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妖娆毒仙 > 第两千一百九十四章 普通玉镯

第两千一百九十四章 普通玉镯

    “我问你的事情,你只管照实说就是了,别人不敢拿你怎么样!说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想法,难道你觉得朕的江山不安稳!”

    简直就差,跪在地上磕头求败了!苏媚情感觉到穿越到不同地方也真是苦啊!尤其是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替自己反驳,这种感觉既憋屈又不爽!

    “皇上,您这就叫小女子了,小女子哪里懂得这些江山矛盾的东西,这可都是一不小心就会杀头的罪过小女子怎么敢忘记!”

    自己表现的情形应该非常像一个丞相府的庶女了吧,毕竟自己好不容易才挤出汗水来,好不容易才命令自己的身体肌肉全部紧绷,微微颤抖,这演技可是拼尽了全力,还必须自己不是拿奥斯卡大奖的女演员!

    感觉到自己已经够拼的了,如果这皇上还是逼问自己,简直就太不买账了!

    果然皇上的口气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再是那样凶神恶煞了,心里想想就去啊!这只不过是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小庶女一个闺阁家的女儿,怎么可能有这等的文韬武略,就算是有一些阴谋诡计,想要干涉朝政,也根本无从干涉,想得出的一个不由得抚了抚额头,看来自己是最近被那群人弄得脑子都不太清醒了!

    可是望向自己的目光还是带着一份复杂一分怀疑。不管怎么样,这个小女孩,总是让自己感觉到有一些和常人不同!

    虽然现在的表现和普通的庶女并没有不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人,身材弱小的小女孩!

    “好了,好了,能不能别再追究这件事情了,今天可是为皇儿们选妻子的宴会,今天来参加宴会的人可都是特意展示自己才艺的,不是为了听你安心受罚的!”能这么优哉游哉说话的无疑是那个被受宠的宠妃了!

    苏媚情不由有些惊愕的抬起头来饶有兴致的望了过去,只见那个身穿妖娆长裙的女子果然是无所忌惮的索性开口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轻轻将手搭在自己手上!只见一股小小的寒气传入自己,手琢。

    看着碧绿之中无人看见的那股光芒,那道黄色的封印之气苏媚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真的是皇上的宠妃吗?真的不是妖怪附身了?“我问你的事情,你只管照实说就是了,别人不敢拿你怎么样!说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想法,难道你觉得朕的江山不安稳!”

    简直就差,跪在地上磕头求败了!苏媚情感觉到穿越到不同地方也真是苦啊!尤其是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替自己反驳,这种感觉既憋屈又不爽!

    “皇上,您这就叫小女子了,小女子哪里懂得这些江山矛盾的东西,这可都是一不小心就会杀头的罪过小女子怎么敢忘记!”

    自己表现的情形应该非常像一个丞相府的庶女了吧,毕竟自己好不容易才挤出汗水来,好不容易才命令自己的身体肌肉全部紧绷,微微颤抖,这演技可是拼尽了全力,还必须自己不是拿奥斯卡大奖的女演员!

    感觉到自己已经够拼的了,如果这皇上还是逼问自己,简直就太不买账了!

    果然皇上的口气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再是那样凶神恶煞了,心里想想就去啊!这只不过是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小庶女一个闺阁家的女儿,怎么可能有这等的文韬武略,就算是有一些阴谋诡计,想要干涉朝政,也根本无从干涉,想得出的一个不由得抚了抚额头,看来自己是最近被那群人弄得脑子都不太清醒了!

    可是望向自己的目光还是带着一份复杂一分怀疑。不管怎么样,这个小女孩,总是让自己感觉到有一些和常人不同!

    虽然现在的表现和普通的庶女并没有不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人,身材弱小的小女孩!

    “好了,好了,能不能别再追究这件事情了,今天可是为皇儿们选妻子的宴会,今天来参加宴会的人可都是特意展示自己才艺的,不是为了听你安心受罚的!”能这么优哉游哉说话的无疑是那个被受宠的宠妃了!

    苏媚情不由有些惊愕的抬起头来饶有兴致的望了过去,只见那个身穿妖娆长裙的女子果然是无所忌惮的索性开口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轻轻将手搭在自己手上!只见一股小小的寒气传入自己,手琢。

    看着碧绿之中无人看见的那股光芒,那道黄色的封印之气苏媚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真的是皇上的宠妃吗?真的不是妖怪附身了?“我问你的事情,你只管照实说就是了,别人不敢拿你怎么样!说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想法,难道你觉得朕的江山不安稳!”

    简直就差,跪在地上磕头求败了!苏媚情感觉到穿越到不同地方也真是苦啊!尤其是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替自己反驳,这种感觉既憋屈又不爽!

    “皇上,您这就叫小女子了,小女子哪里懂得这些江山矛盾的东西,这可都是一不小心就会杀头的罪过小女子怎么敢忘记!”

    自己表现的情形应该非常像一个丞相府的庶女了吧,毕竟自己好不容易才挤出汗水来,好不容易才命令自己的身体肌肉全部紧绷,微微颤抖,这演技可是拼尽了全力,还必须自己不是拿奥斯卡大奖的女演员!

    感觉到自己已经够拼的了,如果这皇上还是逼问自己,简直就太不买账了!

    果然皇上的口气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再是那样凶神恶煞了,心里想想就去啊!这只不过是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小庶女一个闺阁家的女儿,怎么可能有这等的文韬武略,就算是有一些阴谋诡计,想要干涉朝政,也根本无从干涉,想得出的一个不由得抚了抚额头,看来自己是最近被那群人弄得脑子都不太清醒了!

    可是望向自己的目光还是带着一份复杂一分怀疑。不管怎么样,这个小女孩,总是让自己感觉到有一些和常人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