我啊?”谢雯娜又问。

    听到母亲说的话,顾云憬赶紧否认:“怎么可能呢?妈,您想太多了。”

    “好吧,有时间你陪我去看看他。”谢雯娜又说。

    “嗯,好吧,”顾云憬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拿勺子舀了一些鸡蛋羹到她的碗里:“妈,您尝尝这个菜,蒸得很嫩,思思和念念特别喜欢吃。”

    “哦,好。”谢雯娜本来还想问女儿程伯钊的近况,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娜娜,你多吃一点吧,午餐都没有吃多少。”r说着,也给她的碗里夹了不少菜。

    “嗯,你也多吃点。”谢雯娜冲他笑了笑。

    顾云憬在一旁看着,心里五味杂陈。

    有时候她私心地想,要是这个r叔叔对母亲差一点该多好啊!这样一来,她就能撮合父母亲在一起了。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是待母亲如新婚的妻子一般,叫她怎么忍心去拆散他们。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宿命吧!父亲和母亲终究是错过了,这一错过,便是一辈子。

    “云憬,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呢?”杨舒兰见她这两天来祖宅的时间少了,于是问。

    顾云憬正要回答,却被傅斯年抢先了一步:“她忙着破案呢。”

    “破案?”杨舒兰显然没听明白。

    “刚学了一点三脚猫功夫,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乔装打扮去抓人口贩子了。”傅斯年解释。

    “我这水平哪叫三脚猫功夫啊!对付几个地痞流氓完全不在话下好吗!”顾云憬不悦地反驳,“再说,你质疑我的能力,就是在质疑你自己,反正教我功夫的人可是你,都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如果我只是三脚猫的功夫,那也是因为总统先生您能力差。”

    “我才说了一句,你倒给我回了十句?”傅斯年颇有些无奈。

    “谁让你质疑我的能力的。”顾云憬端起饭碗。

    “云憬,斯年刚刚说的是真的吗?你跑去抓坏人了?”杨舒兰一脸的关心。

    顾云憬看看她,又看看同是一脸担心的母亲,赶紧解释:“妈,您不用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就是想早点破了这个案子,现在,这个案子闹得国内人心惶惶的,每天都有人失踪。”

    “唉!那些匪徒实在太可恶了!”杨舒兰最近也在关注这个案子。

    “所以我们一定要尽快把他们抓住,避免更多无辜的人受害。”顾云憬说道。

    “我也在关注这个案子,进展得如何了啊?我听说最近又有不少人失踪。那些人也真是丧心病狂,做什么不好,非要做人口贩卖。斯年,你们一定要尽早把那些坏人抓住!”谢雯娜也很关心这个案子的进展。

    “当!”

    一声清脆的银叉掉落到地上的声音。

    所有人都朝r的方向看过去。

    “抱歉,手滑了一下。”见大家看着自己,r略有些尴尬地解释。

    “你最近怎么回事?老是心不在蔫的,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呢?”谢雯娜关心地问。

    “就是最近休息得不太好,别担心,我没事。”r拍拍她的手安抚道。

    “你可千万不要逞强,如果身体哪里不舒服,就要马上告诉我。”谢雯娜强调。

    “是啊,小病不治拖久了也容易成大病的,我们都是您的家人,您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就好,千万不要跟我们客气。”顾云憬也说。

    “我知道,”r点头,“快吃吧!一会儿菜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