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七百八十四章 战事

七百八十四章 战事

    趁你病,要你命!

    虽说并不清楚北辰国到底出了什么事不但让元帅弃营而去,整个军营也乱成一团,不过陆名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有九成的可能是陆瑾康带的那些人得手了,既如此自然要大力配合陆瑾康的动作,抓住这个出兵的好时机。

    陆瑾康带队离开的时候,的确与陆达有过一番商议,约定只要北辰**营有什么大的动静,边城应该如何进行动作。

    若此时只有比起出击来更善守的陆达在边城也许还会迟疑犹豫,那么很可能错过这个出击的机会,偏如此之巧,今日精于出击也更愿意主动攻击的陆名扬正好到达边城,于是这个痛击的机会自是不可能错过。

    虽说北辰**营这突发的混乱很可能是个陷阱,可是陆名扬更愿意相信这是陆瑾康等人给北边城制造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稍纵即逝,自不能有分毫的迟疑犹豫。

    面对个别将领的质疑,陆名扬果然出手,拿出产出京前圣上交给他的金令,一力压下反对意见,敦促陆达迅速做出应对。

    陆名扬的果决,令这次出兵十分迅猛,从得到消息到主动出兵,前后不过两刻钟。

    大多数边城将士因战事胶着而觉得气闷,毕竟这是被北辰国大军生生堵在门前,偏偏陆达是个善定不善攻,故而很少主动出击。

    此刻突然得到出击的命令,别说是先锋营将士,几乎整个边城都动了起来,指令通过陆达身边的传令兵一个个下达。

    很快热血沸腾的先锋营将士,在左右先锋将的带领下,跟着开路的骑兵队冲向敌营。

    陆瑾臻作为先锋营左先锋将,更是打马冲在最前面。

    这些日子陆瑾康等人一直没有消息,数次请命带队进山接应陆瑾康却总是被陆达否决,想带队突袭敌营也同样被陆达喝斥,心里早就憋了一股子气。

    今日总算有了出气的机会,自是将这股气鼓得高高的。

    当然陆瑾臻在边城已经有六七年时间,与北辰国交手没有十次也有八次,虽说心头鼓着一股子气,却也并非是个莽撞之人,就算是冲在最前方,却也时刻注意着敌营的动静。

    北辰国的军营此时还真不是一般的乱,北辰国原本有大皇子压制着正因主帅接了一封京都来的急信,只匆匆交待了两句就带着精锐离开,原本军纪森严的军营顿时炸开了锅乱成一团。

    将领们本就有各自的阵营,作为元帅的大皇子一走,将领们忙着争夺指挥权,下面的兵丁自然也跟着懒散起来,甚至偷偷聚在一起喝起酒来,直到东凌国的先锋营冲入军营,还有的兵丁正端着碗大口喝酒呢。

    这一次出击虽说是临时出兵,却因有陆名扬这位老帅亲自坐阵配合陆达进行调兵遣将,出击迅速,用兵如有神助,自然大获全胜,斩杀敌军数万,俘虏数万,其中有数十将领。

    北辰国的将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得狼狈后撤,这一撤就撤出了近百里,士气深受打击。

    这还不算是最大的打击,紧接而来的还有更大的打击。

    先前离开赶往京都的大皇子在途中遭遇袭击,数千精锐被不知名的东西轰得粉身碎骨,大皇子身负重伤,由剩下的数百骑保护着退了回来,倒是与狼狈后撤的队伍合二为一。

    看着数千精锐只余下几百骑,功夫了得的大皇子身负重伤,后撤百里刚刚稳定下来的北辰**营,再次骚乱起来。

    这个消息更坚定了陆名扬的猜测,不过他并没有下令继续追击,这个时候应该先稳稳,再说北辰国的大皇子智多如狐,就算他身负重伤也不能低估他。

    “俗话说趁你病要你命,咱们何不趁此机会,灭了北辰国?!”收到停止追击的命令,正打得兴起的将士们可就不理解了,纷纷请战。

    这次连陆达也有些不太理解,明明已经将北辰国打得无回手之力,为何陆名扬就是不让他下令乘胜追击,却下令原地扎营挖沟壕设陷阱?

