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七百七十三章 都是外家却如此不同

第七百七十三章 都是外家却如此不同

    宁忠平与沈氏在啸风苑刚与苏云朵说了会话,宁忠平就与陆瑾康一起被陆名扬派人来请去外院书房说话。

    沈氏与宁华臻就留在啸风苑陪苏云朵聊天。

    沈氏将宁华臻教得很好,虽说正是最好动的年龄,此刻却安静地端坐在沈氏怀里,时不时好奇地四下打量着,仿佛在寻找什么。

    也许是自己有孕的缘故,原本就比较喜欢孩子的苏云朵,这会儿看着宁华臻滴溜溜四下搜寻的小模样,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被宁华臻看化了,不由微笑着问道:“臻哥儿在找什么呢,告诉姐姐,姐姐让人替你找来!”

    “娘说姐姐有小宝宝了,可是臻哥儿没找到小宝宝呢!”宁华臻小大人般地轻叹道。

    苏云朵先是微微一愣,转瞬笑出了声。

    沈氏不由微窘,轻轻拍了拍宁华臻墩实的小屁股道:“小宝宝在你姐姐肚子里,还没生出来呢。”

    宁华臻好奇地盯着苏云朵平坦的腹部,脸上更是多了几分疑惑:“小宝宝为什么躲在姐姐的肚子里不出来与臻哥儿玩,他是不是不喜欢臻哥儿?”

    沈氏更窘了,也有些崩溃,这孩子怎么这么多问题!

    苏云朵笑着对宁华臻招了招手,有些愣神的沈氏一个没注意,宁华臻已经从她的腿上哧溜下地,蹬蹬蹬跑向苏云朵,眼看就要扑向苏云朵的怀里,沈氏不由惊慌地“呀”了一声。

    自家儿子的冲力到底有多大,沈氏再清楚不过,苏云朵这要就这样被这小子冲进怀里,还不得出事。

    苏云朵倒是有所准备,在看到宁华臻向自己冲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伸出双手打算用手上力度卸去宁华臻的冲力。

    全神关注的紫月更是不可能让宁华臻直接扑进苏云朵的怀里,在宁华臻溜下沈氏大腿的时候就已经抢上前去,一只手飞快地伸向宁华臻。

    只是让大家意外的是,宁华臻只往苏云朵面前冲了几步,就突然停下了脚步,歪着头看着苏云朵。

    他这一停差点让快步抢上前去阻止他的紫月没能收住脚步直接撞上去,好在紫月的功夫也是了得,只微微一个侧步正好错开宁华臻突然停下的小身躯。

    说起来慢,事实上这一切都发生瞬间。

    待宁华臻停在苏云朵几步远之处歪着小脑袋上下打量苏云朵,尔后再次发出疑问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长舒了口气。

    好险,宁华臻没有直接冲进苏云朵的怀里!

    好险,紫月没有直接撞向宁华臻!

    苏云朵的心里很是有些懊恼,到底才刚怀上身孕,还没有准妈的自觉性,她就不该向宁华臻招手。

    这事虽说有警无险,却也让苏云朵得了教训,从此之后,她得时刻记住自己今时不同往日,再不可让人往自己怀里扑了。

    虽说镇国府没有像宁华臻这般小的孩子,亲朋好友家里却有的是大大小小的孩子。

    险情解除,沈氏瞪了毫无知觉依然盯着苏云朵看的宁华臻,没好气地训道:“臻哥儿可是忘记之前娘和祖母是如何交待的话?”

    宁华臻却仿若没听到宁氏的话,见没人给自己解惑,小短腿又往苏云朵面前挪了几步,眼看着他离苏云朵只剩下大人的一步之遥,这让宁氏更加紧张起来,人跟着也就站了起来。

    苏云朵却看出宁华臻并没有扑向自己的打算,于是对沈氏摇了摇头,示意她切莫惊到宁华臻,她自己则站了起来伸出手去,笑吟吟地轻轻拉过已经站在自己面前满脸疑惑的宁华臻。

    宁华臻不知想起了什么,微微挣扎了一下,手往后抽了抽,却在苏云朵温柔的目光中放弃了挣扎,随着苏云朵的动作轻轻往苏云朵面前又迈了两步,他与苏云朵的距离更近了,脸上的疑惑地就更浓了,再次发出疑问:“姐姐的小宝宝到底在哪里?”

