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无量功德

第八百一十六章 无量功德

    杨氏离开啸风苑以外,苏云朵明令在啸风苑当差的所有人不得向外透露今日发生的一切消息,安氏自然也对跟着她来啸风苑的人进行了一番敲打。

    杨氏今日的所作所为也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澄心苑跟着杨氏来啸风苑的又都是杨氏的心腹,自然也不会往外透露一丝杨氏在啸风苑的所作所为。

    不过今日扶风苑突然被停工,就已经十分引人瞩目,紧接着杨氏就怒气冲冲地直冲进啸风苑,自然就更令人遐思。

    虽说镇国公府向来治府严明,却也挡不住有些人熊熊的八卦之心,杨氏进啸风苑不久,前来啸风苑探听消息的人就一拨接着一拨,不过都被啸风苑的人挡在了啸风苑外。

    啸风苑内严防死守,自然让人更加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各房派出探听消息的人在离着啸风苑不远的地方窥视着啸风苑,直到发现安氏领着人从慈安苑过来才纷纷鸟花散。

    所谓是猫有猫道,鼠有鼠道,为了替各自的主子打探消息,这些人也是蛮拼的,待安氏进了啸风苑,自然自显神勇,可惜直到杨氏离开啸风苑,也没有打探到确切的消息,只远远地看到杨氏精神萎靡,在婢子的搀扶下匆匆回了澄心苑。

    杨氏到啸风苑为了什么,各房的猜测基本一致,无非是因为扶风苑被停工,可到底为何被停工却谁也不清楚。

    杨氏在啸风苑发生了什么事,就更是无从打听,无论是啸风苑还是澄心苑甚或慈安堂对此事个个讳莫如深,一个个都如锯了嘴的葫芦,口风紧得很,根本打听不出更多的消息。

    这事数是被安氏和苏云朵联手闷在了啸风苑,至于府里有什么的猜测,任何人无法阻止。

    这事虽说没在府里传开,陆名扬那里却是无论如何瞒不住,也是不能瞒的。

    安氏回到慈安堂,直接将今日杨氏在啸风苑的所作所为所言一五一十地告诉陆名扬,听得陆名扬脸色沉沉。

    当他听说欢哥儿因此受了惊吓,自是极度恼火。

    原本按陆名扬的打算,只要杨氏认识到自己擅自更改方案的错误,就让扶风苑按原方案复工。

    如今也被陆名扬否决了,他到要看看杨氏还能如何闹腾!

    安氏倒是劝陆名扬让扶风苑复工,陆名扬一心要惩罚杨氏,哪里就能听得住劝。

    接下来的日子,杨氏数次找到陆名扬认错求恳,陆名扬要么不见要么轻描淡写地表示长幼有序,待正和堂和水清苑修缮完毕,自然就轮到扶风苑。

    直急得杨氏如热锅上的蚂蚁,几日下来人就瘦了一大圈。

    杨氏不得已给陆玉敏带了信,希望陆玉敏回镇国公府一趟。

    陆玉敏正怀着孩子,因为胎相不是很稳,陆瑾焙成亲的时候都不曾回来参加喜宴。

    所幸最近胎相终于稳了下来,接到杨氏的信,匆匆赶了回来。

    见到面容异常憔悴仿若大病一场的杨氏,陆玉敏自是惊讶不已。

    待得她弄清楚前因后果,心里自是埋怨杨氏身在福中不惜福,非要闹出事来才知道后悔,可作为女儿既然知道了人也来了,自是不能坐视不理。

    陆名扬那里陆玉敏是不敢去求的,只能曲线求国,分别找到安氏和苏云朵,请她们替杨氏在陆名扬面前多说些好话,总归一句话,不能因为杨氏糊涂犯下的错影响陆瑾粼的婚事。

    看着陆玉敏挺着肚子来替杨氏说情,安氏和苏云朵都是既心疼又无奈。

    这些日子,安氏和苏云朵没少以不好耽搁陆瑾粼婚事为由劝陆名扬让扶风苑复工,却都陆名扬坚决拒绝,甚至还很不高兴地训了安氏和苏云朵一番。

    对于陆名扬的执拗,安氏和苏云朵也只能相对叹息,不过她们心里都明白老爷子只怕是要待陆瞳回来向陆瞳要个态度。

    面对陆玉敏,有些话却又不能对她明说,却也不能让陆瑾敏过于忧心,两人自是点头答应为杨氏做这个说客。

    所幸陆瞳的归期已近,以陆瞳的性子以及对陆名扬和安氏的孝心,他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毋庸置疑,扶风苑复工不过是迟早的事。