    不过很快就让陆达等人明白什么叫做姜是老的辣!

    大皇子回营不过两个时辰,北辰国就开始了疯狂的反扑,因为有陆名扬事先的安排,虽说北辰国的反扑并没有给江凌国带来大规模的伤亡,可这样的反扑的确触目惊心,若当时真的一意追击的话,东凌国不但会失去之前的胜果,还有可能让北辰国反败为胜。

    因大获全胜而群情激昂的东凌国将士终于冷静了下来,打败北辰国一次又一次的反扑。

    与此同时,陆名扬派出精英深入敌后搜寻陆瑾康等人的下落。

    在东凌国与北辰国的战事在北边城百里之外再次胶着的时候,这一日北辰**营突然响起了几声巨大的轰鸣声,随着轰鸣声是北辰国将士的惨叫以及飞上半空的断肢残身躯。

    北辰**营的动静,令陆名扬热泪盈眶,陆瑾康等人不但活着,还为东凌国再次赢得了出击的机会。

    这次没有一个反对的意见,东凌国几乎倾营而出杀向北辰国的军营。

    真正是敌败如山倒,北辰国在东凌国将士们奋勇追击下一退再退,这一退直接到了北辰国内的京都之前的最后一个天堑明月城。

    只需攻破明月城,北辰国灭国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当然明月城之所以能被成为北辰国京都之前屏障,的确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而且守城将士都是北辰国的精锐,十分凶悍,东凌国要攻破明月城实乃不易。

    陆名扬让陆达只围不攻,再次派人依旧没有音信的陆瑾康等人,没错,陆瑾康等人至今没有回归大营,这让陆名扬极为担忧,也想不明白陆瑾康炸了北辰国大营之后,为何不及时归营,甚至连消息都没有传回来。

    北辰国死守明月城,东凌国一时间也无计可施,双方战事再次胶着。

    既然战事胶着,东凌国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和人手搜寻陆瑾康等人。

    此时北辰国内接二连三发生暗杀事件,连被北辰国认为固若金汤的皇宫和明月城内也时有暗杀事件发生。

    在被东凌国打到明月城下,以及接二连三的暗杀事件的压力下,北辰国朝堂之上向东凌国求和的呼声也就越来越高。

    又一个重要官员被暗杀之后,北辰国主再也坚持不住,向东凌国发出了求和信。

    东凌国内在接二连三的大胜之下,灭掉北辰国的呼声却空前高涨,少数几个议和的声音几乎瞬间就被灭北辰国的声音所吞没。

    没有了个当皇帝的不愿意扩张国土,圣上自然也有他的野心,不过当今圣上并不是个不顾一切的枭雄,自从陆名扬到达北边城之后,几乎每日都有密件送到圣上案前,明月城的战况圣上比谁都清楚,自然知道攻破明月城灭掉北辰国需要付出的代价。

    同时也明白若是东凌国一意要灭掉北辰国,势必遭遇北辰国的反扑。

    更令圣上担忧的是西北边城那边的动静。

    随着东凌国与北辰国战事的推进,西北方向与东凌国接壤的柬鹰开始调兵遣将,如今边境已从十万守军增加到了二十万守军。

    东凌国在西北边城的守军不过十万之数,一旦柬鹰国有所动作,东凌国西北边城危矣。

    在这样的局面之下,接受北辰国的求和才是明智之举。

    虽然圣上接受北辰国求和,在议和期间,东凌国的大军依然虎视眈眈地驻扎在明月城下,陆名扬和陆达自然不停地派出精锐搜寻陆瑾康等人的踪影,却依然一无所获,甚至在北辰国大敌退往明白城之前派出去搜寻接应陆瑾康等人的那一支百人的队伍也不见踪影。

    “康哥儿他们到底去哪里了呢?”陆名扬皱眉。

    陆名扬想不明白,陆达就更想不通透了。

    事实上,早在北辰国大军退回明月城之前,陆瑾康就带着剩下的百余人与陆名扬派出搜寻他们的队伍全二为一了,只是当时情况不容他派人回来送信,带着合二为一的队伍直插北辰国京都。

