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被忽视的常纪南

第五百二十一章 被忽视的常纪南

    沈衣雪和言寂顿时被吸引了目光,还没有走过去,就见奔雷剑客握着那事物往七彩囚笼之外走,却不料只走出了不到五步,就突然顿住!

    “咦?”奔雷剑客似乎楞了一下,随即大吼一声,猛地就朝外走!

    一声轻响,紧跟着奔雷剑客的手中瞬间冒出一道青黑色的丝线来,而丝线的另一端,就连在常纪南的胸口!

    常纪南阴恻恻一笑,那条青黑色丝线猛地收紧,连带着奔雷剑客也一同拽了回来!

    沈衣雪和言寂对视一眼,同时暗道一声“不好”,就朝着那七彩囚笼冲了过去。

    言寂的真气如同一道柔和的白光,沈衣雪的混沌之气绚丽夺目,同时朝着常纪南的方向刺了过去!

    常纪南似是早有预料,胸口处那一道青黑色的丝线突然如同有灵性一般,在他与奔雷剑客之间猛地绕了三两圈,就将奔雷剑客牢牢束缚住!甚至,最后一圈还绕到了奔雷剑客的脖子上。

    常纪南的双臂不能动,然而这条青黑色丝线却是完全随着他的心意而动!

    “你们站住!”

    制住奔雷剑客,常纪南猛地抬起头来,一脸警惕地瞪着沈衣雪和言寂:“再向前半步,我先勒死他!”

    那根青黑色的细线已经勒进了奔雷剑客的肉里,虽然没有鲜血渗出,却让他气息不畅,真气无法正常运转,呼吸困难,一张黑脸顿时憋得紫涨起来!

    沈衣雪和言寂只好顿住脚步,不敢再前行半步。

    常纪南又道:“放我出去!”

    沈衣雪无奈,只好收起那座七彩囚笼,将常纪南放了出来。

    常纪南看看言寂,又看看沈衣雪,咬牙切齿的模样十分狰狞:“本来,我也只是想要言寂的本源之力,现在看来,还要搭上这个莽夫了!”

    奔雷剑客会落入常纪南手里,沈衣雪要占一半的责任,毕竟要求奔雷剑客去搜常纪南的身的人,是她。

    沈衣雪看着常纪南,问道:“你要如何,才肯放了他?”

    “如果我不肯放呢?”常纪南一双眼睛阴恻恻地盯着沈衣雪,如同盯着猎物的毒蛇。

    沈衣雪道:“若是你不肯放,又怎么会留他到现在?早就直接勒死了!”

    常纪南就叹了口气:“你难道就不能稍微蠢笨一些么?”

    沈衣雪答的干脆:“不能。”

    言寂道:“你从一开始就算计,目光不过是我身上的本源之力。我将本源之力转交给你,你放了他,如何?”

    “你一个活了几千年的人物,为何竟还不如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子看得通透?”常纪南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之情,“到了现在,我所要求的,又怎么还会仅仅只是本源之力?”

    “那你还想”

    言寂剩下的“要什么”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一声暴喝打断:“天界本源之力,本当属于天天界之人!就算天帝放弃,也轮不到你!”

    声音粗犷豪放,人还没有出现,声音就先传了过来。

    沈衣雪和言寂下意识地循声望去,就见虬髯黑衣的夜天纵从葬神渊下方驭气而来,猛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常纪南也被他的声音所吸引,沈衣雪趁机将伽蓝冰魄针握在掌心,悄然凝聚出一把七彩小剑,无声无息地朝着常纪南与奔雷剑客之间的青黑色细线削了过去。

    起先,常纪南似乎是毫无察觉,直到那七彩小剑里那青黑色细线还剩下半寸不到的距离时,他才猛地回头看向沈衣雪:“没用的。”

    沈衣雪心中一惊,瞬间梵音过来,自己是小动作并未隐瞒过常纪南。甚至,方才被夜天纵的声音所吸引,都可能是常纪南故意装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上当!

    果然,七彩小剑落在那青黑色的细线上,一下就如同无物般地穿了过去。再看那青黑色细线,却仍旧是完好无损。

    想明白这一点,沈衣雪也不急着收回那柄七彩小剑,反而就在常纪南眼皮子底下,对着那根青黑色细线削过来削过去:“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

    常纪南傲然道:“那是自然!”

    也不知是太过自信,还是有意戏耍沈衣雪,常纪南对于那柄削过来又削过去的七彩小剑,竟是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对方不阻止,沈衣雪自然也不会主动收回,就继续控制着七彩小剑过来过去,一边向常纪南道:“开出你的条件来吧。”

    说完这话,还不忘转头去想夜天纵打个招呼:“夜大哥,你怎么来啦?”