    苏云朵温柔地拉着宁华臻的小手,轻轻放在自己平坦的腹部,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辉:“姐姐的宝宝还太小,只能在姐姐的肚子里待着慢慢长大,等臻哥儿吃过月饼就能见到他了。”

    宁华臻忽闪着大眼睛似懂非懂,听到苏云朵说吃过月饼就能见到姐姐的小宝宝,于是转身离开苏云朵扑向沈氏,嘴里嚷嚷道:“娘,咱现在就吃月饼,我要与姐姐的宝宝玩!”

    沈氏大窘,苏云朵抚额。孩子的世界真是又简单又难懂。

    沈氏好说歹说,也没让宁华臻消停下来,最后还是白棉拿出了看家本事,做了一盘子色香味俱全的小点心,才算转移了宁华臻的注意力。

    待宁华臻终于被白棉带去厢房玩耍,沈氏和宁氏皆长长地松了口气,相视而笑。

    终于没有小不点打岔,沈氏这才开始细细问起苏云朵如今的身子状况,今日她可是宁家的代表,问得细致些回去才能宽解公婆对苏云朵的担忧。

    “你可真是大意!记得当年我刚查出怀孕之时,你还特地叮嘱我要注意假癸水,怎么到了你自己身上倒是疏忽了?”沈氏得知苏云朵上因为半月前刚来了所谓的“癸水”,才没有及时发现自己有孕,不由微微嗔了苏云朵一眼道。

    苏云朵不由微窘,说起来还真有这样的一件事。

    当年沈氏久婚未孕,经过孔老大夫巧手诊治和调理终于有孕,苏云朵欣喜之下,少不得要将前世所学的一些理论借孔老大夫灌输给沈氏,其中还真就提起过孕初期的“假癸水”。

    见苏云朵脸色微窘,沈氏倒也没抓着她不放,又问了苏云朵一些有关胃口方面的问题,得知苏云朵目前也只是闻不得鱼腥味,对其他入口的东西倒是没什么好恶,自是替她开心,却也知道苏云朵这才开始,孕期还长得很,今日没孕期反应并不能保证明日也没有,只细细叮嘱了苏云朵一些注意事项。

    苏云朵自是洗耳恭听,倒是沈氏自己说着说着倒是笑了起来:“你懂得只怕比我还多,我这还真是班门弄斧了。不过,你该知道咱宁家做的就是南来北往的货,想吃些什么,只管让人去宁家吩咐一声,自会想法子给你找来。”

    苏云朵连忙点头,虽说这是她两世这人第一次怀孕,对于怀孕之人胃口多变这件事却知之甚多,自是不会与宁家客气:“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到时少不得要麻烦舅舅舅母。”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让人去宁家传话就是,你舅舅他们乐意着呢!”沈氏嗔了苏云朵一眼。

    想起舅舅们对她的爱护,苏云朵心里是真觉得很暖很暖。

    这边苏云朵正与沈氏暖意融融地说着话,旭辉苑小徐氏也正接待着娘家来人。

    徐家自是早早就得了小徐氏被安氏接出家庙的消息,自以为初二小徐氏肯定会带着陆瑾华和陆玉娇回徐家拜年,一直等到太阳西斜也没等到人,反而等来了苏云朵怀孕的消息。

    听说苏云朵怀孕了,徐家老太太倒是真的很是开心,毕竟陆瑾康才是她那短命女儿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血。

    可她那一心想将娘家侄女塞进镇国公府给陆瑾康当妾的大儿媳听了可就很不高兴了。

    陆名扬新定的镇国公府男丁四十无子方可纳妾的新府规早就在京城传开了,苏云朵有孕可不生生堵死了她娘家侄女进镇国公府的路嘛。

    只是她怎么不想想,就算苏云朵真不能生,陆瑾康也要到四十方可纳妾,她那侄女儿还能等十几二十年不成?!

    真能等到那个时候,她那侄女也是三十好几的老姑娘了,尚且不论这个年龄还能不能生,就算能生,京城那么多的年轻姑娘,陆瑾康有必要纳个三十好几的老姑娘回来给自己生儿子?

