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 带着淘宝混古代 > 第657章 偷摸的干活

第657章 偷摸的干活

    当天,左弗就上了折子,只是用词却并不激烈。

    孙训珽说得是有道理的,佐贰官们分析得也是对的,如果指望不上朝堂,那就别太激烈,将这事闹大。开拓团的人还在琼州,完全可以让张铭过去,借着挖矿的名义去吕宋。

    果然,第二日早朝朱慈烺提都没提这事,这也不能说朱慈烺冷笑,而是千百年来中原王朝对于外出的移民都是这态度,你跟他说要管这事,反是显得不正常。

    不过朝堂上没提归没提,事后朱慈烺却让她留下,在私下询问了这事。

    左弗将自己的想法跟朱慈烺说了一遍后道:“陛下,西班牙人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的,不停挑唆土著屠杀我华夏人,概因瞧不起咱们大明。

    所以,臣觉着,可以让开拓团过去,反正吕宋金矿也很多,收拾一顿那些西班牙人还能拉点金矿回来,还能得到那些下南洋之人的拥护,若将那块地纳入大明领属倒也是不错。

    毕竟,吕宋树林资源丰富,且铜,铁,金,银矿也不少,若将西班牙人驱逐,我等纳入手中,来日出海贸易也会更顺畅。”

    “我大明是大国,岂能公然侵略他国领土?”

    朱慈烺道:“如果朕没记错得话,昔年他们三位国王都曾到访过我大明,成祖还接待了他们,其东王巴都葛叭哈喇归国至山东时,因病而去,还曾留下遗言要留葬我大明,成祖皇帝还派了礼部郎中陈士启前往祭奠,是国王礼节将其厚葬于山东,并赐谥号“恭安””

    朱慈烺望向左弗,意味深长地道:“可以这么说,吕宋虽不怎么开化,可与我大明也算老朋友了。如今他们被西夷统治奴役,想来真是心痛啊!”

    左弗秒懂,点着头,拱手道:“陛下说得是。不管吕宋如何落后可毕竟乃是我大明属国,如此被人欺辱,我大明如今虽时政艰难,但怎么也要进行一点人道主义的援助,臣这就安排人送些大米,药品过去。”

    朱慈烺点点头,“就让开拓团去吧,如何花钱,怎么调配,你看着办,不用上报了。等事办成了,再来回禀。”

    “是,陛下!”

    这话说得很明白了,说解放华人是不行的,得说是去解放老朋友,顺便悄摸的做,不要让朝堂里的人知道,等事办成了再大声宣扬

    自己倒是小看朱慈烺了。看着不声不响的,没想到野心还是有的,别人看不上的地方,他看得上,想来昔年相处时给他讲过的东西他到底还是记下了。

    出了皇宫,左弗立刻就行动了起来。

    张铭带上一队精锐,拖上物资连夜就出发赶往了琼州。

    这两年,左弗主导的逆向工程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材料学等其他技术的破解使得大明火器又上了一个台阶,如今左家军已开始装备燧发枪。

    这回去吕宋,这样先进的武器自然要用上。毕竟西班牙火器也很成熟了,要是不把家底掏出来,恐怕会吃亏。各类迫击炮,新型火炮也被拉上船,左弗这边出去的人,除了张铭带的百来个武装到牙齿的精锐外,其他都是押送物资的。

    琼州那边其实也能生产,不过有备无患,打仗打得就是钱,尤其是一些药品琼州那边还生产不出来。

    像大量用来治疗疟疾的药物是必须运送过去的,而琼州现在根本没法生产这些药物,琼州本地库存的这些药物得用来治疗百姓,所以还得靠左弗上买一批运送过去。

    除去这些外,一些驱虫药也得送过去。吕宋那地方对于这个时代的人可不怎么友好,一些常备药物都得准备上。

    另外抗生素,手术用工具等医疗设备也得备上,还得派出一支军医小队随军。

    好在,左弗经常往琼州送东西,所以虽说东西多倒也不至于让人怀疑。不过有些细心的人却发现,左弗的左膀右臂中的张铭踏上了船,而且还带了一些人过去,这就有点值得琢磨了。

    不过张铭属于左弗的私兵,就算有人觉得可疑也不能因此弹劾左弗。毕竟人家说起来是左弗家里打工的,外派不也挺正常么?

