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姑太太

第七百七十一章 姑太太

    瞠目结舌的结果,一群人的心态自然就更加分化了。

    在陆月珠和陆宝珠这两位姑太太眼里,苏云朵也就是个普通人,别看她这会儿笑得坦然,这会儿心里不知怎么呕呢!

    既然苏云朵要装贤惠,不如一次性让她装个够,姐妹俩再次相视一眼,二人心里都有了计较。

    这姐妹二人虽非同母却都是庶出,未嫁之时关系就相当不错,而且向来都是性子比较直比较冲的陆宝珠打先锋,陆月珠则时不时地接上一句为陆宝珠拾遗补缺。

    虽说出嫁之后,这两人已经少有机会聚在一起,不过自去年陆宝珠的夫君安丰瑞回京任职之后,机会也就多了起来,苏云朵还真的被这两位姑太太合力挤兑过那么一、两次。

    这还是苏云朵谨慎、陆瑾康维护、安氏疼爱的结果。

    几房婶娘们却没有苏云朵那么“幸运”,每次这两位姑太太一同归府,总少不得听到她们如说相声般地挖苦这个挖苦那个。

    镇国公府的人对此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安氏看到这种情景也只淡笑不语。

    随着看戏的次数多了,对这两位姑太太,苏云朵也从最初的讶然渐渐也就多了一份看戏的从容,对于这两位姑太太偶尔一次对她的挑剔更是能坦然面对,甚至觉得这两位姑太太像极了前世戏台上说相声的演员,一个逗哏的一个捧哏的。

    今日也不例外,这不,还没待大家都从苏云朵的爽快利落中缓过劲来,却听陆宝珠抚掌道:“我就说大侄媳妇是个聪明利落人最懂得取舍。”

    陆宝珠这一开口,苏云朵就知道今日的重头戏来了,身子往后靠了靠,机灵的白葵赶紧往苏云朵的后腰塞了只靠垫,让她靠得更舒服一些。

    苏云朵不由莞尔,这小丫头自从紫苏成亲之后,更伶俐了。

    有人愿意演戏给自己看,那么就要看得舒舒服服。

    苏云朵好整以暇,安氏却觉得有些不妙。

    陆宝珠虽说不是安氏亲生,安氏却也是当了陆定珠几十年的嫡母,自是最清楚陆宝珠的性子,说好听点是性子直爽,说不好听点就是鲁莽,都几十岁的人了,眼看长女都可以议亲了,还是改不了这冲动的性子,安氏也实在是觉得无奈。

    陆宝珠若不是在安氏面前冲动,安氏也只当不知道,总归是已经嫁出去十好几年了,她能管得也是有限。

    只是此刻是在镇国公府,又是苏云朵刚被诊出喜脉的大喜日子,安氏自是不会任由陆宝珠说出不合宜的话来,故而陆宝珠这才开了个头,安氏随即淡淡地扫了陆宝珠一眼,顺带着也扫了一眼在陆宝珠上首就座的陆月珠。

    哼,别以为她不知道,没有陆月珠在身后鼓动,陆宝珠一个人掀不起风浪来!

    不过说了一句话,就被安氏挖了一眼,陆宝珠心里一跳。

    没错,虽说安氏只是淡淡地扫她一眼,陆宝珠却真切地感觉到了安氏眼里的那份不喜和警告。

    突然就想起了今日出门前安丰瑞的警告,陆宝珠慌忙闭紧了嘴巴。

    去年因为并非朝中官员大动之年,虽说安丰瑞找了个机会调回京城来,却只在户部谋了个没什么实权的差事,今年正是朝中官员调动之年,安丰瑞瞄准了其中的几个差事,要想成功得到满意的职位,自然少不得镇国公府的帮衬,在这关键时刻,若她一个不慎惹恼了陆瑾康,坏了安丰瑞的谋算,以后的日子只怕没那么好过了。

