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 > 第260章 260 误会加深

第260章 260 误会加深

    顾云憬走进病房里,顾海成正躺在床上,一副气极的样子。听到开门声,他连眼睛都没睁:“我不是说过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吗?离婚协议我会快递寄给你的!”

    “爸,是我。”知道他把自己认错了,她出声说道。

    一听声音,顾海成赶紧睁开眼睛,见是女儿,于是挣扎着想坐起来:“云憬,是你啊。”

    “爸,我刚刚听您说要离婚,怎么回事啊?”顾云憬抽开病床旁的椅子,然后坐下来。

    “唉!”顾海成重重地叹息一声,“真是作孽啊!”孙夏莲在他们那个小地方算是长得很好看的女人,当初他二婚娶她,他以为捡了个宝,所以明知道她对女儿不待见,他也睁只眼闭只眼,假装不知道,到后来,两人矛盾增多,他没办法顾及到两方,于是

    便牺牲了女儿,处处都维护着孙夏莲。

    他觉得,女儿最终都是会离开自己的,而只有孙夏莲才是能陪他走完一生的人。

    所以即使他心里对女儿很愧疚,但他这十多年来都坚持自己的这个想法。

    只是他掏心掏肺地对孙夏莲,却没有换来她哪怕一丝的感恩。就在他突发脑溢血前,他才发现孙夏莲将他辛苦存了半辈子的钱全都拿去养了小白脸!

    身为男人,他怎么忍受得了这样的耻辱。所以他一时怒急攻心,便突发脑溢血了。

    原本他是觉得这些家丑不要在女儿面前表现出来的,就算是提离婚,他也准备等他出院回家后,再跟那个女人摊牌。却没想还没等他康复,她就捅出这么大一个篓子来。

    现在总统家的人只怕都以为他们全家都跟孙夏莲那个女人一样,都是嚣张跋扈、欺软怕硬的人吧!

    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怎么关心过女儿,现在他生病住院还多亏她找人帮忙,而他却还给她使了这么大一个绊子,他的心里就犹如刀绞一般。

    “爸,我给您买了点粥,趁热喝点吧。”见他不愿意多说,顾云憬也不多问,将刚刚在医院食堂买的粥端起来,送到他面前。

    “我不饿。”顾海成摇摇头。现在的他只觉得胸口堵得慌,一点都没有胃口。

    “爸,不管怎么说,您也得吃点东西啊,您才刚动了这么大的手术,不吃点东西补充体力怎么行呢?”顾云憬很担心他的身体会垮掉。

    “我这是自作自受。”顾海成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鄙视过自己。

    “爸,您别这么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的。”见他这样,顾云憬的心里也不好受。

    以前她再怎么恨他,他都始终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所以她都希望他能好好地活着。

    “你跟总统先生你们没事吧?”顾海成虽然觉得发生了今天那样不愉快的事情,他们之间不可能会没事,但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期待能有奇迹发生。

    一听到“总统先生”这四个字,顾云憬又不自觉想起刚才两人在应急通道里发生的那些不愉快。

    明明那时光线很暗,可他那因为愤怒而变得异常精锐和凌厉的眼神却那么清晰,就连在此时回想起来都还让人心下发憷。

    不想让父亲担心自己的事情,她勉强笑了一下:“我们我们能有什么事,我都解释清楚了。”

    真的这么简单?

    顾海成盯着女儿,对她说的话半信半疑。

    可是不经意看到她脖子上的东西,他马上警觉地直起身来,紧张地盯着她的脖子问道:“你脖子上那些是什么?”

    脖子?

    顾云憬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傅斯年那么疯狂地吻她,现在留在脖子上的除了吻痕外,还可能会是什么

    她有些窘迫地拿手捂住脖子:“没什么,就是被蚊子叮了几下。”

    对于女儿这样明显的撒谎,顾海成怎么会看不出来,他是过来人,那些东西他自然很清楚是怎么造成的。

    只是刚刚她下班来的时候都还没有的,才过了这么一会儿,就多了这么多东西。而且他现在才注意到,女儿的眼睛还有些红肿。

    一切联系起来,他看女儿的眼神更充满了负罪感:“云憬,爸知道,这辈子亏欠你实在太多了。”

    如果她能打他骂他一下,他的心里或许还会好受一点,但她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的样子,这让他更觉得自己亏欠她太多。

    “爸,我都说没什么了,您什么都不要想,安心养病就好。”顾云憬安慰他。

    好不容易才将他的情绪安抚下来,勉强喝了半碗粥,已经夜里十点了。

    洪宝玲在这期间给她拿了一些换洗的衣物,她随便冲了个澡后,便在沙发上躺下来了。

    可是望着天花板,她却怎么都没有睡意。她知道,现在父亲肯定也没有睡着,于是她也不敢随便翻身,怕他心里的负罪感更深。

    不知道傅斯年现在在做什么呢?

    她拿出手机,想跟他解释所有的误会。可是一想到刚才他那样粗鲁地对待自己,她又把手机收了起来。

    算了,还是等两人都先冷静一下再说吧。

    原本她还打算这两天去总统府里看一下一寒的,发生这样的事情,看来,她又得暂时把这个计划延后了。

    想到一寒,她又自然而然地想到自己那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孩子。洪宝玲曾不止一次劝她,既然她现在跟总统先生在交往,为什么不借助他的势力把孩子夺回来呢?她也曾经动摇过,但最终,她还是放弃了这样一条看似捷径的途径。在s国,就算谁有再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会大过总统吧?所以如果傅斯年愿意帮她,那找到她的孩子也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了,而且不

    但可以找到,她还很有希望能够争回孩子的抚养权。

    不过想来想去,她还是没办法向他开这样的口。毕竟,这个孩子是她跟另一个男人所生的,任何男人,应该都不希望帮自己的女朋友找她跟情敌的孩子吧!明知道他心里会不好受,却还利用他对自己的感情去自私地达到自己的目的的行为,她怎么都办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