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 > 第323章 323 当年的真相是……

第323章 323 当年的真相是……

    正在此时,一辆车的声音由远及近。

    顾云憬擦了一下眼泪,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赶紧拉着梁白庭一起躲到了一旁的灌木丛里。

    “云憬,我们为什么要躲到这里来啊?”梁白庭蹲着身子,越发不能理解她的行为。

    从刚才坐上飞机开始,她的言行举止就十分怪异。

    顾云憬没有回答,只紧张地看着路的尽头的方向。

    梁白庭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你到底在看什”

    “不要说话!”顾云憬伸手,将他的嘴捂住,小声地向他说道。

    梁白庭拿开她的手,但到底声音比刚才小了很多:“你是准备在这里偷看傅斯年那家伙?”

    听到那个名字,顾云憬的心里顿时涌起千百种思绪。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当年侵犯自己的人是他没错了,她不知道,自己要以什么样的勇气和立场来面对他。

    是当面找他质问吗?问他当年为什么要那样对自己?可她似乎没有那样的勇气但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她又不甘心!

    想想真是讽刺,她竟然爱上了强奸过自己的男人!

    “云憬”看她的脸色越发不对劲,不是害怕,而是一种深深的绝望,梁白庭更担心她了。

    我没事。顾云憬想说这句话,可她张了一下唇,却怎么都发不出一个音节来。

    那辆车终于驶进了两人的视线里,最终开进别墅。

    透过镂空的雕花院墙,别墅里的情形可以窥见一二。

    “爸爸!”那辆车才刚在前院停稳,别墅里就冲出来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四五岁的年纪,穿着漂亮的公主裙,五官长得十分精致。

    车门被打开,一道颀长的身影走下车来。

    男人背对着院墙的方向,伸手将小女孩抱起来:“不是跟你说过,要叫我叔叔吗?”

    “我就要叫你爸爸!爸爸!爸爸!”小女孩很孩子气地又叫了他两声。

    “真拿你没办法!”那个男人腾出一只手,宠溺地捏了一下孩子粉嫩嫩的小脸。

    “不!不是他!”顾云憬失声。

    从那个身影,她能看出,那个男人并不是傅斯年,但听声音,倒有几分耳熟,仿佛是在哪里听到过。

    “那不是伯父吗?”站在她稍微一面一些的梁白庭自言自语了一句。

    “伯父?”顾云憬回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就傅斯年的父亲啊。”梁白庭说着,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往里面看。

    顾云憬回头,正好看到傅建军把身体转过来。

    他怎么会来这里?

    一时之间,她理不清其中的思路。

    “刚刚那个小女孩是叫他爸爸了吧?”梁白庭不确定地向她问道。

    顾云憬没有回答,只那样盯着里面的人。

    “伯父、伯母就只有傅斯年一个孩子,这个小女孩”梁白庭思索了一下,不难得出结论,“是他的私生女?”

    私生女?

    听到这三个字,顾云憬一下子彻底懵了。

    所有的事情在她的脑海里开始重新组合。

    为什么他们会同时出现在当年她被迫被带来养胎的地方呢?

    看着两人相处十分融洽的样子,而傅建军还露出一副慈爱的笑容,她的脑海里涌现出一个大胆却又可怕的想法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是他呢!”她不停地往后退。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一定是伯父瞒着伯母在外面有了情人,现在连孩子都有了。”梁白庭不能理解此刻她内心仿佛天塌了一般的心情,只单纯地认为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实。

    也是,傅建军展示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一直都是很正派积极的,谁能够想到,他竟然也跟某个男明星一样,“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不过云憬,你要相信我,虽然我以前看起来挺花心的,但我现在真的已经改邪归正了,我保证,我一定会从一而终的。”他很认真地向她表白。

    “不会的!不可能是这样!”顾云憬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般,嘴里碎碎念着他听不懂的话。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她不相信,当年侵犯了自己的人,并不是傅斯年,而是傅建军!

    一切已经证据确凿。首先,这里是傅家的家产,傅建军完全有理由来这里其次,那个小女孩叫他爸爸,看来应该是如梁白庭说的是他的私生女没错了第三,小女孩的年纪看起来就四五岁的样子,这一点正好也跟当年她生

    孩子的时间相吻合第四,傅建军的身形和傅斯年确实很相似,就连眼神都是那样如出一辙,所以刚才她会认为是傅斯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也对,当年侵犯过自己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傅斯年,他曾经亲口告诉过她,一寒的生母,是一个夜店小姐,她怎么就忽略了这一点呢?况且,每次提到那个女人时,傅斯年眼里的那种厌弃,是毫不加掩饰

    的,如果明明知道自己就是一寒的生母,他又怎么可能会让她留在他的身边

    是该庆幸吗?因为当年强奸了自己的人不是她最深爱的那个男人?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却这么痛呢?痛到她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了。以傅建军此时手握的权力,他确实完全可以动用太多手段来阻止她找回孩子。现在回想起来,怪不得当时她委托的那家私家侦探社会对她说出那样让当时的她很费解的一段话来,一定是他调查到了傅建军

    的身份,或者是被他的人警告,所以才那么畏惧的吧!以前她每一天都在想,等将来找到孩子的那一天,不管对方的身份有多显赫,她都要很英勇地站到他面前,质问当年为什么要不顾她的意愿,强行霸占了她的身体。更重要的一点,她还要要回孩子,任何

    人都没有理由将孩子带离母亲身边,哪怕那个人是孩子的生父。

    可没想到,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她却畏缩了。

    她的脚在剧烈打颤,甚至连向前迈一步的勇气和力气都没有。现在她跟傅斯年算什么?想不到她苦苦找寻了四年多的孩子,竟然是傅斯年同父异母的妹妹!命运是何其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