    逗哏的闭了嘴,也就没有捧哏的什么事了,同样收到安氏无声警告的陆月珠只能暗自撇了撇嘴,也不得不感叹苏云朵命好。

    说起来她们姐妹的命也不差,虽说当年她们一怀上身孕,家婆就催着她们给男人安排通房,却至今没有一个被抬成姨娘。

    这已经很让内院后宅的女人羡慕嫉妒了,可此刻看安氏的模样,似乎并没有要提醒苏云朵给陆瑾康安排通房的意思。

    陆月珠觉得这完全是件不可能的事,府里几个兄弟虽说只有大哥陆达抬了妾,其他兄弟房里却没有一个是没有通房的。

    她可不认为安氏心疼苏云朵还能胜过亲孙子,给陆瑾康安排通房是迟早的事。

    苏云朵虽说与安氏同坐在一张罗汉床上,却并没有错过安氏扫向陆宝珠和陆月珠的那一眼,见陆宝珠瞬时闭上了嘴,而陆月珠一直面带微笑一付天下好姑母的模样,明白今日这戏是看不成了。

    戏没开演就被彻底打断,苏云朵顿觉无趣,心里也就有些在不耐,面上少不得带了些许出来。

    陆瑾康比起苏云朵更要敏锐几许,对两位姑母的性情自然比苏云朵了解得更为入木三分,在陆宝珠还没开口之时,一双俊目就冷冷地扫向明显对苏云朵有所企图的两位姑母,若今日两位姑母胆敢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他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请两位姑母出去,从此后再不许她们来啸风苑。

    他才不会因为两位姑母是长辈,就让她们站在长辈的高度上对苏云朵为所欲为。

    别说苏云朵如今正怀着他的孩子,就是苏云朵没怀孕,他也不容许两位姑母在苏云朵面前入些有的没的。

    此刻见陆宝珠在安氏扫过去的眼见之下,迅速闭上了嘴,陆瑾康不由挑了挑眉,三姑母什么时候这么有眼力见了?

    脑子微微一转,陆瑾康就想明白了原因何在,左不过两个原因,一个就是姑父安丰瑞的职位升迁需要仰仗镇国公府,二就是表妹的亲事也需要镇国公府的支持。

    陆瑾康又深深地看了陆宝珠一眼,先时他扫向陆宝珠的那一眼,正好与安氏的眼见重合,倒是没让陆宝珠察觉,这会儿的这一眼却令陆宝珠后背生出津津冷汗,又少不得暗自庆幸自己及时闭嘴,否则后果堪忧。

    陆宝珠虽说性子鲁莽冲动了些,却不是个蠢人,陆瑾康的性子有多霸道,对苏云朵有多维护,她心里自是明白的,今日还真是太冲动了,若她下面的话真的说出口,她一个出嫁多年的姑母插手侄子房里事,若是传扬出去可真成了京城的笑话了。

    如此一想,陆宝珠看向陆月珠的眼神也起了变化,虽说没有什么都没说,心里却第一次对陆月珠生出了些许嫌隙,也多了一份警觉,当然这份警觉难维持多久,连她自己也不敢保证呢!

    姐妹多年陆宝珠一向以陆月珠马首是瞻,这似乎已经根植到陆宝珠的心底,想要彻底拔出来是件容易的事呢?

    陆瑾康自是没放过陆宝珠不断变幻的脸色,同样也没放过观察陆月珠,以他的敏锐自是能察觉陆月珠虽说神色不变,眼底的波动却泄漏了她有心里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不由对这位心思深沉的姑母多了一份不喜。

    不过不喜归不喜,既然陆月珠和陆宝珠都没人说出不合时宜的话,陆瑾康自然也不好开口赶人,此刻见苏云朵脸上露出疲乏之色,神色间更是多了份隐隐的不耐,心里不由地就多了一份心疼。

    既然苏云朵都已经交出中馈,自然也就无需再留这一大群人扰了清静,陆瑾康看着安氏淡笑道:“祖母还有什么要吩咐的?我看天色也不早了,姑母和妹妹们也该各自归府了,姑父、妹婿应该早就等着她们了。”

    安氏看了眼待客小厅一角放着的西洋钟,这才发觉那根短针已经指向右下角了,她虽然还是不太会认这西洋钟,却也知道短针到了这个位置大约是什么时辰,不知不觉已经过了申正。

    虽说陆瑾康有赶大家离开的意思,可是今日归府的姑太太姑奶奶可没一个说过要留在镇国公府过夜的,那么这时辰的确应该让她们各自归府了。

    安氏轻嗔了陆瑾康一眼,笑着叹道:“这人啊,一高兴连时辰都给忘了,时辰还真是不早了呢。以后你们有时间多回来陪康哥儿媳妇说说话,今日就先散了吧。”