    这已经是陆瑾康等人第二次潜入北辰国京都。

    大皇子之所以弃营回京,就是陆瑾康等人搅乱北辰国京都的功劳。

    北辰国大皇子中途遇袭自然也是陆瑾康的手笔,只可惜那大皇子狡猾如狐,不但没能要了他的命,还让他做成了一个局,若非陆名扬英明果断,这次谁胜谁负还真是有些难料。

    如在陆名扬破了北辰国大皇子以身设下的局,而陆瑾康带着人又危着极度的危险搅乱了北辰国的大营,破了北辰国大皇子的计谋,令东凌国大获全胜。

    原本陆瑾康一行的确是打算趁乱回到东凌国大营,却在与搜寻队伍会合之时,被北辰国的大皇子派出的斥侯发现了踪影,派出数千精锐骑兵对他们展开了围剿。

    眼见着回营无望,陆瑾康一不做二不休带着这支百余人的队伍反身隐入勃泥山脉。

    进入勃泥山脉之后,陆瑾康这一队人凭着指北针和此前留下的记号,十分顺利地躲过了北辰国的围剿,分批潜入明月城和北辰国京都,展开暗杀行动。

    待北辰国向东凌国发出求和信进行议和,陆瑾康这才带着剩下的人重新隐入勃泥山脉。

    至于为何一直不往大营送信,实在是因为人手有限,再一个就是陆瑾康觉得他们在北辰国闹出的动静定然很快就能传到东凌国大营之中,送不送信回去都一样,倒不如多留人手多给北辰国压力。

    “柬鹰国大兵压境?”虽说陆瑾康忙于带人在北辰国京都和明月城制造麻烦,却没少关注时局,自然很快就得到了柬鹰往边城增兵的消息。

    柬鹰国往边城增兵的目的是什么,都不用多费脑子,陆瑾康一眼即看看穿,不由冷哼一声,原本已经打算归营的他,顿时又有了新的主意。

    明明可以回归大营的陆瑾康等人,又转道去了柬鹰国。

    也不知陆瑾康使了什么手段,不久柬鹰国内自己乱了起来,国内一乱少不得要出动兵力进行镇压,柬鹰国本就不大,兵力有限,于是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缓解了西北边城的压力。

    陆瑾康随队回到北边城大营已近八月中秋节,虽说这次立了大功,却因为他的擅作主张依然被陆名扬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不替你媳妇想想?!”开始的时候,陆瑾康自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他敢带着百余人前往柬鹰国,自然有着绝对的把握,可是当陆名扬将一大叠书信甩到他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瑾康终于动容了。

    这几个月东奔西突,的确让他忘记了自己的安危,也很少想起苏云朵,如今想起来,心里真正是愧疚不已。

    算算时间,他已经有三个月没给苏云朵写信了,苏云朵却一如既往地往边城这边送信,陆瑾康的眼圈红了。

    此刻他恨不得长出一对翅膀来飞回京城,将苏云朵搂在怀里狠狠地疼爱一番。

    陆瑾康也的确很快就踏上了回京的归途,只是因为这次与他一同回京城的还有北辰国的战浮和北辰国进京议各的官员,一路上行进实在缓慢,令陆瑾康很是抓狂。

    在京城的苏云朵在经过一个多月的等待之后,终于收到了杨傲群中断的书信,同时收到的还有陆名扬的亲笔信。

    虽说当时陆名扬还没有收到陆瑾康的任何消息,在大家都想着各种法子瞒着苏云朵的时候,陆名扬却坚持将陆瑾康深入敌后如今下落不明的消息如实告知苏云朵。

    虽说苏云朵怀着身孕,陆名扬却坚信苏云朵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再说苏云朵是镇国公府未来的当家主母,她必须要能够承担各种压力和打击。

    而苏云朵正如陆名扬所希望的,承受住了陆瑾康失踪消息的打击,因为她坚信陆瑾康绝对不会忍心丢下她和孩子,凭着这股子心劲,苏云朵终于等来了陆瑾康平安回归大营即日将押送战浮回京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