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 紫墟圣域 > 0524往事不堪回首

0524往事不堪回首

    空间荡起层层涟漪,晗兵内心有些沉重,原路返回,他要抓紧时间找到那些人。

    “咦?空间荡漾?难道有人偷窥?”一声叹息,自苍穹之上,悠悠传出。

    所有七玄门弟子,自从叶辰光救了肖暮非之后,对他亲切至极,一路上,也开始谈笑起来。

    “叶兄这一次进入门派,可说是找准了好时候……”一个弟子嘻嘻笑着,不无羡慕的说道。

    “是啊,偏偏是山门开的时候进入宗门,真是运气。”另一个弟子也是羡慕的说道“等到下一次山门封闭,就基本成长起来了……运气真好。”

    叶辰光不解,道“为啥这山门封闭与收弟子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去了。”包括方大龙在内,众人异口同声,人人都是一脸的唏嘘,不堪回首的样子。

    “怎么”

    “山门开着,弟子们要行走江湖,要为门派做任务,换取贡献,然后领取灵元石,作为修炼资源,终究是自由很多。”

    方大龙苦苦的笑着“虽然在江湖上行走,性命也是旦夕不保,但总算是行动自由,想去哪里,就去那里。但,若是山门封闭……哎,真是惨不堪言。”

    “这是咋了”叶辰光是真的不解。

    “山门封闭,就不能行走江湖了……数十万人的大门派,就集中在一个地方。能做什么”方大龙一脸沧桑“就只有天天都在窝里斗。”

    另一个家伙一脸沉痛的接口“是啊……窝里斗,还不仅仅是窝里斗,还要搞排名啊,这才是最要命的。”

    “排名”叶辰光愣住,他在圣域晗家,自然知道排名的重要性。

    “几十万弟子的排名……”方大龙打了个寒颤“平均每个人,每一天,要经历十场战斗;以此决出来高低排位。”

    “同一个师门的师兄弟,要排名,整个门派同一批弟子,要排名……名次低的,拼命往上冲。名次高的,拼命要稳住……”

    “一些资质不是很好。而且修为偏低的……基本上就是每一天的战斗就是在挨揍……在不断地挨揍之中成长。”

    “像你这种刚入门的,什么根基都没有,在那样的排位战之中,是最吃亏的,因为你谁也打不过,但是你都得打,那就只有挨揍的份”

    方大龙一脸的唏嘘“当年我刚刚拜入师门的时候,只修炼了半年,就正好赶上了山门封闭的排位战,那个时候……我最多的一天,被打了一百七十六顿……”

    “一天被打了一百七十六顿……”晗兵顿时木然。

    这是什么数字

    这也太恐怖了吧

    “更惨的是,今天被打了一百七十六次,明天你还要继续战斗……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方大龙扬天长叹“那一次。山门封闭了十五年,我就被揍了十五年……”

    “就算你自己不想打,但,比你名次低的却也是一窝蜂的找上来……要跟你打,因为他们要提升名次……真真是不堪回首。”

    说到这里,众弟子都是低头叹息。

    有个家伙一脸的欲哭无泪“你一天一百七十六顿算个屁……我曾经连续三个月。平均每天都被打二百次,到后来。屁股上被踢的老茧都那么厚……”

    众人哈哈大笑。

    晗兵却是毛骨悚然。

    “幸亏……幸亏啊,幸亏我没赶上那等时候。若是真那样,自己这刚刚飞升的修为……对上这数十万名七玄门的弟子,还不得破了七玄门的挨揍记录”晗兵笑道。

    不过,晗兵心里清楚,以他现在的本事,一般的神王都不放在眼里。要是施展某些手段,就是神皇,甚至神尊都可以坑杀。

    怪不得这一路上就看到这帮家伙一个个的皮糙肉厚。挨揍也不怎么在乎,原来都是百炼成钢啊……

    肖暮非虽然侥幸中毒不死,祛毒保命,元气仍旧不免大耗,且心思回然,一路上阴沉着脸,似乎在想什么。

    众人知道他此刻必然心情不佳,尽都不敢打扰。只是在一边低声谈论。

    唯有叶辰光和晗兵悄然走在他身边,低声道“肖老,那毒素……没问题”

    肖暮非看了叶辰光一眼,情知自己的状况瞒得过别人,却难以瞒过叶辰光,毕竟丹药是中毒后才吃的。

    他的情况,叶辰光最是清楚,低声道“九绝幽冥渡的毒力已去九成有多,仅得些许残毒在心,绝不至于毙命,只是……想要彻底祛除干净,却是绝不容易,非得花上一段时间潜心闭关,才能彻底痊愈。”

    晗兵闻言点点头,肖暮非如今的状况跟他预计的基本一致,性命无虞,残毒未尽,九绝幽冥渡若然不愧是神界传说中的不解奇毒,即便是已阳气凝聚的神丹,也不能立马解毒。

    主要是叶辰光给的丹药,看似阳气滚滚,实则只有一丝,否则,肖暮非还不瞬间焚成飞灰!

