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 > 第903章 903 我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第903章 903 我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第903章903我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看到她哭,梁白庭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向她递过去一张纸巾。

    殷琴的注意力全都隔了一道玻璃墙的那个小婴儿身上,仿佛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入不了她的眼了一般。

    她趴在玻璃上,只希望能更近地看到孩子。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问话的时候,她的视线一直都盯在那个小婴儿身上。

    “情况已经趋于稳定了,不过因为早产,所以还需要再在这里观察一段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周就能出来了。”医生回道。

    听到他说还有一个星期就能无阻碍地看到孩子,殷琴激动万分。只不过,她现在还是不满足于只是这样看到孩子。

    “我能进去看一看她吗?”

    “抱歉,殷上校,我们医院有规定,非医务人员,不能进入。”医生的表情有些为难。

    梁白庭低头看向殷琴:“我们还是别让医生为难了,而且刚才医生不是说了吗,一周左右就可以出来跟我们见面了。”

    殷琴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她实在是太想亲手抱一抱孩子了。出生了这么久,她都还没有抱过她。

    再次把视线移向玻璃窗里面的小婴儿。小家伙突然朝她的方向看过来,然后对着她笑了一下。

    “她笑了!你看到了吗?她对我笑了!”殷琴激动地拉着旁边的男人说道。

    梁白庭低头,看了眼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第一次觉得自己做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或许,这个孩子是让殷琴重新振作起来的唯一可能了。

    他将视线看向那个女婴。那个孩子的身世其实挺可怜的,父母据说都是毒贩,在一次抓捕中,怀有八个多月身孕的她母亲在中途被她父亲抛弃,孩子早产,而她母亲却因大出血而过世了。

    或许,这就是命定的缘分吧,那天他谁也没拍,就拍了这个小婴儿的照片,让他们有缘在这一世当亲人。

    孩子,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儿了。

    看着那个孩子,梁白庭在心里对她说道。

    “嗯。”看着她,他轻应一声。

    “宝贝,妈妈在这里哦,你认出我了对不对?”跟孩子眼神对视上,殷琴又不自觉地流下眼泪来。

    昔日战场上的女铁人,如今却对着一个小婴儿哭得泪如雨下。

    与她对视了几秒后,小婴儿忽然又放声大哭起来。

    “医生,孩子怎么了?是她哪里疼吗?”见孩子哭了,殷琴比谁都紧张。

    “不是,应该是饿了,这边有护士对她二十四小时监护,您放心好了。”医生向她解释道。

    殷琴看到,一个护士走过去,轻轻地将一个奶嘴塞到她的嘴里,然后小家伙便很乖地停止哭泣,专心地喝起奶粉来。

    “原来真的是饿了啊,看来我还有很多育儿知识要学。”她的眼里流露出对那个护士的羡慕。

    此刻,她多希望抱着孩子的是她自己啊!

    “你会是一个好妈妈的!”梁白庭看着她说道。

    担心她会感冒,他拢了拢她披在身上的大衣。

    “嗯。”殷琴的视线舍不得从孩子身上移开半秒。

    “殷上校,这里有我们二十四小时轮流看护,您放心好了,这次的看护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您看”医生客气地说道。

    “我们回去了吧,外面风大,别到时候你感冒了,你现在还在月子期间,还是回去多休息一下好了。”梁白庭劝她。

    “我女儿就拜托这位了。”殷琴客气地向那边的医护人员叮嘱道。

    “我们会的,请您放心。”医生向她保证。

    “他们都这样说了,你就放心好了,他们都是最专业的。”梁白庭柔声向她说道。

    殷琴很不舍地将视线从孩子身上收回来。

    “辛苦你们了!”梁白庭向医生说道。

    “您太客气了,这是我们份内的事。”医生向两人鞠了一躬。

    “走吧。”梁白庭搀扶着殷琴,将她重新放回轮椅上坐好。

    “宝贝,妈妈下次再来看你。”殷琴不舍地对小女婴说了一句,然后才念念不舍地跟着梁白庭一起离开了那里。

    “不是看到女儿了吗?你怎么还哭?”回去的路上,梁白庭见殷琴还在流眼泪,于是问道。

    “我只是高兴。”殷琴其实原本还以为梁白庭说女儿没大碍的话是骗她的,现在看到女儿,她总算是放心了。

    “你可以好好想想,我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了。”梁白庭又说。

    我们的女儿

    听到这几个字,殷琴不再像以前那么反感了。

    是啊,那是他们的女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自己孩子的缘故,她怎么看都觉得那个孩子哪里都可爱得要把她的心都融化掉了。

    “让我好好想想吧。”名字会跟随人一生,她一定要为女儿取一个非常好听又有意义的名字。

    “嗯,不急,慢慢想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你的身体养好。”梁白庭说道。

    “我知道。”殷琴点头。

    今天看到孩子,让她有了十足的动力来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了。女儿再过一周就要出来跟她见面了,她一定要在这一周之内,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两人出了电梯,远远的,就见顾云憬和洪宝玲等在病房外面。

    “云憬,宝玲,你们怎么来了?”看到她们,殷琴高兴地问。

    “怎么,我们来看你还有那么多为什么啊?你还把我们当不当朋友了?”顾云憬假装生气地问道。

    “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你们来看我,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快进来吧!你们要来也不知道提前说一声,你们在外面等了多久了?”殷琴觉得礼数不周,满是歉意地说道。

    “还好,不久,只站了半个多小时而已。”顾云憬打趣地回道。

    “啊?你们怎么来了这么久了?看到没人,你们该打梁白庭的电话啊。”听到她这么说,殷琴更内疚了。

    “骗你的,你怎么会这么好骗啊。”顾云憬笑了,“我跟宝玲也只是刚到,可能最多在这里待了五分钟而已。”

    “真的吗?”殷琴不确定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