    不过既然答应了陆玉敏,就算明知陆名扬不喜听她们的劝,安氏和苏云朵依然决定再劝陆名扬一次,结果自然是再做一次无用工。

    好在这次陆名扬并没有责备她们,只让苏云朵抽空多去正和堂和水清苑看看,别让工匠偷工减料。

    苏云朵是聪明人,自是闻弦歌而知雅意,从中品出陆名扬话外之音。

    这是要让苏云朵督促工匠们加快正和堂和水清苑的修缮进度。

    当然就算陆名扬说提这事,苏云朵也会时常去正和堂和水清苑督工,毕竟雨季越来越近,无论如何也要在雨季到来之前完成正和堂和水清苑的修缮。

    只要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为扶风苑腾出足够的修缮时间,不至于因此影响陆瑾粼的婚期。

    当然这些杨氏并不知晓,她能看到的只有陆玉敏无功而返,依然不见扶负苑复工的希望,眼看陆瞳归期已定,再有三五日就要回到京城,杨氏急得团团转,只得整日里守在慈安苑希望能见到陆名扬跪求陆名扬原谅。

    陆名扬主意已定,又岂是杨氏能左右的呢,压根不在慈安堂露面,最后索性以代苏云朵和大房巡视产业为名,带着升贵等人去杨家集和赢州一带转悠去了。

    陆瞳办差回京,得知情况自是狠狠地训斥了杨氏一顿。

    最后问明老爷子的去处,趁着办差之后圣上给的几日假期,亲自赶往赢州向正在赢州庄子里跟着姜霄下地收割麦子的老爷子陪罪。

    在陆瞳的百般恳求下,在赢州农庄里玩得不亦乐乎的陆名扬终于松口跟着陆瞳回了京城。

    事实上谁都知道陆名扬肯跟着陆瞳回来,是因为想欢哥儿了。

    这不,陆名扬一回到镇国公府,首先问清欢哥儿在哪里,得知欢哥儿已回了在啸风苑,二话不说直奔啸风苑而去。

    待看过欢哥儿,逗过欢哥儿,这才在陆瑾康的催促下回慈安堂沐浴更衣。

    陆名扬虽说被陆瞳“劝”了回来,却并不表示是扶风苑能够马上复工,毕竟如今工匠全都扑在正和堂和水清苑的修缮工程之中,希望赶在雨季来临之前完成正和堂和水清苑的修缮,自然不能在这种时候抽出人手给扶风苑复工。

    看着热火朝天的正和堂和水清苑,再看看堆满了材料却冷冷清清的扶风苑,脑子里回响着陆瞳的话,杨氏自是懊恼不已,却也不敢再有怨言。

    这次事件,给杨氏的教训真正是深刻极了,让她明白这个世界聪明人很多,而自做聪明的结果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扶风苑虽说还没有复工,不过正和堂和水清苑修缮进度却赶在雨季来临之前顺利完工,让苏云朵长长地舒了口气。

    大房在京城的虽说不只有他们夫妻二人,能出力的却只有他们夫妻二人,而陆瑾康身上担着差事,最近不知在忙些什么,就算休沐日也未必有空去现场督工,正和堂和水清苑的修缮工程几乎全压在苏云朵身上。

    所幸陆瑾康将春风、春雨留给了苏云朵使唤,再加上镇国公府这次的工程可以让工匠们忙上一年,工匠们自然十分珍惜这个赚钱的机会,倒也很让苏云朵省心,甚至还有闲情逸致与陆名扬坐下来聊一聊庄子里的事情。

