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国手圣医 > 第七百一十四章 扭曲事实

第七百一十四章 扭曲事实

    第七百一十四章扭曲事实

    “你找死。”唐尧目光一凝。

    渡边圣抱着田边夜郎的尸体落在燕潮湖上,一字一句道:“只要能为田边老师报仇,虽死无憾。”

    “好。那我倒要看看有谁敢对我动手。”唐尧逼视着渡边圣和下方的日国修行者。

    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日国修行者竟然无一人敢出手。

    全场一片死寂。

    钟鑫等围观的人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田边夜郎死了。

    日国的武道神话陨落了,冉冉升起的是新的华夏武道神话!

    见到没人敢出手,渡边圣的脸色更加阴沉,道:“你离不开日国的。”

    说完,渡边圣就抱着田边夜郎的尸身离开了燕潮湖,其他日国的修行者也相继离开。

    逆鳞中,看着屏幕上田边夜郎死亡的一幕,龙王和盘蛟大圣等人久久无语。

    一指杀田边夜郎。

    这种实力未免太恐怖了吧。

    “他会不会真的用了什么其他的手段?”龙王忍不住想道。

    “都说了以主人的实力没问题的,你们瞎担心啥。”银翅却十分平静。

    始魔的眼中此时也露出了诧异之色,道:“没想到他的实力又精进了许多。”

    三井家。

    三井一飞正喝着茶,坐在他对面的是北川景子,空旷的屋内,正在播放着燕潮湖上的战斗。

    “剑刃风暴,我曾听人说起过这一招。据说是田边先生的成名绝技,从他出道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够从剑刃风暴下活下来。”三井一飞道。

    北川景子点了点头,田边夜郎在日国修行者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不知道多少人听他的故事长大。

    啪嗒。

    三井一飞手中的茶杯忽然落在了地上。

    屏幕上,正好播到田边夜郎的胸口被戳出一个血洞,而唐尧却站在一旁,丝毫无损的画面。

    “田边阁下输了。”三井一飞喃喃自语道。

    北川景子同样娇躯一震,动人心魄的胸脯剧烈起伏着。

    接着两人的脸色更是一白,失声道:“赌约。”

    唐尧赢了,那代表他们就要履行赌约。

    三井家百分之十的股份,北川家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怎么办?要是真把这些股份给他的话,他恐怕会立马成为亚洲最有钱的人,而且我北川家和你三井家同样要伤筋动骨,甚至有可能失去掌控权。”北川景子道。

    一个华夏人成为了日国两大财阀的掌控人,说出去他们两人甚至要自杀谢罪。

    “哼。他难不成真敢来找我们要吗?”

    三井一飞拿出合同,啪嗒一声,用打火机点燃了合同。

    一会的功夫,合同就烧为一堆灰烬。

    “三井家主?”北川景子脸色微变。

    “现在没有了合同,看他怎么办?”三井一飞得意道。

    “可他的手中还有一份合同。”北川景子皱眉道。

    “那不是我们自愿签的,那是我们被他胁迫所签的,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至于那些公证人,都是我日国人,你觉得他们会支持谁呢?他杀了田边夜郎,虽然暂时性震慑住了日国的修行者们,但渡边圣已经对他发布了必杀令,他只能疲于奔命,哪里还有时间来找我们。”三井一飞狡诈地道。

    北川景子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

    虽然这样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她更不能容忍北川家的产业被一个华夏人染指。

    “嘿,不仅如此,我还要召开记者招待会,对外说唐尧强迫我们两家签下这份合同,到时候他要是真敢找上门来,就不只是跟日国武道界为敌了,而是跟整个日国为敌。”三井一飞眼中闪烁着狡诈的光芒。

    北川景子心中一惊。三井一飞这是要将唐尧往死里逼啊。

    “唐先生,我这弟弟平日家里惯坏了,无法无天。这次冒犯了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燕潮湖中,唐尧背着双手,面对着平静的湖面。在他身后,萧安等几个公子哥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着。

    说话的是萧平。就算他的修为几近元丹境,但在面对唐尧这位新晋的当代神话时,还是心惊胆战。

    “唐先生饶命啊。”萧安几位公子哥小姐不断求饶。

    十几秒的沉默。

    但对萧安几人来说却是一生中最漫长的时间。几人心中全是悔意,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再也不嘴贱,再也不敢出言不逊了。

    唐尧淡淡地道:“我不希望有下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哼。”

    几人身体一软,全部瘫倒在了地上。

    “多谢唐先生。”

    连忙道谢了之后,萧安几人才赶紧离开。

    “唐先生,不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国呢?没事的话,最好尽早离开。”萧平还没走,出声提醒道。田边夜郎作为日国的当代神话,被这样杀死之后,就算渡边圣不下必杀令,日国武道界也必然会疯狂。

    唐尧微微皱眉道:“我挑战日国武道界三日,还有一天的时间。”

    萧平苦笑。连田边夜郎这位武道神话都被你一指斩杀,日国还有谁敢挑战你。

    “哥,出大事了。”

    就在这时,一道慌张的声音响起,原来是萧安去而复返。

    “怎么回事?”萧平低喝道。

    “哥,你看这则新闻。”萧安哆嗦了一下,然后将手机递给萧平。

    萧平只看了一眼,脸色就铁青下来。

    “唐先生。”萧平将屏幕转向唐尧。

    只见上面是三井一飞在召开新闻记者会的一个小视频。

    三井一飞一脸的悲痛和愤怒,脸上有伤痕和泪水,声泪俱下地道:“就在刚刚,华夏的后天道体闯进我三井家,逼迫我和北川小姐签下了一份股份转让合同,索要三井家百分之三十和北川家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如果我们不同意的话,他就要杀三井家和北川家的人,为了保存家族,我们只能答应。”

    说到这里,三井一飞的脸上露出狠辣之色,道:“我在这里郑重声明,我三井家绝对不会屈服,你的阴谋绝对不会得逞。”

    视频下面,则是一大堆评论。

    “后天道体无耻。”

    “滚出日国。”

    “支持三井家,死抗到底。”

    “呵呵,没想到我还没登三井家大门,他们就先声夺人了。”唐尧冷笑。

    不仅扭曲事实,连合同的数据都改了,显然是为了引起公众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