    安氏后面这句多回来陪苏云朵说说话自然不是对陆宝珠和陆月珠说的,而是对着陆玉桦和陆玉敏说的。

    这两姐妹与苏云朵年龄相仿,与苏云朵的关系一向又处得不错,姐妹俩自是连忙应是。

    她们一个正积极备孕,一个已经当了娘,与苏云朵还真是很能说得来,若她们能经常回府来陪苏云朵说说话聊聊天,苏云朵孕期的日子应该不会觉得太过无趣。

    陆瑾康的眼底闪了闪,刚才他自是看出苏云朵有心看戏,可是他是真的不愿意两姑母说些不便时宜的话,这才与安氏一同出手早早阻止了两位姑母的“表演”。

    今日没让苏云朵看戏,陆瑾康的心里并不后悔,却也觉得略有些对不起苏云朵,虽说他并不愿意外人常来啸风苑,却也知道此后的日子苏云朵只怕会觉得闷,若两位成了亲的妹妹能经常抽空回来陪苏云朵说说话,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故而也只抿了抿嘴,并没有提出反对,淡淡地看了两位妹妹一眼道:“妹妹们若是有空就常来吧。”

    陆瑾康能应下这事,让安氏十分满意,她还真有些担心陆瑾康会反对呢。

    苏云朵先时很有些惊讶,细想之下也就明白了陆瑾康这是怕她的日子过得太闷,才特许陆玉桦和陆玉敏时不时来给她打打岔。

    既然姑太太姑奶奶要各自归府,自然少不得要给她们回礼。

    苏云朵在年前就备好了姑太太姑奶奶们今日来镇国公府拜年的回礼,虽说此刻已经交出了中馈,有些事却也不是说放手就能放手的,于是看向丁嬷嬷问道:“回礼可都安排下去了?”

    丁嬷嬷笑道:“世子夫人且宽心,陈妈妈、杨妈妈已经带着小丫环们将将回礼送去前院,此刻应该已经送到姑太太姑奶奶们的马车上了。”

    待送走姑太太姑奶奶,啸风苑总算安静了下来,这令陆瑾康很是舒了口气,他是真心不喜这种叽叽喳喳吵吵嚷嚷的场合。

    不过待他看到留下来没走的安氏,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很想请安氏离开啸风苑,最终却还是按下心头的烦躁,扶着苏云朵一起回到正房,让苏云朵半靠在软榻上歇息。

    安氏也在软榻坐下,拉着苏云朵的手无意识地拍着,半晌没有开口,眼睛却在白葵、白棉这两个丫环身上游移不定,这让苏云朵的心顿时就拎了起来。

    苏云朵嫁入镇国公府的时候,身边只带着紫苏、紫月、白葵、白棉四个陪嫁丫环,一般而言陪嫁丫环就是为夫君准备的通房,只是苏云朵从来就没这样的打算。

    紫苏已经嫁了人,如今夫妻俩,一个替苏云朵管着云裳,一个替陆瑾康掌着舒梦轩。

    紫月也已经与她的师兄订下盟约,婚期定在来年三月,成亲之后紫月将继续留在苏云朵身边。

    白葵和白棉一个十五、一个十六,苏云朵打算留她们在身边再侍候几年,到时看她们自己的意愿和机缘,就算以后不能让她们大富大贵,也要让她们衣食无忧。

    陆瑾康自然也看出了安氏的心思,浓眉不由紧紧皱了起来,虽说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却也没到离不得女人的程度。

    除了苏云朵,他是不会让其他任何女人近身的!

    陆瑾康和苏云朵暗地观察安氏揣摸安氏此刻的盘算,安氏自然也在观察陆瑾康和苏云朵,见苏云朵坦然从容,心里少不得发出一声赞叹。

    待安氏看到陆瑾康紧皱的眉头,心里不由幽幽一叹,通房的事还是别提为佳,若陆瑾康想要通房,还会等到现在?!像陆瑾康这样的性子,又岂是她提了就能如愿的?

    既然陆瑾康自己都不愿意要通房,她又何必做这个恶人?

    于是安氏心头一松,轻轻又拍了拍苏云朵的手,用慈爱和欢喜的目光看着苏云朵:“如今你怀了身孕,还是以安养为主,外面的事就少操些心,尽量交给下面的人去办。祖母盼这孩子可是盼了许久了!”

    说罢放开苏云朵的手,将手轻轻放在苏云朵平坦的腹部久久不曾拿开。