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帝少惹不得 > 第2392章:我会保护你

第2392章:我会保护你

    刚才,他那么的想见她。

    现在,他居然见到了她。

    可是,慕以言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才好了。

    好像,说什么都是错。

    不说的话……他心里,又十分的难受,像是被挠着一样。

    慕念安走到了慕以言的房间门口,才停了下来。

    她转身,看着他:“哥,你……刚回来吗?”

    “是的。”慕以言回答,“你怎么会出来?”

    “我一直都没睡着。隐约的,我听见外面,好像有脚步声,我觉得,应该是你回来了。所以,我就悄悄的出来了。”

    “为什么不睡觉?”

    慕念安咬着唇:“我睡不着。我一闭上眼睛,就是那么……画面。”

    “贺礼彬已经被抓进去了。”

    “我知道。”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会伤害你了。”慕以言看着她,“再也没有。”

    这是他对她说的话。

    也是,他对她的承诺。

    慕以言绝对不会再允许任何人,能够伤害慕念安。

    她是慕家的公主,是慕家的掌上明珠,怎么可以遇到这样的险情呢?

    “我相信哥哥。”慕念安点点头,慢慢的,露出一丝轻笑,“我一直都以为,我没有希望了。但是,看到你破门而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会有事了。”

    看见她笑,慕以言反而征愣出神了。

    他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她的笑容……对他来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魔力。

    “嗯,我会……我会保护你。”

    慕念安点点头,忽然伸手,朝他身上摸了过来。

    慕以言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出于本能,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身上的衣服,都还残留着血迹。你怎么不好好的洗漱一下,就来我的房间门口,站着呢?”

    “我想确定一下,你有没有事。”

    “是你把我救出来的,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有没有事?”

    被慕念安这样的眼神盯着,被她这样的看着,慕以言竟然……慌乱了。

    他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只见,慕以言别过头去:“我正打算走的,谁知道……你自己出来了。”

    “大概,是因为,我们两个是兄妹,是亲人,有心电感应吧。”慕念安说,“所以,你来了,我就察觉到了。”

    一句话,忽然就如同白日惊雷,在慕以言的面前炸响了。

    轰隆隆的。

    是啊,他们是兄妹,是亲人,是血亲……

    是这辈子都不能跨越的鸿沟。

    他在想什么呢?

    现在这一刻,慕以言出国留学那段时间,再加上慕念安出国深造的那段时间,用跨国距离,冲淡的感觉和思念,现在,全部都卷土重来。

    而且,深深的席卷了慕以言本人。

    他用了那么久,那么久的时间,才让自己恢复冷静理智的。

    现在,都没有用了。

    慕念安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动作,哪怕是眼神,都会让他建设了好久的心理防线,一下子崩塌了。

    “哥,哥?”

    慕念安不解的看着他,表情也隐隐的有点担心。

    哥哥怎么一下子就……变了脸色,神色也非常的不对劲?

    她没说错什么啊……

    “哥?”

    慕念安连续叫了他好几声,慕以言终于回过神来了。

    他转身就推开了自己卧室的门:“我先去洗漱休息了,你也好好的休息。其余的事情,我们到时候再谈。”

    他匆匆的走进去,又匆匆的关上门。

    慕念安都是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看着面前紧闭的门。

    哥哥这个人……怎么还是那么的奇怪啊?

    说走就走,都不带打声招呼的。

    慕念安叹了口气,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她……也回去睡觉吧。

    虽然,她睡不着。

    但,就算是数星星,数羊,她也要强迫自己,睡下去。

    ………

    天亮了。

    看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两样。

    至少,在慕迟曜和言安希看来,是这样的。

    在餐桌上,两个人还在计划着,讨论着,下一站,要去哪里度假旅行。

    佣人默默的从厨房里,穿着丰盛的早餐,放在桌面上。

    “哎,对了。”言安希这才想起来,“以言呢?他怎么还不下来吃早餐?这个点了,他应该要去公司了。”

    “额,太太……少爷在楼上房间里。”

    “他在干什么?”

    “睡觉。”佣人回答,“少爷好像还没醒。”

    “没醒?”言安希很是诧异,“不太可能吧。他怎么会还在睡觉啊?”

    佣人摇摇头:“太太,我不太清楚。”

    “那,念安呢?”言安希又问道,“不会也是还在睡觉吧?还是说,她已经出去了?”

    一边询问着,言安希一边看了一眼时间。

    快到九点。

    这个时间,对他们来说,是比较早。

    但,对年轻人,有工作有事业的两兄妹,而且,睡眠时间还比较规律的人来说,睡到现在,的确是比较少见的了。

    慕迟曜淡淡的开口:“去,把管家找来。”

    “是,慕先生。”

    言安希咬了一大口生煎包:“你找管家干什么?把他们兄妹俩喊起来?不准赖床吗?”

    “问问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

    言安希还是不懂。

    而管家,听说慕先生找他,早就已经飞快的赶过来了。

    “慕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昨天晚上,我上楼休息的时候,好像,念安还没回家,是吗?”

    “是的,慕先生。”

    “发生什么事了。”慕迟曜也懒得再多问,兜圈子,“如实说一下。”

    管家却流露出一丝丝的……为难。

    “怎么?”慕迟曜挑眉,“这个家,是不听我的了吗?”

    “不是的不是的,慕先生。”

    言安希放下筷子,看着管家:“看样子,昨天晚上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就别吞吞吐吐的,还瞒着我们了,快说吧。”

    在慕迟曜犀利的眼神,和言安希的不断催促下,管家只好对不起慕以言,把慕念安被贺礼彬控制,绑走事情,都给说了。

    “什么?”

    言安希气得站起身,一摔筷子。

    慕迟曜也沉着一张脸,脸色非常的难看:“这种事情,怎么不及时汇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