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 > 第1006章 1006 老司机还需要学习吗?

第1006章 1006 老司机还需要学习吗?

    第1006章1006老司机还需要学习吗?

    “小琴,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择送你风信子吗?”梁白庭又问。

    殷琴看着他,摇了摇头,老实说,她除了对枪支弹药了如指掌外,对很多东西都一窍不通,她对花的认知大概就停留在红花、白花、蓝花、紫花这样的基础上……

    “因为风信子的其中一个花语是重生,”梁白庭看着她,很认真地说道,“我希望你也能像风信子一般,涅槃重生。”

    他的话像是春风一般,直击她心底最脆弱柔软的部分。本来她还只是单纯地以为他只是随随便便选的一种花,却没想到,他选择风信子,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层深意。

    梁白庭将手搭在她的双肩上,让她放眼从热气球上看下去:“你看,这是你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是不是跟你平时看到的不太一样?”

    “嗯,”殷琴点头,“虽然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不过我却从来都没有觉得它有现在这样美过,而且是一种陌生的美。”

    以前的她,只是在地面上,看不到它气势磅礴的美,只是狭隘地局限在某一处上。今天看到,她才意识到,这座城市竟然美得这样令人心醉。

    “其实,换一个角度去看,你会发现,很多事物都跟原来不一样了。”梁白庭又说。

    你会发现,很多事物都跟原来不一样了……

    殷琴慢慢地品着他说的这句话。

    他的意思是说,虽然她毁容了,也可能再也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不过都不重要,她的生命价值可以体现在其它的方面,对吧!

    读懂了他话里的深意,她的心里是说不出的感动。

    这次,她不想再逃避,也不想再被动了,她必须要勇敢一次。

    她上前一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身体往下一带,然后将唇凑了上去。

    没有想到她竟然会主动献吻,梁白庭有些受宠若惊,不过片刻之后,他便反客为主,用力地抱紧她,开始热烈地回应起她的吻来。

    这一刻的阳光很好,照在两人的身上,仿佛为他们镀上了一层金边,然后,光茫万丈。

    ……

    郑嘉昱和洪宝玲开车回到家。

    “哎,梁白庭终于把我们的小琴拿下了,真是不容易啊!”把自己摔进沙发里,洪宝玲感慨道。

    “既然这么难得,那我们来庆祝一下吧!”郑嘉昱提议。

    洪宝玲赏他一个白眼:“人家小两口排除万难,幸福地走到一起,关你什么事啊?要庆祝也是人家庆祝好吗?”

    “谁说的啊?这么喜庆的事情,一定要普天同庆才行啊!”郑嘉昱一表认真。

    洪宝玲实在是佩服他的逻辑,但还是配合他地问道:“那你想怎么庆祝呢?放礼花?”

    “那显然太俗气了。”梁白庭摆了摆食指。

    “那请问郑大少爷,在您看来,怎么庆祝才能不落俗套呢?”洪宝玲耐着性子问道。

    “你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水平,很有建设性,”梁白庭托起她的下巴,“不为了庆祝他们终于走到一起,不如我们大吃一餐如何?”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破例给你做一次大餐。”洪宝玲说着,就要起身去厨房做。

    可是她还没站起身,人又重新被他拉进了沙发里。

    “你干嘛啊?不让我走,我怎么去做大餐?”洪宝玲拍了一下他说道。

    “我说的大餐指的是这个。”郑嘉昱说着,就要去吻她。

    “有你这么无赖的吗?”洪宝玲把手挡在两人中间。

    “我怎么无赖了?你说说看,明明是你答应给我吃大餐的。”郑嘉昱压在她身上,惬意地问。

    “你这是强词夺理!我说的大餐是指的美食!是美食!”洪宝玲强调。

    “对啊!没错啊!”郑嘉昱一本正经地解释,“有句话叫秀色可餐,你现在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

    “别闹!”洪宝玲红着脸想把他推开。

    不过某个男人又怎么可能把到嘴边的鸭子再送走:“今天观摩了一下现场直播接吻,不来实践一下,我怕我会忘了技巧。”

    “你个老司机,还需要学习吗?不练都已经成精了。”洪宝玲真想一巴掌“p”到他脸上,这种话他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来的?

    “不不,都说要活到老学到老,学习怎么是有止境的呢?我们要不断地学习,要超越。”梁白庭继续大言不惭。

    洪宝玲真是佩服他,瞎扯都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论老司机,她只服他了。

    “起开,我没吃饱,没力气做别的事!”扯不过他,她只好直接选择忽略。

    “亲爱的!你就忍心看着我饿肚子吗?”梁白庭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来。

    洪宝玲重重地点了点头:“忍心!十分!非常!”

    “果然是狠心的女人啊!啧啧!”梁白庭不住地摇头。

    “所以让开一点,本小姐要去厨房了。”洪宝玲拍了一下他的大腿。

    “我果然不是你最爱的人啊!”梁白庭仰天长叹。

    洪宝玲实在是佩服他惊人的演技,这家伙是戏精附体吧。

    起身正准备去厨房,她的手机响起来。

    一看是母上大人打开的,她冲他比了个闭嘴的动作,然后笑着接起电话:“亲爱的妈咪,这时候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啊?”

    “宝玲!你奶奶……你奶奶她……”刘丹的声音带着哭腔,哽咽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听到母亲说的话,洪宝玲马上紧张起来,笑容瞬间凝固住:“奶奶她怎么了?妈,您先别急,告诉我怎么了?”

    “你奶奶她不小心摔倒了,医生说……说她很可能熬不了多少时间了。”刘丹说到最后,泣不成声。

    “怎么会这样!”洪宝玲一听,眼泪瞬间流下来,“我……我现在马上回来!”

    说完这句,她便挂上了电话。

    “亲爱的,发生什么事了?奶奶怎么了?”看她冲进卧房里收拾衣服去了,郑嘉昱追进去问。

    “我妈说,我奶奶可能……可能没多少时间了……我要回去看一下……”洪宝玲一边收拾,一边拿手抹眼泪,“梁白庭,你能帮我定一张高铁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