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故乡明月照归路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有伤风化

第一百五十六章 有伤风化

    若想成大事者,就得忍人所不能忍!木安可讽刺一笑,不再说话,这件事隆圣帝若是知道内情,他也是会和陈家一样的掩饰真相!

    时势造英雄,江闻博造就了他。木安可看了一眼江闻煜,若无大的反转,他就是大兴的下一任帝王,而江闻博,则在将一把好牌往坏里打。

    “我答应过你的话,不会变的。”

    江闻煜忽然说,但在木安可听来,却怎么也像是没底气的样子。

    “随你吧,反正我还是那句话,要么就我一个,要么,您随意,而我们之间可就再无瓜葛了。”

    木安可懒懒地说道,下了逐客令:“好了,王爷请回吧,您给他们捎句话,下次在战场相遇,我还会生擒肖展!”

    这么狂傲的话江闻煜却一点也不怀疑,他有一瞬间的难受,打天下和治天下不一样,陈家在士林中的影响力、在朝堂上的影响力有多大他知道。而治天下最少不了的,就是这类人,父皇给他赐婚不就是因为这个吗?所以,他不能抗旨,如果真到了需要牺牲哪一个的时候……

    他抬起手,想摸一下木安可的脸,却被木安可躲开了:“王爷请自重!”

    江闻煜微怔:“我们竟然生疏至此了吗?”

    木安可凄然一笑:“长痛不如短痛!”

    半天,江闻煜抬着的手还是颓然放下,“好吧,我走了,”他说。

    脚步声远去,木安可没有回头看,毫无预兆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他们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肖展先锋军的失败,让颜伯文火冒三丈,就算是自家亲眷也不能太包庇,重责了四十军棍,让他暂时去看守粮草,等有机会了再调回来。

    颜伯文也急,军心不稳,谣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都是于己方不利的,他现在急需要一场胜仗来稳定一下军心,哪怕是一场小胜。

    可几次偷袭,几次的小摩擦均以失败告终,颜伯文火气上来,我是征北大将军!不可一世的北蒙都被我打得认输求和,难道现在还胜不了你们这一群乌合之众吗?

    于是颜伯文孤注一掷,率全部力量准备以碾压的形式来击败江闻煜。

    这日,江闻煜亲率中军出战,左右两营留守。木安可带着本部一千人偷偷出去了,偷营劫寨吗?姑奶奶也会!

    粮草重地,历来都会派行事稳重的人守护的,若按这个习惯,木安可是不敢涉险的,可据线报,守粮草的是肖展的时候,木安可就放下了心,肖展,姑奶奶最会捏软柿子了。

    肖展私自带兵打了个大败仗,一万人马全军覆没,本来是要军法从事的,却只打了二十军棍,小惩大诫,就被‘罚’去守粮草了。对此,全军上下,除了极个别的几个外,剩下的大多数人都不服气。

    他们不服气,肖还不高兴呢,他想的是领兵出战、一雪前耻!谁想颜伯文来真的,打了他一顿不说,还把他撂在这后方。于是,郁郁不得志的肖展就破罐子破摔,开始了他糜烂的堕落生活,天天是饮酒作乐,一醉解千愁。

    这天,他又招来几个营*,变着花样的玩乐,当有人闯进来的时候肖展连衣服都没得及穿,就又做了俘虏。

    而前线正在交战的两军将士都看到了升腾起来的滚滚浓烟,那里是怎么了?

    “大将军,是咱们的粮草营起火了!”

    “什么?肖展这个混账!”本来还因为人多,略占上风的颜伯文知道,他大势已去了!除了大骂肖展外还能干什么?他只能无奈地挥手:“传令下去,大军后撤!”

    事实上,还没等他传下这道命令,下边就已经开始溃败了,江闻煜一马当先,带人掩杀过来。

    兵败如山倒!

    追杀就是看体力的,这边是跑,后边是追。江闻煜手下大多是在山林间训练出来的,平地上的奔跑自是更不在话下。

    至于被追杀的那一方,唉!只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了。

    这种单方面的屠杀,持续了好几十里,江闻煜才收的兵。可当他回营看到肖展后,好心情立马就消失殆尽了。

    只见肖展只在腰间裹了一条单子,其余裸露的地方布满了口红的印记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不明物。而木安可,正坐在一边无聊地玩着手里的鞭子。

    “真是有伤风化!”封良玉和一干文人是来劳军的,作为怀宁的士族,对于这种现象一直是深恶痛绝的。

    “就是,有伤风化啊你!”木安可猛的用鞭子直指到肖展脸上,肖展吓得往后直躲。

    “哼!”封良玉大哼一声,对木安可说,“说的是你,对着个赤//身/露/体的男人,有伤风化!”

    “什么?”木安可瞪大双眼,“你看清楚了,是这个男人赤/身/露/体,怎么成了我有伤风化了?”

    封良玉也瞪眼,以教训的口吻说:“既然知道此男子赤/身/露/体,你为什么不回避?这不是有伤风化是什么?”

    戚七星对着江闻煜呵呵一笑又说,“王爷,小女柔儿自幼熟读《女诫》、《列女传》,若是看到此番场景,定会羞愧难当,掩面而退的。”

    “戚大人,请你注意了,这是我们的敌人!”木安可语重心长地说,“通常一个男人做了有伤风化的事,首先感到羞愧的,不是他的父母,就是他的妻妾,要么是他子女。那么请问:柔儿小姐是他母亲呢还是他妻妾?要么就是他闺女?不然的话为什么要羞愧,还在此人是我们的敌人,此番是来杀我们的情况下?”

    “你,你,你!……”

    除了这个字,戚七星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看戚七星吃瘪,封良玉心中异常的痛快,本来咱们两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可现在,我女儿折进去了,可你女儿呢?转过头就和京城来的姓陈的女人搞到一块去了,两人称姐道妹,亲热的不得了。以为攀上高枝了?搂上粗腿了?哼!不过姓陈的是刚来,人生地不熟的,想找个臂膀罢了!

    木安可却不再和他们废话,她站直了,对江闻煜说:“王爷,肖展我是又擒住了,现在把他交给您,或杀或放您随意,只是不要再给我送过去了,免得再有人没事找碴。告辞!”说完,深施一礼,退了下去。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看着她的背影,江闻煜觉得心里直堵。两人相互已经很熟悉了,可江闻煜最不能忍受的还是木安可在男人面前的大大咧咧,不避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