    夜天纵看了一眼言寂,又看了看奔雷剑客和常纪南,道:“听说天帝想要放弃本源之力,事关天界存亡,我能不赶来看看么?”

    沈衣雪点点头:“那倒也是。”

    然后又问夜天纵:“可是夜大哥,眼前这情势,当真是要关系到天界的生死存亡了,你可有什么好主意?”

    她居然当着常纪南的面,向夜天纵讨教起该如何应对的问题,简直就是将常纪南视如无物!

    常纪南脸都黑了,朝沈衣雪道:“沈衣雪,你还想不想知道我的条件了?!”

    沈衣雪这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当然要知道?毕竟奔雷剑客还在你手里呢!”

    “那你现在听好了……”常纪南急忙开口,不料却再次被人打断:“既然天帝陛下不在意这本源之力,不如就由我佛宗一并接收,也好凑齐这五道,如何?”

    佛宗宗主道空,身后跟着刚刚得了一道天界本源之力,去而复返的如尘也驭气而来,在断崖不远处落下,缓缓地走了过来,对于常纪南和奔雷剑客,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

    奔雷剑客现在是道宗的宗主,又不是他佛宗的修者,道空自然不必太过在意!

    常纪南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人越多,代表的背后势力就越复杂,意见也就越不容易统一。

    更糟糕的是,片刻之后,刚刚离开之后的桃花姥姥也去而复返,出现在葬神渊的断崖前。

    沈衣雪奇道:“你不是回妖宗休养去了么?”

    桃花姥姥就叹了口气:“本来,我的确是想要返回妖宗,去休养一段时日。可是,你看看,魔修和道修的人都来了,我妖宗不派个人出来,合适?你微海师伯又不在,我只能再辛苦这一趟了。”

    沈衣雪这才看向道空:“道空宗主,这一次不用闭关修炼了么?”

    之前,沈衣雪道天界来找搬救兵,结果却被道空拒之门外,只派了个如尘带着十几个修为地下的佛修来应付沈衣雪。当时的理由,似乎就是闭关。

    道空“嘿嘿”一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事关天界存亡,我佛宗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理。即使是闭关,也只能强行终止,提前出关。”

    沈衣雪煞有介事地点一点头:“好像是很有道理。”

    “更何况,道空还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天魔女。”道空又继续道,“我佛宗修者,以宗主为尊,下面修为高深的修者无数,为何天魔女竟会让如尘接受这一道本源之力?是否有欠妥当?”

    沈衣雪点点头:“的确是不太过当。然而当时的情况,道空宗主和佛宗那些修为高深的修者全都不在场,如尘小师父自然也就成了最佳人选。”

    道空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那……现在更改,可还来得及?”

    沈衣雪先后和夜天纵,桃花姥姥和道空打过招呼,此刻又与道空说起来没完,顿时让控制这奔雷剑客的常纪南有种被忽略的感觉。

    然而道空和沈衣雪,一人一句,一问一答,竟是丝毫没有他插嘴的机会。当下不由有些着急起来:“天魔女,沈衣雪!”

    沈衣雪楞了一下,尚未来得及开口,道空就抢先道:“你随非天界修者,可好歹在其他域界也算是个有身份之人,难道连最基本的礼节也不知道么?”

    “就没有人告诉过你,不可随意打断他人谈话的么?”道空看也不看常纪南,语气当中却满是挖苦,“想要说话,先闭嘴等着!”

    常纪南脸都青了,瞪着道空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气急败坏地勒紧奔雷剑客脖子上的青黑色细线,朝着道空吼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他?”

    “奔雷剑客?”道空似乎楞了一下,随即有些好笑地道,“他是道宗宗主。而我却是佛宗。佛宗!”

    言下之意,竟是在说常纪南威胁错了人。

    常纪南又转向沈衣雪,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听道空又继续问沈衣雪;“如尘他资历浅薄,修为微末。现在更改,可还来得及?”

    如尘低着头,一言不发。

    常纪南气得几乎吐血,一边勒着奔雷剑客的脖子,一边大声叫道:“道宗,道宗的人呢?我要杀了你们家宗主!”

    “道宗的人,来啦!”

    随着这个略带狡黠的声音响起,一道人影驭气急速而来,顿时半空当掠过一抹淡淡的紫影、让人一度怀疑这个前来的人,究竟是个道宗修者,还是魔修!

    不消片刻,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却是同时让言寂,沈衣雪,甚至桃花姥姥和道空,皱起了眉头,脸色也跟着变得难看起来。

    就连常纪南也禁不住变了脸色,勒住奔雷剑客脖子的青黑色细线一松,紧跟着又是一紧。

    奔雷剑客终于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半天喘不过气来!

    不过,他尚未完全闭起来的眼睛,却还是看清了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