    “此事你心知就好,决不能让大家都知道我余毒未清,否则……大家势必将斗志全无,那就再也回不去了。”肖暮非长长吸了一口气“现在,距离回到山门,还有漫长的五千六百里……”

    “一步,一惊魂啊。”

    晗兵道“肖老,晚辈来自初来天域,实力自属末流,但总算还有几分眼力,七大宗门既然齐名当世,彼此之间的实力大抵也就只在伯仲之间,就算有所差距,绝不会太大,咱们七玄门众人,实力以肖老为最,为超一流实力,余者或者一流或者二流,并不能算是顶尖高手。”

    “而亦今为止,他们派出来对付我们的,都是边缘人物,实力最高者,也就是如方大龙方兄一级的实力,绝对不入顶尖,换言之,对方真正有影响力,有超绝实力的那些超级高手,应该是没有出现吧否则,战况只怕会更加惨烈”

    肖暮非闻言很有些惊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在惊奇晗兵为何能够看得出来这点,道“你所言不错,七大门派真正的中坚人物,还有那些重点弟子,一个也未曾出现。”

    “他们未曾出手的原因却也简单,这是门派敌对之间的潜在默契,这件事,迟早还是会被翻出去的。”肖暮非说道“现在这些人出手,他们只要一推,就能推得干干净净。找不到他们头上,但若是那些知名人物漏了行藏,就只能同样沦为代罪羔羊,宗门利益至上,任何人也是可以牺牲的……”

    “各大宗门之间的和谐,就算只是流于表面,还是有其存在价值,须得保持。”肖暮非冷笑一声。

    “不过,我们越是往前走,需要面对的阻力只怕就会越大。这份阻力,及至去到距离宗门一千里路之内,大抵就会攀升至极致,那时,十有**就是他们图穷匕见的时候。”

    “他们既然已经安排了这么多刺杀,亡我等之心必坚,断没有道理去到那时候反而会放我们过去,所以,最后一千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步一生死。”

    肖暮非长叹“唯有我们全部死光了死绝了,这份仇,才能暂且先压下了,因为,没有人会为了一个乃至许多死人大动干戈……”

    “但我们要是能活着回去,这份仇,却就是不共戴天了”

    肖暮非嘴角扯动,冷笑了一下。

    晗兵点头,这个道理,他如何不明白。

    一个人死了,那就是死尸,再无价值,就算是明知道这期间是怎么一回事,但为了大局,为了和谐,也只能按下,但人要是活着,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万年难遇的妖孽天才,能够撑起门派未来辉煌的那种人物……

    无论是为了谁,为了宗门尊严,为了遇难弟子,乃至为了笼络住那个天才之心,这口气,都是必须得出的。

    看了看晗兵,叶辰光的心咯噔一下,他都不知道晗兵真身什么时候回来的。

    “相处久了,才会明白你的弱点,晗兵,你的精血,注定是晗家崛起的垫脚石。”叶辰光在心里嘀咕。

    说话间,众人走在一条平缓的大路上,两侧都是农田,

    很平静。

    但,就是在这一平静的环境氛围中,突然间一阵风起。

    来势奇疾的狂风转瞬已经扑面而至。

    狂风过境,两侧农田如同海浪一般翻滚,一道沛然剑光,突然在前方显现

    夹杂着无匹寒意

    似乎要将这方境遇的天地万物,一并冻结

    刺杀,又一次到来了

    而且,这一次的刺杀者实力,远远超越之前的任何一波杀手

    那点寒光,在远方出现的时候,还只得一个点,但,冲到众人前面十几丈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团呈螺旋状的巨大风暴

    浩瀚剑光斑斓璀璨。

    就只能看到这道已经灿烂到了极点的剑光,而全然不见出剑之人,卷地而来。

    由一点寒光骤现,趋至面前,化作了剑光风暴,乃至冲进了人群,大量鲜血恍如爆炸一般的冲上半空,至少三十名以上的弟子同时哀嚎惨叫倒地,走势无匹的剑光仍不见有丝毫减弱,剑尖已经来到了肖暮非,晗兵,还有叶辰光面前。

    这是必杀之剑

    意在必杀

    前面的百十名弟子,非是没有见机得早之人,出手抵御,可是却没有任何人能够稍作阻挡,就被摧枯拉朽一般的突破了。

    浩瀚剑光映照之下,肖暮非须髯皆碧,他大吼一声,一手将晗兵和叶辰光送出数丈之外,这才拔剑而上“鼠辈!报名!受死!”

    大喊一声不要紧,直震的空气嗡嗡想,层层涟漪四散开来。

    晗兵满脸的惊讶,那狂猛的必杀之剑,竟然脱胎自自己的剑法,“一剑化九!”

    “当年的旧事,竟然在今朝一幕幕浮出水面吗?要是知道我傲君主回来了,你们还敢这么淡然的使用我的剑法?”晗兵得心底再冷笑。

    “往事不堪回首,夕情莫在流连,这一世,我傲君主,要胸怀天下!”晗兵笑啦。

    浩瀚剑光之中隐匿的一道白影似乎是轻蔑地笑了笑,随着“当”的一声巨响,肖暮非只感觉手中长剑恍如劈在空处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而那团剑光中的那人猛然喷了一口鲜血,剑光瞬时散乱,竟尤未肯就此放弃,竟自转弯,闪电般向着晗兵所在位置追击而去

    “劈山剑,肖暮非,你竟然没有死!”白影有些震惊,不过,他的攻势未减,璀璨的剑芒掠过虚空,一柄银色的长剑,带着无尽的寒意,生生刺入了叶辰光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