    而且现在他们也不敢随意弹劾左弗,天知道会遭来什么报复。左弗那人还算有心胸,阴险的那套也不屑玩,不过她那夫君可没一定了。

    谁不知道孙训珽此人睚眦必报,还端得心狠手辣,上回招惹了左弗一下,那几个回乡的户部官吏一路上可不好过,差点就死半道上了。回乡后也是处处碰壁,被人奚落,这里面要没孙训珽的手笔鬼才信。

    所以

    既然没影响到他们,哪怕发现了什么还是继续装聋作哑比较好。

    张铭一路南下,到了琼州只停留了三日,便立刻出海朝吕宋而去。

    待离着吕宋近了,他便将临行前左弗给的镜囊拿了出来。他出发前,左弗给了他镜囊,要求他在快到达吕宋时才出来看。眼看吕宋就快到了,他便将镜囊拿了出来。

    他打开镜囊,将纸条拿出来一看,瞳孔顿时一缩,一股凉飕飕的感觉涌上心头。

    “受降不予。”

    短短几字透露出了左弗的愤怒!

    跟随左弗多年的张铭还从未感受到左弗如此残酷的一面。受降不予的意思不就是不接受俘虏,所有人就地格杀的意思么?

    左弗从来没有过这样!

    哪怕是面对鞑子她也会接受投降的!而现在

    面对着西夷人以及吕宋土著她竟下达这命令,这到底是有多愤怒?

    不过当消息传来时,张铭也是很愤怒的。他跟随左弗多年,家天下的观念淡薄了不说,也产生了浓厚的民族意识,所以当吕宋的华人被屠杀消息传来后,他也是愤怒的。

    而且撇去这点不说,他们前往东南亚贸易时,当地华人也给予了很多帮助,有些直接就是他们的大客户,客户被人宰了,能不冒火么?

    不过这会儿看着这字条,他感觉自己的愤怒与左弗比起来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张铭没有经历过百年黑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那是怎样的一种痛!

    左弗不会忘记当年使馆事件时,自己上街呐喊的场景。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世为人,可当年那种屈辱感仍然没有从心头散去。

    凭什么呢?兔子勤勤恳恳地干活,踏踏实实地做人,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里,四千多年都是世界第一,都是超级大国,可却从来不去欺负别人。

    一朝瞌睡,付出了几千万条性命的代价后醒来,不过是想过点好日子,不过是想获得一点尊重,这又有什么错呢?

    可就这样也不被允许!鹰酱国的前总统甚至公开说出,让十几亿兔子过上发达国家般的生活对世界是灾难!真是笑话!物竞天择,当年我们不行被打了,我们也认了!可我们现在连发奋图强也不行了?!

    左弗可不认这个!今日西方已崛起,他们横行大洋,想奴役谁就奴役谁,想屠戮谁就屠戮谁,随心所欲的侵占别国领地,今日左弗就要打掉他们嚣张的气焰,不为别的,就为一口气!

    就为百年来千千万万为了民族独立,为了国家获得新生的人们出一口气!无论在哪个时空,欺负兔子就是不行!

    张铭收起纸条,心情略有些沉重。

    他想起自己年少时,左弗对自己说的话:落后就要挨打!我们这辈人的牺牲是理所当然的,是应该的!因为,不想我们的子子孙孙被屠戮,我们要站出来,牺牲自己!

    每一个人都这样想,这个国家才可能获得新生。鞑子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是我们团结的对象,西夷才是!

    当年的话历历在耳,再回想起来,竟是有千般思绪涌过心头。西夷杀华人没有任何负担

    这个念头一涌起,他忽然感觉无尽的怒火涌了出来!他们杀的是在吕宋的华人,可打得何尝又不是他们这些在大明之华人的脸面?!

    必须要严惩!

    “头,快看,是大铁船!”

    忽然有人惊叫,“是,是大铁船!”