    只是陆瑾康这位大舅母还真不是个愿意消停的人,这不,今日以探望小徐氏为名上了镇国公府的门。

    虽说此前陆瑾康针对这位大舅母有“没有邀请不得进门”的规定,可是这大过年的总也不好真的将她拒之门外。

    门房那边传了消息进外书房,陆瑾康皱了皱眉,总是将人放进了府。

    既然人是来探望小徐氏的,自是直接带去了旭辉苑。

    同时吩咐春生暗地里多盯着些,切不可让人去啸风苑扰了苏云朵的清静。

    除大太太被带进旭辉苑的时候,小徐氏正与陆瑾华和陆玉娇说着话。

    经过两日休整,小徐氏虽说还远远没有恢复当初的艳丽,却也已经没有刚出家庙之时的憔悴。

    经过一年多的沉淀,小徐氏身上的气质平和了许多,往日的戾气几乎看不见了。

    这两日安氏特地做了陆瑾康和陆玉娇的工作,让兄妹俩多来旭辉苑陪伴小徐氏,毕竟再过几日小徐氏就要往北边城去陪伴侍候陆达了,下次再见还不知是何年马月。

    难得与儿女相处的时光,就这样被徐大太太剥夺,小徐氏的脸上闪过一丝烦恶,最终却还是让人将徐大太太给迎进了屋。

    陆瑾华拉着陆玉娇面无表情地给徐大太太行了礼,尔后深深地看了小徐氏一眼就带着陆玉娇从旭辉苑退了出来。

    小徐氏的手伸了伸,最终却在陆瑾华的目光中缓缓落了下来。

    小徐氏岂会不明白陆瑾康这一眼的意思。

    她心里也很明白自己这位嫂子今日前来绝对不仅仅只是探望她这么简单,想起以前种种,小徐氏是真的有些担心自己又会被这位大嫂蛊惑,心里自然很想让两孩子留在旭辉苑。

    可是小徐氏到底还是没有阻止两孩子离开,孩子们还小,还是尽量少让甚至最好不让他们参合大人的事。

    徐大太太一屁股坐在了小徐氏身边的罗汉榻上,目光四下里打量了一番,小徐氏这旭辉苑还如以前一般富丽堂皇,徐大太太的眼底闪过浓浓的羡慕和嫉妒,自是没察觉小徐氏与陆瑾华之间的眉目官司,当然就算她看到了,也必定是不以为然的。

    徐大太太与小徐氏在旭辉苑到底说了些什么,几乎没人知道,因为两人说话的时候,除了小徐氏身边最得用的嬷嬷留在屋外听候吩咐之外,丫环们全被要求各自回屋里歇着。

    徐大太太在旭辉苑待的时间并不长,可就是在这不长的时间里,旭辉苑的正房里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怒吼和瓷器的破碎声,尔后徐大太太冷着张大饼脸怒气冲冲地离开旭辉苑。

    当然徐大太太出了旭辉苑却并不打算离开镇国公府,而是转道直往啸风苑而去。

    春生早得了陆瑾康的吩咐,自然不可能让徐大太太冲进啸风苑扰了苏云朵的清静。

    徐大太太刚往啸风苑走了没几步,就被两个丫环打扮的人拦住了去路。

    这两个拦住徐大太太去路的人正是陆瑾康刚从暗卫营替苏云朵寻来准备替代紫月的武丫环紫茑和紫莲,这是对姐妹花,姐姐紫茑今年十四岁,妹妹紫莲今年十三岁,目前正被春生带在身边强化武艺,还没有正式到苏云朵身边侍候。

    徐大太太正鼓着一口气冲向啸风苑,突然被两个丫环左右辖制吓得连连尖叫,幸亏这里离啸风苑尚有些距离,若不然还真有可能惊吓到正在啸风苑里玩耍的宁华臻。

    待看清是两个自己并没见过的小丫环,徐大太太顿时就嚣张了几分:“你们可知道我是何人?我可是你们世子爷的大舅母!”

    “世子爷有请!”两丫环面无表情,只淡淡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就拖着徐大太太往外院而去。

    徐大太太一听陆瑾康有请,顿时就怂了。

    她刚才在小徐氏那里受了一顿气,气血上头才会不顾一切地往啸风苑去,如今听到陆瑾康的名字就想起此前陆瑾康不留情面驱赶她出府的情境,哪里还敢去见陆瑾康的面。

    趁着两个小丫环有些放松的机会,从挣脱开两丫环的辖制,带着自己的婆子和丫环灰溜溜地离开了镇国公府,自此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不敢来镇国公府。

    苏云朵自然很快就得到了大徐氏上门的消息,她虽说有些奇怪大徐氏和小徐氏今日怎么那么快就闹掰了,却也乐见其成。

    小徐氏若能顶得住徐家的攻势,总归是件好事,大房和陆瑾康的日子也就能过得轻省。

    对上沈氏关切的目光,苏云朵还是不由地心疼陆瑾康,都是外家却如此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