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 > 第700章 700 一物降一物

第700章 700 一物降一物

    第700章700一物降一物

    “好吧,我相信这是你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尽管顾云憬还是觉得有些可惜,但毕竟这是人家的事情,自己不便插手,于是说道。

    “你就不打算问我,孩子的父亲是谁吗?”殷琴问。

    “我想,每个人都有她自己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吧,既然你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想必也是不想跟孩子的父亲再有任何牵扯。”顾云憬回道。

    看来她看得很透彻。

    殷琴叹了口气:“谢谢你,云憬!”

    她庆幸,今天跟自己偶遇的人是她,要是换作其他认识她的人,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你没有什么需要向我道谢的,你只要自己想清楚了就好。”顾云憬能看出来她内心的彷徨,这是在之前她的脸上根本看不到的。

    “我知道。”殷琴低下头去。

    顾云憬还想安慰她什么,但是她包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是傅斯年打来的电话。

    接通后,他直接问:“在哪里?”

    刚才听顾云憬说她今天会留宿在洪宝玲家,他生气地直接挂了电话。但气归气,生气过后,他还是拉下脸皮给她打电话。

    没有她在自己身边,他可睡不着!

    “在医院呢。”顾云憬看了一眼殷琴,然后回道。

    “医院?你怎么了?”一听说那两个字,傅斯年的行动已经先一步做出了行动,大步走到前院,然后坐进车里。

    “你别紧张,我没事,我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救了一个人,把她送过来了,现在她已经没事了,我正准备回去呢。”顾云憬听到他在那边说让老李开车,而且声音挺急的,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

    原来如此。

    听完她的解释,傅斯年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在哪家医院?我过来接你。”

    “不用了,我这边的事情也办得差不多了,我可以自己回去。”顾云憬不想麻烦他,于是说道。

    “哪家医院。”傅斯年像是没听到她说的话一般,又把话重复了一遍。

    顾云憬实在无奈,只得跟他说了医院的名字。

    “站在那里别动,我马上过来。”傅斯年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斯年要过来接你吗?”见她收起电话,殷琴问。

    “嗯。”顾云憬看到她的眼里一闪而过的欣羡,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了。

    “那我就先走了,我不想让他看到我在这里。”殷琴向她挥了一下手,然后迅速地坐进了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车里。

    看着那辆车疾驰而去,顾云憬有些怅然。

    不管她做什么决定,只希望她不要后悔才好!

    没一会儿,傅斯年的车便到了。

    “这么快啊?”看了一下时间,顾云憬感叹。

    从祖宅开到这里,应该最快也要半个小时吧,这貌似才过了二十分钟不到吧!

    “不是说要留宿在你那个朋友家里吗,舍得这么快就跟她分别了?”傅斯年显然还在生她的气。

    “没办法啊,她临时接到电话,让她去公司加班。”顾云憬无奈地耸耸肩。

    “所以要是她没接到那个让她去加班的电话,你是不是就真打算今晚留宿在她家里了?”傅斯年好看的眉倏地一紧。

    “对啊!”顾云憬明知会惹他生气,却还是这样回道。

    果然,傅斯年那张帅气的脸因为她这么轻松吐出来的两个字瞬间晴转阴,再阴转暴雨了。

    看来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回事!在她看来,难道晚上离开他,会睡得安稳吗?

    “老李,请夫人上车!”气呼呼地说了这句,他便率先自己坐进了车里。

    “是。”老李知道他们这位脾气不好的爷生气了,赶紧下车,来到顾云憬身边,恭敬地向她做了个上车的手势,“夫人,请!”

    顾云憬看了眼车里坐着的那个男人,忍着笑,然后坐进车里。

    一行人坐上车后,车便缓缓驶入车流里。

    一路上,傅斯年都保持着他的那副冰山脸,将头转向他那一侧的车窗,一副就是不理她的样子。

    “真生气了?”顾云憬侧头,透过车窗的倒影,也能看到他冷峻的俊脸。

    哎哟,他连生气的样子她都觉得好看得无与伦比。

    顾云憬觉得自己一定是着了他的魔了,否则,怎么会觉得不管他什么表情,她都觉得自己看不够了。

    “别生气了。”她伸手,用蛮力将他的头扳过来。

    “换了你,我说要在外面应酬,晚上不回家,你会不会生气?”傅斯年冷着脸问道。

    “那得看是什么应酬了,如果只是纯粹的应酬,我当然不会生气啦。”顾云憬自认为自己的这个回答很完美。

    从这里可以体现出她的大度和识大体,连她都要感动了。

    听了她的话,傅斯年的脸更臭了。所以她的言外之意,就是根本没有像他在乎她那样在意他。

    “难道我回答的还不是标准答案吗?”见他一副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的样子,顾云憬问。

    “你觉得呢?”傅斯年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不应该啊,这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完美回答嘛!”顾云憬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夫人,阁下的意思,是要您生气,而且越生气越好!这样,才能体现出您对他的在意。”前座上的老李插嘴冒了一句。

    “多嘴!”傅斯年一记凛冽的目光朝他瞪过去。

    老李瞬间感觉背脊发凉,赶紧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原来是这样啊!

    顾云憬越看越觉得生气的傅斯年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

    “哎哟,我们的傅大总统怎么能这么可爱呢!”她说着,伸手就去捏他的双颊。

    顿时,傅斯年两边腮帮子的肉被捏起来,看起来有种别样的喜感。

    被她捏着双颊,傅斯年不悦地双眼瞪她。

    竟然又说他可爱!

    “还不把手拿开?”他威胁。

    “就不,你能拿我怎么样?”顾云憬玩起撒泼来。因为她发现,逗他玩实在太有趣了。

    老李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上的两人,唇角勾起一抹笑。虽然他们的这位总统大人全程都板着一张脸,但他还是从中看出了他对顾云憬的纵容,要换了其他人,早就一命呜呼了。

    也只有他们的夫人才敢这么对后座上的这位爷这样造次了。所谓一物降一物,大抵便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