    张铭愣了下,忙拿出望远镜瞧,这一看,便有些愣了:这神器怎么也出来了?

    船上挂着五星红旗,这是大明的象征。左弗的提议早就生效了,各国皆有国旗,大明应也有国旗。

    鲜血铺就英烈路,五星光耀九州同!

    士农工商围着大五星,那代表朝廷与天子。

    左弗是这样说的,可张铭等人都知道,那大五星只代表这个国家,并不代表朝廷与天子。

    大铁船离得近了,看着旗语,张铭打开了对讲机,木二的声音传来,“张桑,大人派我等来协助,带来了油,还有我们大和族的勇士!”

    木二等东瀛人虽许多已成了归化民,但是左弗还是允许他们保留了自己的民族,而这大和族一词在这些年也渐渐成为了军中的一面旗帜,一个标杆。

    这些倭人以骁勇善战,悍不畏死著称,所以渐渐也在军中有了一定地位,还是比较受人尊敬的。

    毕竟军队就是一个讲究勇武的地方,悍不畏死又忠心耿耿的人总是比较受欢迎的。

    而木二等人也十分自豪,丝毫不觉自己是大明人的狗腿子,不得不说,岛国人的思维逻辑真得很不一样。在他们看来,这才是体现自己价值的方式!如果没人搭理自己,那不如死了算了!

    像樱花一样,花期短暂不要紧,关键要灿烂!

    人生也一样!

    短命不要紧,关键要够浪,够风骚!

    生得猥琐也没关系,只要死得光荣就行了!

    能被派来执行这样的任务,木二等人觉得荣耀极了。虽说是来送补给品的,但是大人也没让他们立刻回去啊,不说了让他们辅助吗?

    木二也得到了一个镜囊,左弗关照他了,若是张铭撑不住,就换他做执行长官,战场指挥权可以转移给他,张铭若有疑问,便将镜囊里她老人家的亲笔信给张铭看!

    木二不知左弗为何会有这样的安排,因为张桑看起来也不是柔弱之辈呐!哪里那么容易撑不住?!他可是精英中的精英,哪那么容易倒下?

    不过大人将如此重任委托于他,他还是倍感荣幸的!所以,哪怕这回死在吕宋,他一定也要将那些欺负大明人的白皮鬼给弄得死死的!弄死还不够,还得割他们头皮,耳朵,让他们再嚣张!

    压下心中的小得意与兴奋,木二沉着声音道:“张桑,马上就要登陆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先炮轰一下。”

    张铭沉默了半晌,道:“海战你比我有经验,就听你安排!诸位,准备,炮击!”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须臾间,肉眼所见之处便是火光四起,然而预想中的惨叫却没有传来,这下木二可火透了!

    他跺着脚大骂,“八嘎!没人防守!如此轻视我等,八嘎!八嘎!!!”

    他这样一骂,身后那群东瀛鬼也跟着叫骂了起来,好似受到了什么天大的羞辱般,这群人上跳下窜,各种问候人家老母的话就从嘴里冒了出来!

    张铭也是有点懵。

    一轮炮击后,对面竟是静悄悄,这是什么情况?他不敢大意,又立刻下令第二轮炮击!

    第二轮过后,依然静悄悄!

    再来!

    三轮炮击后,岸上都成焦土了,这下连大明士兵都火了!

    杀了他们的同胞,居然连防岸都不设,该说西班牙人心大呢?!还是说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张铭等人不知道的是,他们速度虽快,可如此多的船只过来早就引起西班牙方便的注意了。西班牙人虽经营吕宋几十年,可完全将这里当原料地,只简简单单修筑了一些防御工事,根本没好好经营过。

    反正在这片大洋上,还真没什么对手。不过,这几年大明开海,琼州海军四处蹦跶,曾经就起过小摩擦,已经领略过琼州军勇武的西班牙人这回一看琼州海军真得来了,这下有点方了。

    不过他们毕竟是强盗出生,想这样吓退他们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思来想去,就凭着现在的工事是防不住的,索性不防,放进来打!

    毕竟,吕宋深入作战比较困难,且大明人不熟悉地形,这对他们来说就是有利条件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