    陆名扬这次为了避开杨氏在升贵的陪同下,不但去了杨家集,巡视了御洁坊以及大房在杨家集的果园和药材种植基地,还去在赢州住了两日。

    在赢州的两日,陆名扬卷起裤腿跟着姜霄下地试验田拨杂草,进麦田收麦子,很是体验了一把“老农”瘾,自然听了许多有关苏云朵在种植方面的尝试。

    “你那个一季麦子两三稻是如何想出来的?”陆名扬抱紧在自己腿上蹦达的欢哥儿,看着苏云朵问道。

    苏云朵一边将亲自给陆名扬泡的茶放在欢哥儿小手捞不到的地方,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看着好好的良田有那么几个月只能种些收益不高的作物觉得可惜,就想试试看能不能通过适当调整种植期多种一季粮出来。

    同样一块地多种一季粮,人自然会辛苦很多,可若是种植成功了,多收一季粮咱庄子的收益上去了,推广下去就让更多的人吃饱肚子。”

    陆名扬极为称赏地看了苏云朵一眼,接着说道:“听姜管事说,去年试的一麦两稻收成并不好,总收成并不比一麦一稻多出多少,为何今年还要试?”

    苏云朵看了陆名扬一眼,抿了抿嘴还是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虽说去年的试验不算成功,甚至可以算是失败的经历,却也不是毫无收获,三季都有收成,表明一麦两稻还是可能的。对于收成不高,我问了姜管事等人,大家都觉得应该是种子不太合适。

    为此姜管事特地将去年每一季收获的麦子和谷子进行了筛选,将最饱满的麦子和谷子留做种子,作为今年试种的种子。

    若是今年依然达不到如期的收成,我打算明白再试一次,若依然不成,也只能是我的想法太过异想天开,也就只能放弃,再择合适的经济作物填补土地几个月的空闲期。”

    陆名扬默默地打量着苏云朵,他发现每当苏云朵说到生意、说到田地都会眼里发光,不由暗暗自得。

    在世人眼里女人就该安于后宅内院相夫教子,像苏云朵这样总想着如何赚钱属于不安分之列,陆名扬却不这样看,他看到的不仅仅只是苏云朵会赚钱爱赚钱,还有苏云朵那颗勇于尝试之心背后的真正目的。

    京都一带虽说地处丘陵,少说也有良田万倾。

    若苏云朵的尝试能够成功,就算一亩地每年只能多收百斤,而一麦两稻只能在京都一带推广,每年至少也能多收百万担,百万担麦子谷子打成米面当有六十万担之数。

    以东凌**士日供一斤米面计算,六十万担米面可以供一支十万的军队吃上差不多一年半!

    这可真是件造福百姓的无量功德。

    陆名扬越想越兴奋,打心底决定要大力支持苏云朵的这个种植试验,就算明年的试验收成依然不理想,只要超过今年的收成,也要支持苏云朵继续试验下去。

    得到陆名扬的支持,苏云朵自是欣喜不已。

    前世江浙一带虽说因为大力发展工业和商业荒废了许多土地,甚至良田变工厂,可苏云朵的确听家里长辈说过农村曾经的辉煌。

    只要选种得当,一麦两稻并不是异想天开的梦想。

    聊完一麦两稻,陆名扬又问起赢州那个新买下的庄子:“听升贵赢州那边的新庄子是替大房添的?还从你手上支借了一笔银子?”

    “嗯,那个庄子我本是想自己买下来,可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我和夫君在京都一带已经有了好几个庄子,倒是大房名下少些好庄子,于是就以大房的名义买下那个庄子。只是大房去年的收益不足以买下那个庄子,我也没好意思问父亲和夫人要银子,就自作主张与升贵叔签了借款协议,先从我这里支借,等年底大房有了收益再还我。”苏云朵淡然一笑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这事本就没什么可瞒的。

    去年苏云朵替大房置得庄子,小徐氏很不满意,她看不上那种山地多的庄子,一心只想要添置几处良田多的庄子。

    虽说苏云朵也十分心仪赢州的那个庄子,为此柳家人也很是费了一番心思,苏云朵考虑再三还是将那个庄子落在了大房名下。

    “你何必如此委屈自己,老大家就是心眼儿多,你管她!”坐在一旁逗着欢哥儿的安氏抬起头看了苏云朵一眼,摇头不以为然地说了这样一句。

    陆名扬嗔了安氏一眼:“康哥儿媳妇这样做自是有康哥儿媳妇的道理,你安心含饴弄孙,莫要多管这些闲事!”

    安氏被陆名扬说得略有些着恼,狠狠地瞪了陆名扬一眼,却也没再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